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2月25日 金 共和230年风月意大利鼠李日(06.07)

發布於

本来想去旅顺,后来一想,自己也不熟日俄战争,去了也不知道看什么。又想去爬大黑山。但最终,今天去市内见人。大早晨就起床,坐轻轨到市内,然后打车去东港绿地一带。在车上司机感慨“现在大连都没人了,都去别的城市了。”别的地方我不清楚,但来东港这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早,根本看不到几个人。

空旷的街道

之后也没什么事,就在东港海边看海。雾气比较大,能见度一般。不过我看到了海水中矗立的红白灯塔,感觉就像进入了那种写海边的日本小说,比如《天人五衰》的布景,非常高兴。可惜拍摄效果总不如肉眼看的。

海水中的灯塔
空旷的海面

大连的海边我觉得远不如农村海边,开发度太高了,全是水泥混凝土的海岸。而且空气差,海景很模糊。但意外看到两件有趣的东西。

空旷的海面上,有只孤独的海鸭。

海鸭


因为雾气和球面的原因,远处的海面还不清楚,远处的船只像在天空中航行一样,非常魔幻。

远处的飞船

在海边看了会继续沿海岸线移动,到了一片游艇区。我第一次看到游艇,这么多游艇停在一起,感觉就像电影里的威尼斯一样。

然后感觉东港这篇很多仿西洋的建筑,大部分都让人感到乏味。不过有两个还不错。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另一个装潢很亮眼,是一个饭店。

之后本来是往棒棰岛去的,但那里不开放,也不知道去哪里好,就去了劳动公园。我对劳动公园不是很感兴趣,就随便走了走,那块碑也没有去拍。比较惊喜的是这次来了才知道那个大足球原来就在劳动公园。劳动公园山坡上有个雪道,不少人在滑雪。山顶有人玩无人机。

回去路上,偶然遇到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辽宁分行。居然在大连。我以为这种机关会在沈阳的。旁边有一个塔楼一样的建筑,很好看,好像是商铺。

中国进出口银行辽宁分行

中午去吃了个饭。吃完饭出来,站在东港海边,发现海边聚集了大片海鸥。我看到有这么多海鸥在这里很高兴。这里的海鸥不怕人,都等着人喂食,一个个吃得膘肥体壮。海鸥是我第二喜欢的鸟(第一喜欢的是乌鸦),我一看到海鸥就想起了故乡。特别是从下面看腾飞的海鸥,漂亮的白色大鸟,非常好看。前年的时候我有天看见一只大海鸥从我家屋脊上腾空而起,兴之所至,悍然称帝,建年号“白鸟”。海鸥在河滩上一大片是非常壮观的。我记得有年冬天,我走在河边,看着干涸的河岸上洒满了塑料垃圾,觉得大煞风景。结果突然一阵风吹过,成片的“塑料垃圾”从河滩上腾空而起,非常壮观。那时候我才察觉到原来那些“垃圾”是海鸥,上百只海鸥。

我买了海鸥食喂海鸥,塑料袋装的小火腿片。海鸥特别厉害,往空中扔火腿片,海鸥直接在空中就把火腿拿下。越喂越高兴,撒了十几包。不过感觉后来海鸥吃饱了,就不吃了。

喂完海鸥,休息了会就回去了。穿过大连站时候,看到了启功的题字。这让我想起了不好的回忆。这个题字在隧道两端各有一块,我初中时代第一次来大连时,第一个早晨很早从住宿出出来,因为两头都有这个牌子,我在大连站迷路了。迷路时我想起来自己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在大连市中心,非常恐慌。这可能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后来我做梦经常梦到自己陷于只穿了一条内裤在公共场所的窘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