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2月21日 月 共和230年风月糖芥日(06.03)

發布於

金州的第三天,正好是周日。虽然金州和开发区都有聚会,但我准备去趟市内——因为我没带瞻礼单,也没有辽宁的祈祷手册,准备弥撒后去买一份。

住的地方距离轻轨站近,很快就到了市内。我上次坐轻轨,已经死高中毕业的那个夏天了。习惯了南京的地铁,看到没有玻璃防护墙的轻轨,多少有些害怕。

我高估了大连市的尺寸,到市内时,还不到八点。看地图上距离也不远,决定去中山广场看看。

我不是大连人,并不熟悉大连市内这些东西。我注意到这个广场还是写论文的时候,发现远藤周作的母校是“大連大広場小学校”,我才注意到。这广场是俄罗斯人仿照巴黎建造的,俄治时代叫“尼古拉耶夫广场”,日治时代改叫“大連大広場”。

从大连火车站向东走(大概是东),走半路看到一列画风不一样的建筑,心想这不会是什么俄罗斯风情街吧?不过没什么感觉,毕竟这些年仿欧小区见得太多了,这种建筑看起来也不新奇。走到尽头一看,是个酒店,内部不开放。不过看了门口文保牌子,大约也是有一些俄治时代的建筑。

又往前走了一段,看到一些很浮夸的建筑,就到了”俄罗斯风情街“。旧大连市中心的骨架是俄罗斯人规划的杠铃形状,北面一个广场,南面一个广场(就是现在的中山广场),中间一条街。这个街反正这段是叫工程师大街(我不清楚历史,不知道延伸范围),日治时代又改成“儿玉町”,现在好像叫“团结路”。关东州时代这里是满铁的大本营。

不过,开头的建筑就很浮夸,让我想起仙林那边的面包店。往里面一路上的建筑我也没觉得有什么新奇的。鉴于大部分没钉牌子,我怀疑是新建的。不过值得表扬的是,不少建筑的里面和装修确实有十九世纪末欧洲的感觉,颜色粉刷也很有那个时代欧洲的感觉,至少设计者模仿很用心。这种明亮浅色的配色我很喜欢。走在街上,突然大喇叭开始播放古典音乐,吓了我一跳。感觉非常吵,我虽然没去过俄罗斯,但我像俄罗斯也不会用大喇叭在街头放古典乐吧。

让我惊喜的是道路的尽头。尽头在旧时代也是广场。广场正北是一座斑驳掉漆的白色建筑。这是俄治时代的达里尼市政厅,日治时代的满蒙资源馆,后来作为博物馆又用了许多年,现在已经是危房了。

达里尼市政厅
侧面已经垮塌

然后在市政厅侧面,我发现了一栋成色很老旧的居民楼,是满铁的公寓。我不喜欢伪古迹,宁愿看到危房和废墟。看到满铁的遗迹,更加高兴。

满铁公寓

绕满铁公寓看了一圈,原路折返,向南去大广场了。在广场上有个“大连原点”,拍照留念了一下。大连城市历史从沙俄建城开始,这个是有官方背书的。不过以现在的形式,也许什么时候会来一波“打倒殖民史”运动,也说不准。

后来我查资料时候才发现,很多老建筑我错过了。不过以后时间有的是,慢慢看。

离开工程师大街,走过一座桥,又看到了一幢老建筑。大众点评上看了一下,这个是关东州时代的大连中央邮便局,现在已经被联通接收。但是我转了一圈,也没看到大众点评上的文保碑。

继续向前走,又看到一幢被联通接管的老建筑。走了一圈,也看不到什么标识。到了侧面,就看到了白色立面的建筑,文保碑显示这里是“关东都督府邮便电信局”。邮便电信局的排水管上,我还看到了一对鸽子在那里扑腾了很久。从这里开始也进入中山广场圈了。

关东都督府邮便电信局
文保碑。中山广场的建筑都是两个文保碑,市一块省一块
文保碑。中山广场的建筑都是两个文保碑,市一块省一块

中山广场绕了一圈建筑。沿着外环往下走,下一个是朝鲜银行大连分行,现在是工行在用。不过告示牌说是关东银行,不知道两者是什么关系。很漂亮的立面,比现在机关单位的大柱子立面好多了。

朝鲜银行大连分行

之后是大连民政署,一座红色的建筑。现在是辽沈银行在用。附近有镶嵌了钟表的路灯柱,很有古意。

大连民政署
路灯柱

在旁边是一个看起来很新的建筑,也没找到文保碑。后来一查,这里原来是英国驻大连领事馆,后来因为损毁拆除了,建了这个大连金融大厦。大厦王立稍走,就能看见金色的十字架。靠近一看,原来是教堂,就是经常能在地图里搜到的玉光街礼拜堂,过去是圣公会的堂。红色的小塔楼,非常漂亮,能看到还有外侧直通二楼的楼梯。当时里面好像在礼拜,门口还查健康码,我就没进去。

大连金融大厦
玉光街礼拜堂

绕着广场继续走,看到了我最心心念念的建筑,大和旅馆,这是满铁史上很重要的产业。这座大和旅馆更是有很多人下榻过,包括溥仪。当然策划满洲国成立的大和旅馆不是这家。暗黄发黑的建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好看。

大和旅馆

之后是我最喜欢的一栋建筑,大连市役所,现在是工行在用。成色和大和旅馆一样,老建筑的暗色。说是折中主义建筑,融入了和风,但我不懂日本建筑,也看不出来。不过我特别喜欢这种长条形中间有塔楼的建筑。立面造型感觉有点像台湾总督府。

继续往下走,是东洋拓殖株式会社,现在是交行在用,这栋建筑不好看,感觉街边常有这样的。

再往下是一个大清银行旧址,现在是中信银行在用。这个建筑有两个小塔楼,穹顶感觉像那种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堂。

大清银行

这个银行后面有个看起来很新的建筑,是台湾银行大连分行,还当过大连工委,后来苏军驻军时期又加了一层,现在也是大连银行在用。

台湾银行大连分行

接着往下走,看到一个有大三角顶的建筑,也没看见文保碑。靠近一看,是“人民文化俱乐部”,现在还在营业。上面有郭沫若题的字。查了下是50年代白俄罗斯工程师来修的。

接着往下走,是一个有绿色圆顶的建筑,让人想起来东正教堂。这个是我最熟的一家日本近代银行,横滨正金银行的大连分行。现在是大连银行在用。

这样基本就是中山广场的一圈了。大广场本身挺小的,布局也和几十年前不一样了。有树挡着,拍大和旅馆等几座对着路口的建筑视角很好,其他就不行了。

在中山广场眺望大和旅馆

我想当年远藤周作在大连大广场小学上学,既然叫大广场小学,那一定在广场附近。查了下,就是现在的16中。远藤周作当年在这片活动过,不知道幼小的他当年看到的是怎么样的风景,那条叫“クロ”的满洲犬后来到了哪里。这个学校,在日文互联网能查到的信息不少,似乎当年在连日本人不少在这学校上学的,日本还有大广场小学的同窗会,还在活动,当然当年的小孩子现在都垂垂老矣了。

昔日远藤周作的母校

之后才发现弥撒我已经迟到了。等我赶到堂里,弥撒都结束了。买了东西就走了。堂内布置2021年7月20日的日记有写,这里不再赘述。

人造革面的祈祷手册

晚上饭后去住所旁边的小山坡眺望开发区,还有巍峨的大黑山。大黑山光秃秃的,在蓝色的天空下格外显眼。山坡下是工业区,听说过去这里工业非常昌盛,这山下全是日企的厂子。后来经济萧条,再加上日方逐渐撤资,下面也冷清了。

开发区。听说以前没有高楼阻挡的时候,能看见海
巍峨的大黑山
工业区

作为内外满洲利亚最重要的港口,有满洲利亚的繁荣才有大连的繁荣。大连类似香港,是作为列强秩序在华的口岸而兴起的。20世纪上半叶大连的繁荣在于一个国际化的满洲利亚,20世纪下半叶大连的繁荣在于满洲利亚繁荣的重工业,新世纪大连的繁荣在于外资和能拉来资源的领导。现在俄罗斯帝国在远东已经投射不出影响力了,日本的帝国雄心早已灰飞烟灭,满洲利亚的重工业随着计划经济的崩溃一起瓦解,外资跑了,连领导也没了,所以也就这样了。不过也没关系,满洲利亚是一个文化历史乃至族群断代都很严重,而且是屡次断代的地方,这点小问题无足挂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