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2月12日 土 共和230年雨月萹蓄日(05.24)

發布於

做了一个很复杂的梦。趁还没忘光,把没还没忘掉的部分记下来。

我去找工作,第一个工作,不行,我就骑车回家了。然后再找。

然后一个人对我说,你看这个什么样。我就看屏幕上哗哗哗开始打出一行行字。然后我看了地名,一想,这地方好像在苏拉威西岛啊,就问,这是在印尼吗?对方不置可否。

我就去了,先找房子。找到一个房子,环境也不错,碧海蓝天绿树。我问,你这房子一个月多少钱?最少几个月?加押金给多少?对方算完,说要一万多。我就给了。当时没觉得有问题,醒来发现她算错数了。

然后镜头突然到了教室里,那种大学的连排座椅的教室。下面坐满了学生,讲台上是我初中班主任。过了一会来了听课的人,有日本总理、我大学教授等人。

然后开始上课,语文课。班主任叫一个我一个小学同学起来读课文第一段。读完之后她批评课文读得不好,第一,这里读错了,第二,你这个是传下来的吧……一边说一边在黑板上开始写。然后厉声要那个同学跪下。那个同学就跪在讲台上,面向大家。

我突然想,这个是不是不好。我咬咬牙,走了上去对班主任说,我觉得让同学跪在讲台上是不好的,应该让她回去。我说完就回座位了。

班主任愣住了,一脸震惊,向我走过来。这时候跪在讲台上的同学好像思考了片刻,回到座位了。班主任掐了我的大腿以下,走回去了。我想,也不差这一下,我就走到讲台前对她说,我认为掐我是不对的,希望你能向我道歉。班主任愣住了,什么话也没说,走出教室,我跟出去,发现她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