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2年2月10日 木 共和230年雨月亚麻叶瑞香日(05.22)

發布於

我过去听人说,大连是一座俄罗斯人设计的城市,以巴黎为蓝本,这座城市是以广场为中心铺开的。我并不知道这事情的真假,一则我不了解当地史,二则我一共没去过几次大连,三则我在对大连俄罗斯元素的印象只有一处肮脏沙滩上商店的俄文标志和圣物组的东方式圣像。自然我也没觉得广场布局有什么好的。直到有一天,在傍晚我拉开窗帘,从楼上看到了街心花园小广场周围的天际线,才察觉到广场布局确实不错。以后有机会要俯瞰下远藤周作当年经常出现的大连大广场。

就在观景的不久后,老朋友放假回来了,去和他会面,也是冬季里第一次往南头走。我特别喜欢看冰封的河道。再往南走,走到了游乐园,如今已经倒闭,一片荒芜,荒草萋萋。当年我被朋友怂恿坐上摩天轮,在舱室里惨叫(我恐高),至今记忆犹新。我特别喜欢废弃的游乐园、荒凉的码头。烂尾楼这种要素,觉得非常有那須きのこ小说的感觉。那种冷清荒凉。他的小说其实背景里经常暗示泡沫时代结束后的荒凉,稍微注意的人应该也察觉到了。后来在回去路上又见到了一座未施工完的楼。

荒芜的游乐场

游乐场附近,还有一座公园。好像是宪法主题的。我后来出去后,才知道宪法或者廉政主题的公园在全国各地建了许多。这里不再详谈。出去“宪法公园”,在散步路上又见到莫名其妙贴着拿破仑浮雕的小区强。好像很多建筑觉得贴一个欧洲雕塑就很厉害的样子。但我觉得和整体建筑不搭。另外遇到了“海绵城市”实验园地,但感觉一副废墟样子。

回程在河里看到了水鸟。我也不认识这是什么鸟,反正水里游的鸟我都叫鸭子。非常美丽的一幕。


然后很快就到了年里。每年除夕夜里我都要出去一趟,顺便拍些街景。我对黑夜里的破败街道非常着迷。我踩着新下的雪行走时,往前偶尔一往,看到了我难以忘怀的景色——路灯照耀不到的前方,夜变成了宝蓝色,仿佛秘境在我面前洞开。但我竟没有好好拍照,只是用QQ在线的相机在群里随手发了一张,后来保存的图,我想起了上次用wombo做圣像。很多东西真是错过就没有了。

初一早晨出去,又在路口见到在枯枝头有雪白的果子,我以为是雪覆盖在没有凋落的果实上,伸手一捏才发现这是雪结成的果子。再平常的东西,都能找到些什么惊喜。

年里就是枯坐。本来去年就想去北京视察,瘟疫一闹,看来是泡汤了。我哪里都去不了。大约是2月6日早晨,我突然想去看看青堆子的モスク,一看青堆也并不远,就立刻起床去了。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好看的风景,熟悉的灰色的天空和白色的太阳,我以前写小说都以本县为原型,经常写的就是“冬日铅灰色的天空,像没洗干净一样,上面挂着苍白的太阳,有气无力地漏着光......”今年冬天更是天气差,最近一个多月来,几乎天天重度污染,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我心肺都受不了了。

结果镇上一下车,就无比惊喜。蓝色的天空啊!天空就应该是这样子的。我听说青堆子有老街,但是也搜不到。略略一想,那モスク肯定在老街上,去モスク就行了。

随着小路走下去,看到回民宅邸多了起来,心想モスク应该快到了,不过还没到モスク,先挑头看见一栋华丽的建筑,至少在这一圈里很华丽。仔细一看,是天后宫。天后,即妈祖,本地称为海神娘娘,渔民不是信海神娘娘的就是信我主Ἰησοῦς的,每年渔民都要祭祀海神娘娘,村镇上官方也参与。那时候要放鞭,在县里都能听到。

当然现在属于后瘟疫时期,天后宫是不开放的。虽然有人进进出出,但很明显那是他们自己人,我也不便进去。天后宫稍微往前走几步,又看到墙上写着“南无阿弥陀佛”,转过来一看,又是一处佛寺的门脸。叫什么“普化寺”,和天后宫共用一处院落。这大约是一种神佛合习罢。

这座寺庙的彩画很好看,门脸也特别好看。屋脊上的脊兽也很好看。我觉得这种飞檐最好的拍摄角度就是从斜下方网上拍,飞檐挑在半空中特别有感觉,拉起了整个背景。

天后宫

过了天后宫,继续找モスク。但是地图上指示的似乎不对,怎么也找不到。问本地人,人都说,是モスク吗,就回族的寺。一番指点后,我走进一条老街,转过一个柴禾堆积很整齐的路口,找到了モスク。很典型的满洲利亚的蓝色配色,门上高耸着星月,直插湛蓝的天空,很有生命力。自然也是不开放的,我踮脚在院外看,隐约看到院里“认主独一”和阿拉伯文的牌匾。我感觉大部分モスク都不开放外人参观,不知道是习惯、政策还是教法的原因。我生活中经常遇到回民,但我并不了解他们。

看到モスク,心满意足,回镇上吃个午饭。青堆老街我并不觉得稀奇,因为我就是在旧街区里长大的,这种建筑我天天看。青堆是一个大镇,商业街规模比较大,官厅也很气派。饶是如此,年里开张的饭店也不多,而且打车也很难。除了镇中心的路口,其他地方都打不到车。撑饱之后,我想,既然青堆子靠海,我去海边看看得了。问饭馆的人,说青堆子有港口,盛家港。就打了个车往港里去。

司机说青堆有两个盛家港,一近一远,我就去了近的。一路上看到很多雪白的池塘,就像盐池一样。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这个不是海港,属于近海河港。

蓝天白云,河湾冰封雪覆。我认为山脉、蓝天和能望到海岸线的河流,是辽东最好的景色。这里的水比县里干净得多,没有那种“如龟裂的提拉米苏般”的河冰。浊白色一点点向天际线漫过去,在远方托起连绵的山峰,和湛蓝的天空融为一体。港区的天蓝色,比镇里的天蓝纯度高得多。这种蓝色难以形容,我从未在纺织品或者宣传画商看到过,也许是载体不同,眼睛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不知道这种蓝色是造物用什么材质织出来的。司机说,冬天海边人少。我却觉得真是浪费,只有在寒冬,滨海才能有这种纯度。

盐池般的水塘
山脉、天空和冰原
山脉、天空和冰原
纯度不似人间的蓝色
纯度不似人间的蓝色

冰冻的河湾里,停满了渔船。旗杆如林,好像到了风帆战舰时代的什么大港。远处望去,成片的木船投下阴影,更显神秘。(虽然就是几条木头渔船)走到船前,船头贴着对联,铁锚在上面摆成十字形,上方的阴云喷涌而出......我特别喜欢去这种小港口,一片木船在一起特别有感觉。可惜家旁边的港口已经关停多年了。

最令我沉迷的是两个场面:

我第一次看到切割出来的大冰块,在阳光下泛着蓝光,让我想起了过去看《巴比伦柏林》等电视剧里,上流聚会冰镇食品的大冰块,又让我想起了北极的海冰。

泛着蓝光的切割冰块

另一个场面更让我痴迷。我在港口的转角看到了一个乱石堆,旁边停了一条不知道是报废还是待修缮的旧船,夹在湛蓝天空和黄色的荒地中,一片安静。无比和谐的构图,纯度难以置信的色彩,我深深着迷。这种景象是画不出来,也拍不出来的,只能用肉眼去体会。

湛蓝天空、黄色枯草、石头堆和旧船

但是我是想看大海,不想看冰封的河道。我好久没见过大海了。地图上显示,沿河而下能到河流的入海口。但地图上一小节,现实中很难走,何况还是冬季的荒野。只能又叫了车。司机得知我想看海,提议我们直接去黑岛。我应允了。

先到了黑岛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澄澈的大海。虽然肯定不如华南那些旅游胜地的海水,但这样清澈的海水已经令我震撼。我从小就生活在海滨地区,但我最常见到的大海是河口的大海,河与海的界限暧昧,海水都是浑浊的灰色。或是县里港口的大海,我记得那天阴风怒号,灰色的大浪在局促的港湾里一轮接着一轮。如今站在消波块边看着广阔的大海,马上就感受到了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空虚。人看到伟大的事物,都有崇拜的冲动,泛灵信仰应该与此有关吧。

海边风甚大,吹了一会就觉得头痛。但还没有尽兴,就离开了黑岛港,去旅游度假村了。

我不知道这个旅游度假村平时收不收门票,反正我来的时候是没有人卖票。一路上大海没有离开我,很快就到了旅游度假村的山脚下。司机费力把车开到半山,那里有个观景台。我上了观景台,却发现视角很不好,树木太多,能看到的东西有限。望远镜也明显是坏的。看到有人往山上走,想到这里的山高不到哪里去,就拾级而上。

难忘的经历。影视剧和小说里经常有在山头看海的分镜,但我今天才第一次在山头俯瞰大海。海,那么广阔,反射着阳光,又很刺眼。海面上有一道道意义不明的白色痕迹,远方可以依稀看到黑岛电厂的烟囱。都说没有电厂的时候黑岛的海水更清澈,那该有多清澈啊!没有山脉边线、没有尽头的大海,每换一个角度都能看到不同的颜色,绝妙的布景。

在山头还有意外收获。山头有林永升雕像,提醒着我这是北洋折戟,IJN得荣耀的古战场。我突然产生一些奇思妙想,不过就不足为外人道了。林永升雕像前照例有香火和贡品,旁边有一组禁火宣传,似乎是这里发生过火灾。往下看,发现山脚下海边有一座庙宇,我猜测应该又是海神娘娘的庙,就决定下去看看。

一路下山,一直到庙。庙香火旺盛,不过不是我想象的海神娘娘庙,而是狐仙庙。我过去只见过狐仙牌位,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狐仙庙。树上挂满了红色的飘带,从这里看海,视角也很好。

往返路中,山脉的角度缓和了很多,大海倚在山上,柔和了许多,没有那么壮阔。

等再次到了山顶,仔细观察,发现下面海边还有一处岩石山崖,上面有一个小亭子。往下走了几步,发现好像路况不好,考虑到我很笨拙,加上司机应该也等了很长时间,就没有上亭子看,又回去了。这种山崖我可能上去就下不来了,而且在亭子里被大海包围,也许又会激起来我对众水的恐惧。之后就回家了。

伟大的大海,你当受赞颂!我以后要看更多的海。

第二天是我23周岁生日。我以前基本不过生日的,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我觉得生日应该好好庆祝。就去订了一块奶油蛋糕,这是我第一次自己订蛋糕,也是我人生第二块生日蛋糕。虽然我吃不下这么油腻的东西,但看着就感觉很快乐了。就和圣像一起过了生日。希望明年能继续和圣像一起过生日。

下午又去泡澡。我去了好几次,第一次发现原来洗浴中心都有休息室。就在一间狭小的铺榻榻米的小屋内躺到晚上。榻榻米确实舒服,但这种东西太难清理了。然后在洗浴中心第一次遇到了一些社会传闻(疑似)。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