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1年9月19日 日 共和229年劳动日

上班两个多月了。这段时间,连续上了22天班,每天长时间集中精力(自然老板还想让你上更长时间),到第三周时,明显心脑血管就不好了,更频繁地胸痛,脑袋里的血管刺痛鼓胀。周五晚上我在加班,突然觉得脑袋里面血管刺痛鼓胀,半个脑袋暖呼呼的,一只耳朵像充血了一样。两眼昏花,左臂发麻,走路飘,吓得扔下工作回去休息了。虽然是和我这段时间油腻的饮食有关系,但想来主要还是因为工作时间太长。笃定了主意,中秋假休息后如果还没好利索,就上班摸鱼,提出离职。

体格太差了,受不了长时间工作。啊,今天偏还是 Jour du travail!我不想透露我的工作内容,不过上班两个月来,我已经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互害世界,什么叫内卷。

工作期间最开心的事情是,单位门上结了很多青葫芦,让人有一种复活的喜悦。

中秋节单位说是发米两袋、面两袋、油两桶。想着自己也吃不了,送神父得了。不久又收到了弥撒重开的消息,满心喜悦,今早往叶庄去。

丰县天主堂的大殿是危房,在策划重修,因此平日弥撒在小教室里,主日弥撒在叶庄一处借的地方。我第一次去,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是一个厂房样的空间,挤满了人,不过基本都是老人,年轻人我数了数就七八个吧。

小地方嘛,条件比较简陋,不过今天涨了见识了。我见到了我见过的最狂野的洒圣水器,在打蛋器里塞了好几块厨房海绵,圣水杯是一个大号玻璃果盆,水量管够,甚至可以抹一把脸,完全不存在在南京时淋不到水的情况。

有一件神奇的事。圣血不是神父喝的,是一位平信徒喝的。我问神父为什么,神父说,她有强烈的意向,所以允许她喝。

去了超市领节日礼品,却发现不是给米面油,是给两张购物卡。想着也不能食言,就送了神父一张。神父留我下来吃午饭,餐桌上我第一次吃到了大闸蟹和整块的驴肉。大闸蟹吃不惯,没有海蟹好吃感觉。整块驴肉很棒,肉质很好,比驴肉馅好多了。但因为心血管不好,吃了几块油腻的肉就开始头痛。之后一直吃修女炒的白菜,真好吃。

还有圣经故事扑克,我是没想到的
神父办公室

吃完饭后我犯了难。我发现忘拿钥匙了,把自己锁住处外面了,只能打车回单位拿备用钥匙,又发现自己办公室钥匙也锁在住所。这时候就受到了组织的关怀,神父帮我叫了一个开锁匠,十几分钟就上门了,几下就把锁开了。

神父知道我学日语出身后很感兴趣,想让我教教他日语。怎么教好呢,对于没有教材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