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1年4月10日 土 共和229年芽月南欧紫荆日(07.21)

今天突然想起剃发易服一事,不想再说什么文化创伤之类,从个人生活经验谈一谈这个事件。

我一直是喜欢明代礼制,不喜欢清代礼制,特别是清代服装。但据个人的生活经验来说,无论是什么款式的衣服,观感主要还是取决于穿衣服的人。

我最早是以为,明代官服虽然看起来好看(审美当然是主观的),但是不如清代官服穿起来行动方便,直到后来我见到了清代官服的实物,才改变了看法。清代官服给人观感是按照长大衣的形式设计的,其实是另一种宽袍大袖,穿起来一样不方便。长袍马褂和道袍披风我都穿过,实际上穿上行动都不是很方便。反正礼服也是为了装逼,怕什么麻烦,因此更爱那些清代之前的管带衣裳了。我个人惰性大,喜欢方便,一年四季T恤。此外我觉得穿起来最舒服的衣服是纱制的长浴衣。

见到清代官服实物后发现,清代官服的版式特别适合彪形大汉穿,高大魁梧的人穿上会很英武,瘦小的人穿上就是灾难(虽说衣服也是自己定制的)。另外传统汉风的礼服必须足够肥大足够长,最好拖地,否则就会像在身上套了一堆塑料袋。最好的例子就是李源,李源穿祭服时候真是……李成桂大约想不到自己后代会穿着这个鬼样子来祭祀。

清代官服我比较喜欢的两个元素是朝珠和花翎,但朝珠还好,花翎似乎只和清代官帽配套,其他放在那里都不合适。朝鲜人曾经有插在乌纱大帽上的,感觉太怪了。乌纱大帽插羽毛也不能插孔雀翎。

剃发上,晚清还好,清初的金钱鼠尾我实在无法接受。大约是前年冬天,我在家时,有一次上街看到一个人留着金钱鼠尾,当时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冲击,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发型。我家那里有男孩留辫子到12岁再剪去,为了“好养活”的习俗,但那是短发脑袋的下缘下留小辫子。这个成年人金钱鼠尾,大约是皇满吧。

我以前认为,金钱鼠尾虽然丑陋,但是舒服,我如果是清代人,可能觉得金钱鼠尾挺好的。我自己有皮肤病,因此都是推光头,光头非常舒服。但我后来想要光可鉴人的彻底秃头,就用刮刀刮,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第一次刮头是自己用剃须刀剃,留下了三四道口子,整个过程非常痛。后来逐渐熟练了,不再留口子,但还是很痛。去找老师傅用专业刮刀刮,也是很痛,全程抠着理发店的椅子扶手,咬着牙。

自己刮头非常耗时间,一般要一个多小时。今年非常忙,一直都是自己用电推子推,没有用刀片刮。昨晚上在宿舍厕所推头时,电推子没电了,一不做二不休,操起剃须刀把头刮干净了,半路刮破了,血水混合着发渣、肥皂沫汇成诡异的黑红色液体,黏黏腻腻地流下来。我的手上也是鲜血淋漓,被水泡出来地褶子里全是血红。刮干净后,室友说我满头都是口子,用碘伏为我脑袋消毒,然后贴创可贴。我能照出人影的脑袋上贴了四个创可贴,看起来非常滑稽,就像漫画里的人物一样。时间久,手太生疏了,闹成这个样子。

我想,在17世纪中叶,连肥皂都没有,刮光头是多么痛苦。清初剃发令极为严苛,肯定还得隔一段时间就去剃一下……多尔衮,你真不是人,汉人哪里得罪你了,要定期遭这种罪?这就是降虏的下场吗?虽然长发也遭罪,但在没有电推子和肥皂的年代,还是留长发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