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啟賢良

近四十不惑的初中坑,全能型創作者。佛學看世態,佛系創世界。智慧高,創意佬。格局高,形象佬。醉心精神健康與健康精神。行走江湖,識人好過識字,但識做人好過識做事屬更高層次,跳升至宇宙定律位置。擅長創意寫作、佛學應用、填詞、策劃活動和團隊遊戲、項目管理、領導團隊、演說、撰寫創意商善解難方案、策略規劃。

三世生存騙局?

三世生命觀面世的原意是希望人們有一個長遠的時間觀念,把自己的生命在當下的今世營運至最佳的狀態,反思前世造成今世的命運不幸的際遇,從而負起全責,徹底改革,為的是成就來世不再受困受苦,自在地自主自己的自在感。

可是,唯一的漏洞便是人縱使承認連番不幸的衝擊,但有些人走極端,將責任歸咎於成長環境的貧乏,父母友人的欺壓,老師無理的指責,同輩的霸凌,因而走上成魔之路,以報復為己任,用盡一切殘忍的手段盡對方於死地,甚至將惡進化至極惡,享受自定出來的殺戮手法,冷血行徑終被主流道德價值命定為變態殺手,永續監禁,枉送一生。有些人另走極端,遵從法律或命令,合法地強暴民眾,甚至殲滅整個族群,規模達大屠殺級別,過後不但未被制裁,反而極之不公幸福終老。

「難有『難』報,始終不敵孤獨」

背後的因果報應法則似乎起不了即時處刑的公平作用,作惡者確實懶理甚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晨未到」的後續後果。始因無人能靈魂出竅,旁觀監察自己世轉世的報應旅程,那就肆無忌憚,任意妄為。不談現世法律束縛,即使生命層次的命運後遺也可以絲毫不動,甚至快活過神仙收結。那怎能保證對人的自由意志放心,不用終日擔驚受怕如何保護自他、群體的安全?或相反,如何保證惡人承受苦果,親嘗地獄的千刀萬剮,萬倍奉還?確實未有一勞永逸的萬全方案。

不過,人始終是人,不論邪惡人不信,還是修行人懼怕,前世觀以運滯經歷驗證效果見稱,來世觀以慎防行差踏錯著名;無論哪一種人均無法不去三思「人不能預計將來命運,難以獨善其身,難保不幸隨時入其身,縱然襄助只缺一人,計度審量上始終少一分力,千算萬算也是搵自己笨(自作笨蛋),實在於理不合。」整合世間一切資源,用得其所,共生雙贏始終是永續大趨勢。反而有意義共生共榮,共喜共樂,共戰未知,即使心懷不詭的人,如無須刻意費力思量便能長享受萬人誠心敬仰及膜拜,真切深信有誰不心動?

「專注善行,始於足下」

專注當下是唯一的實用主義,善用歷史,開創革新,那有不想永垂不朽,名垂清史之理,莫非想臭名遠播?創傷永遠是影響最深遠,摧毀一秒,重建一生,弊大於利,那怕是極端邪惡之人,都不願自己的「夢想」被破壞。可是,邪惡、變態、異常、反智、愚昧和無知等負面領域永遠是最神秘而吸睛,五蔭感官刺激剛好是人的本能需求。

縱使連世界史上極端邪惡的人也敵不過失去,如納粹高官沒惡報的極不公平,貌似餘生歸於平淡以至長命老死,卻敵不過事實是要改姓埋名,客死異鄉;抑或80年代美國的極端恐怖氛圍下,連環殺手下場可荒謬到在監獄有女粉絲上千,甚至下嫁生子,幸福餘生,卻還是失去自由,遺臭萬年。儘管,後世始終記得曾犯極端惡行的人,但我極其自信肯定,絕不會每天留在人們的心中,佔去大半生、大部份生活時間,到最後人的終極關懷都是個人利益;好事能惠及改寫命運,實比醜事傳千里當作花生趣聞,影響深遠度立見高下。

「納米生活,俯瞰宇宙」

人一生時光在以上億光年計歷史,浩瀚無邊的宇宙中,確實納米之小也未能形容其無盡渺小。只有在有生之年,做出驚為天人之善事,自然能留芳百世。縱然你是一個老謀深算,恆審思量的大野心家,也不一定要被歸邊為壞人,好人就不能是天生謀士?如諸葛亮的素材,高智力到未能呼風噢雨,也能跟風伴雨,順應自然之勢來個火燒連環船,大勝吳軍。不要自我規範在道德中不必要的界限。當然,恪守道德底線確實必要,否則正義群策群力,算你有諸葛亮之智,也無法敵過三個臭皮匠,更何況正式的正義一方必定高手雲集,吳軍也有周喻,曹軍亦有司馬懿,臭皮匠更是無數。即便人家不用智取,只要打人海戰術,連番突襲,便足以傾刻間消耗殆盡你體內的脂肪,到時未被打死,已先臨大寒猝死,不費吹灰之力就能不戰而勝。

「惡侵蝕惡,善知識也」

正如佛遇上惡的眾生,便要適時地運用適切的「惡勢力」借力打力,破邪顯正。畢竟佛是宇宙萬物的總體工程師,不像基督教的神,佛蘊含生命圓滿的機制,深羅萬象的一切事物都是佛以方便力變現出來的各種形態,而眾生的千差萬別則是眾生的共業和個體我法二執的業力變現。因此,眾生潛藏的佛性現行起來為成佛狀態時,並非只擁有大善的種子,還含有大惡,因為佛所呈現的圓滿狀態就是包含世間一切法,一即一切,圓融無礙,不落二邊黑白分明的二元論。始終實體世界是灰色地帶,人的情感和取態包含了前因後果的經歷、複雜多變的感受和堅貞的既定價值。當中經歷影響感受,感受締造價值。

「活在高層次的高意識之高姿態」

要慣常意識到自己與親朋、與工作伙伴、與陌生人、與社會或與世界連繫在一起這一點,確實需要在生活上培養高度專注的覺察力,在現代化的心理治療上,西方世界已能純熟應用印度禪定的優越之處,它們去宗教化後吸納了靜息法,利用開發出來的「身體掃描」的方法,透過五蔭感官,訓練各個部位感應外界刺激的敏銳度,這樣就能擴展意識到日常與人溝通、處理各種事情或物理上移動物品或身體觸碰,再將層次提升到思想運作和情緒管理。

當然,若滲入禪宗「明心見性」,直指人性本善的確信,便能打開無上覺悟之路,不僅以惡制惡,還能善用善變,將一體兩面惡變善的轉化技倆,在生活中運用至出神入化,敞開心扉覺察貌似荒誕失救的現象,提煉它的正面化意義,轉危為機,具象化創新解難方案,人文質量急升,那萃取出的靜觀法就不能同日而語。

「識做人好過識做事」

總言之,前世帶來今世出生的不幸,還是死後一切煙消殊途同歸,作惡者都無法保證能永續履行自己的安享晚年大計,單純要他承受終日神經衰弱,恐懼萬分的過程,選擇作善者絕對值回票價。始終好人比例佔不少數,即便「好」是表面造樣,對萬人惡毒卻對己好,那還是人緣問題和自己是否懂得做人處世,懂人情世故的智慧比懂做事完美的智商來得重要萬分。

佛系青年——90後的精神自救

夢想與現實

雜談|你在玩遊戲?還是遊戲在玩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