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D8:折多塘~新都桥|翻越康巴第一山

發布於

折多塘的早饭是缺蛋少油的蛋炒饭+紫菜蛋花汤。质量上和晚饭比起来有落差,但是管饱。考虑到两餐一宿就40元,这家位于折多塘村口的骑友之家也算值回票价。

炒饭味同嚼蜡,但份量足,吃到最后,已经是利用汤汤水水强行往肚里冲。老板知道在此住店打尖的,都是重体力旅行者,味道可以将就,份量不能打折。尤其前方不远青面獠牙等着我们送上门去作战的,是垭口海拔4300米的折多山。

收拾停当,出发时7:15,云雾缭绕的天空开始滴起了雨点。走了不到500米,雨点大起来,不得不停下来换雨衣雨裤,把驮包翻了个底朝天,再归位,耽搁半个小时。后出发的队伍渐渐赶了上来。雨衣穿上不到半个小时,雨就停了。天空局部云开雾散,露出湛蓝的天空。脱雨衣,换冲锋衣,又一阵折腾。

折多,藏语的意思是很多弯,汉语翻译的用词很准确,就是折很多次嘛。折多山,被称为康巴第一山。出发这些天,直到今天翻过折多山,才算是真正进入藏区。

前一天天的状态糟糕,让我很为今天的战斗担心。小黑和小N早跑得没了影,我像往常一样落在后面,被各种大叔大婶大爷大娘大哥大姐小弟小妹渐次超越。

好在,慢虽然慢,却并没有像昨天那样有心无力。十六公里的时候,小黑打电话说他在十八公里处,等到浑身打哆嗦,太冷,又继续前行了。

再走一公里,看见他留在路缘石上的话:"无法,太冷了,我们去垭口等你"。

二十公里,收到小N短信说二十二公里已到垭口。那时候,我已经是在挣扎着前行了,推一会儿,骑一会儿,和体力同样不济的骑友相互打会儿气。二十二点五公里,小黑电话,说在路边等着给我拍照,让我慢点骑,就到了。

我的码表直到二十三点五公里,才终于看见拿着相机站在路边的小黑和垭口赶集般的人群。小黑在录像,问我什么感想,我一边从车子上蹒跚着下来,一边摇头:很二,太二了!

康巴第一山:折多山


垭口人潮汹涌,大雾弥漫,稍远一点啥也看不见。两位小伙伴比我早到,在4300米的高度多受冻一小时。有我这样一拖油瓶,难为他们。

一起吃了些早上从客栈里带上来的大饼泡菜,胡乱拍了两张到此一游,摆驾下山。经过一个外国老大爷身旁,他竖起大拇指,"good luck!" 我点头致意,"thank you!"开拔!

放坡两公里,云开雾散,阳光洒下来,左边山崖上"康定情歌"四个大字闪闪发光,天很蓝,不时停车拍照。本以为有四十公里纯下坡,做好了狠狠地爽一把的准备,谁知道下了不到十公里,就结束了,剩下的三十公里平路。

著名的“康定情歌”


在一次停车拍照的时候,走过来个年轻人,兜售虫草,25元一根。聊了聊天,说挖虫草要上到4000米以上,运气好的话一天能找到好几根,运气不好一根也找不到。这么“金贵”的东西,我们当然消费不起。他后来一直盯着我的魔术头巾看,表示想要,摘下来给了他。不值钱,我也有多的。

虽然沿途风景优美,如同置身画中,可高原平路,也足以让你人困马乏。撑到新都桥,差一点撑不到客栈。在离客栈几百米的地方低血糖,手脚无力,满头大汗。把车停在路边,坐等救援。吃了个小黑包里的压缩饼干,缓过劲来。这趟行程之前,从没吃过压缩饼干,不好吃,但管用。我很喜欢叫它精灵饼干,Frodo和Sam那场艰苦卓绝的旅程里,演精灵饼干的,估计就是它。

路上


新都桥海拔约莫3500米,房间在三楼,上楼很喘,中途需要休息。进房间往床上一躺,一动不想动,车子和驮包都在楼下,统统不想管。后来还是他们俩,多跑一趟,帮我扛上来。

眯了几分钟,体力恢复了些。去楼顶洗衣服,看见了隐匿在折多山后的贡嘎雪山!

远处就是蜀山之王:贡嘎


明天在新都桥休整一天。这里是传说中的摄影天堂,不过现在是雨季,来摄影的人不多。要等秋天,山上的颜色丰富起来,各路摄影爱好者才会蜂拥而至。 

傍晚云朵后的阳光




D7:康定(2600米)~折多塘(3200米)|高原下马威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