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D15:胜天温泉~芒康,总行程接近900公里|骑行川藏线

發布於

传说超级烂路,又有1500米的坡要爬,夜里思想准备工作太过投入,加上屋子里老鼠闹腾,睡得不大好。

说好六点起床,六点半吃饭,七点出发的。但等到早饭吃完正式出发的时候,已经八点了。团队出行,经常会没办法按计划来。

离开胜天温泉,初时路况和昨天一样好。新修的柏油路,汽车很少。纵然上坡路段长达54公里,但坡度并不很陡,实践比想象的要乐观很多。

不知道是早上凭借坚强意志强行输入一大碗令人几欲作呕的面条,还是几杯酥油茶的功效,整个上午,状态良好,大部分时间和前晚同住五人间的骑友一路徐行,小N和小黑依然打头阵。他俩体力好,又有着年轻人该有冲劲,尤其小N。小黑说的,“只要小N愿意,没人能跑他前头”。而我,虽然强行鼓足中年人该有的冲劲,毕竟不能和年轻人相提并论。

一开始阴天,但没下雨,直夸老天垂怜。可是在23公里的时候,风云突变,暴雨夹着冰雹兜头砸下来。刚刚来得及手忙脚乱穿上雨衣雨裤,保证身体不湿。但鞋子不防水,只几分钟的功夫,就灌满了,踩在地上“咯哇咯哇”响。

码表显示39公里,才到海通兵站,后程发力,竟然也没比他们俩落后太多。还没看见兵站,先看见了幸福生活的结束:烂路来了。

小N拿手机出来看海拔,不知不觉已经爬升了一千米。

在兵站的门口休息,啃大饼当午餐,太阳出来了,把湿袜子湿鞋全脱下来晾。等不到干,又继续上路。

说是烂路,但是对于经过了高尔寺山到雅江灰尘洗礼的人来说,这个烂路简直太“好”了。沙石路,因为刚下完雨,也因为车流量小,几乎没有灰尘,只是有些颠簸。小黑的后货架残疾,一直担心崩溃,不敢稍加速度。

兵站出来十公里,依然是缓上,一路伴着红色的海通河逆流而上。碰到传说中要东西的小孩,两个,稍大的约莫七八岁,小的四五岁,在路边玩。看见我过来,一齐跑到车前,喊“扎西德勒,糖,糖”。我停下车,给了一人一块,往出掏的时候,两个孩子挤做一团,仰着泥猴一样的脸,伸着手十分迫不及待。他们应该还不到上学的年纪,没接受过汉语教育。发了糖,我跨上车准备离去,向他们挥手说拜拜,他们跑到我的车子后面,准备推车。我说不用推,去玩吧,他们听不懂,看我的眼神怯生生的。缓坡,我踏板一蹬,他们扑了空,我继续踩,听见他们在我身后喊“扎西德勒、扎西德勒”。

码表显示48公里的时候,终于开始了名符其实的爬坡。盘山路,坡度陡然增加。没爬多久,天空再一次乌云密布,雨点慢慢洒下来。决定躲雨。进到一个藏人家里,两个男人,两个小孩。我猜他们并不是一家人,房子不是藏居,更像个临时住所。但也猜不出他们是什么关系。只有大点的小孩会些汉语,两个大人完全没法交流。一开始站在屋檐下躲雨,主人打手势让我们进屋,觉得不方便没进去,后来风向一变再变,雨滴避之不及,只好进到柴棚里。在这里,又遇到上次在折多山看见的那对情侣,一根绳子,连着两辆自行车。

五个大人一个小孩挤在狭窄的柴棚里,说说笑笑。较小的孩子刚也淋了雨,手冰凉,小黑给捂着哈热气。他总是能和小孩子小动物相处融洽。女孩教孩子说汉语、玩游戏。快三点的时候,雨停了,告别主人,继续赶路。

接下来的不到十公里路,爬得很费劲,一是经过大半天折腾,已成强弩之末,二是宗巴拉山的垭口,看起来近在眼前,骑起来远在天边。公路在车轮下蜿蜒,就是骑不到头,对人的精神是极大的摧残。

五点半和小黑到达垭口的时候,小N已经在那里等了老半天。这个垭口是此行经过的唯一一个没有标志的垭口,只有经幡映衬着蓝天,在风中猎猎作响。小N又要去爬垭口之上的山头,说也许能像新都桥那样看见连绵的雪山,我和小黑无动于衷。很快出现在几百米之外的山巅,我脑海中浮现起初中历史课本里对于彼得一世的描写:精力充沛、性情粗野,对待反对他的人残酷无情……(其实相符的只有第一点,其它引用纯属惯性)

下山的前四公里,比上山的路更烂,速度只能限制在十码以内。可怜的小黑(注意,又是小黑),被一辆大货车溅了一身泥水,他在身后抓狂:*你妈!

咒骂淹没在滚滚车轮之间,货车绝泥而去,眼都不眨一下。

四公里之后,恢复了沥青路面,再三公里,下到坡底,就是芒康县,入西藏境以来第一个落脚的县城。很奇怪,在城门口,被要求登记了身份证,继川藏分界处的第二次。

夜宿遂宁饭店,四人间,20元一位,能洗澡,能上网,堪称豪华。

兵站门口晒鞋袜


到不了的垭口


仔细看的话能看见彼得一世


垭口的经幡,俯瞰来路


高山草甸上的灌木林

(草记于2012年6月15日,编辑于今天)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