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D13:没有劫匪,只有彩虹|骑行川藏线

發布於

计划中这是轻松愉快的一天:一早仍然搭车出发,中午时分在海子山垭口下,骑车爽完90公里的长坡,早早到达巴塘。

可自己算不如别人算,说好早早来接的车子,一直等到中午,最终还是放了我们鸽子。再找,又等了两个小时,这样一折腾,出发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两点。

理塘到海子山的路,比预想中好些,虽然是砂石路,坑洼不平,但由于车辆稀少,基本没什么灰尘,和雅江前后的两段路相比,可算是天上人间了。

所以,这回让我们决定承受骑友唾弃也依然搭车通过的,不是路况,而是传言中的小毛贼。攻略说,理塘到巴塘全程190公里,沿路抢劫成风。荒郊野岭的,遇到打劫喊破喉咙也没人理。虽然我们是三个大小伙,毕竟个个文弱书生,怎敌得过彪悍的草原大汉?不要不要不要,还是不要逞强,我们继续搭车。前一晚商议的时候,这意见未遇挑战。

出理塘没多远,就是毛垭大草原。318将草原一切两半,我们穿行其间。草原再往两侧,山势连绵,间或能看见晶莹的雪山。

虽然海子山垭口海拔4600+,但由于理塘就有4000+,所以100公里的路,还没觉得爬坡,就已经到了垭口。当时,是下午四点半。粗略计算一下,其余90公里下坡,按30公里/小时,八点之前应能赶到。虽然比原计划的要晚了不少,但也可以接受。举手表决,全票通过。于是下车,卸货。

面包车开走,留下我们三个在垭口的大风中。装驮包的时候,多少心里有点儿忐忑。不远处停着好多摩托车,人头攒动。而传说中抢劫多发地就在附近,并且传说中劫匪们都是骑摩托车堵路,多人一组。一边收拾行装,一边注意附近动向。海子山垭口两侧的山体,和我们一路上看见的都不同,像是广西贵州一带的喀斯特地貌,从垭口拔地而起,并不很高,但寸草不生,呈铁灰色。无心恋战,草草照了几张照片,招呼撤离。

低头路过摩托车聚集地的时候,有人高声打招呼“扎西德勒”,却并没有人执刀冲向我们,心里稍安。

从垭口下坡没多远,就看见下面拐弯处著名的“姊妹双湖”,映着雪山,沉静、美丽。下来拍照,同样也是暗暗提醒自己:此地不宜久留。其时,垭口的蓝天已经变了脸,乌云密布。远远看见垭口那票人纷纷骑上摩托车下撤,心头又是一紧。结果,六七辆摩托车,每辆经过的时候都主动招呼“扎西德勒”,有的加一句“买虫草不?”

此后直到巴塘,是出门这十三天以来说“扎西德勒”最多的一次,尤其是小孩子,远远的看见我们骑车过来,就举起手问好。经过一所学校,很多孩子从二楼的窗户里大声喊“扎西德勒”,此是后话。

在湖边没耽搁多久,继续赶路。下雨了。

那可真是豆大的雨点。高原的雨滴,被风裹挟着,隔着衣服,砸得人生疼。我短袖外面套件冲锋衣,抓绒在驮包底部,没来得及翻,这时候又冷又疼。几次想停下来加换衣服,又觉得不至于,忍着。

路况很好,下坡就是件爽事。当然,回头弯急,也不敢过快,保持在30~40公里/小时。雨时紧时慢。直到德达隧道口,雨有点儿大起来。下车换了雨衣。

这是我们当天经过的第一个隧道,六百多米,没灯。两天多没骑车,车灯都不知道塞在哪里,想想不过六百多米,偷懒没找。谁知道,进洞不到两百米,发现已然伸手不见五指,黑得我想哭。完全没办法骑,只好下车,摸索着前行。觉得在走直线,突然就发现撞上了隧道的侧壁。走很慢,用前车轮感受着边沟侧壁慢慢往前推。不多时后面来车,借着亮光上车一阵猛踩,好在只有六百米,安全出洞,长嘘一口气。

没过多久,又是一条隧道,2KM。隧道口停着一辆警车,小N在前,我看警察向小N说了什么,小N停在洞口。我赶到问怎么回事,小N说没听懂,估计是让等等,要给我们照亮吧。这时,警察上车,引擎发动。三个人抢在前面赶紧上车,指望借着警车的灯光顺利过洞。可是,警车只是在经过身边的时候鸣了声号,把我们扔在黑暗中,绝尘而去。

我和小N小黑之间渐渐拉开了距离。这是条直洞,从进口能看到出口微弱的亮光,我就眼盯着2公里外的亮点摸索着慢慢骑,尽量走直线,然而,我不是猫,最终还是撞上了反向车道边的水沟侧壁。下车,推行,直到触到另一边侧壁,又折回来。如果有个热成像设备,一定会看见我在隧道里蛇形。但它一定看不到,我欲哭无泪。

像上次一样,好不容易等到后面有来车,赶紧上车一阵猛踩。感觉到车子在快经过我的时候踩了刹车,然而就那样不急不徐地跟着我。

初时心头一阵寒意,不会是终于遇到打劫的了吧!但很快恢复了理智,意识到他不过是个想提供光明和温暖的陌生人。冲着车子大喊一声谢谢,继而猫起腰使劲踩。那短短的一公里多,我一边踩着车子,一边止不住热泪盈眶。

出了隧道,我停下车,我们仨停在洞口,朝着车子竖起大拇指致谢!车子一声鸣笛,头也不回驶向山下。

第三个隧道,再不敢大意,提前找出车灯装上。亮度不够,洞外是亮的,一进洞又一团漆黑。三个人只有小N的车灯能用,他在前面领路,我和小黑跟着他缓缓前行,一边走一边招呼,生怕后面的人跟不上,就这样走完二点七公里。

直到第四个隧道,小黑给我的车灯换了电池,照明问题才得以解决。我的车灯最亮,在前面带路,小N断后,小黑没灯,在中间受重点照顾。还没进隧道的时候,雨点开始密集,暴雨倾盆而下。等我们穿出三公里长的隧道,彼岸别有洞天,蓝天乍现。

我回头看他们俩,赫然发现就在身后,两条彩虹架在当空,一上一下,绚丽夺目!惊呼着停下车,拍照。我之前从未见过双虹,在那一刻,觉得什么雨打风吹,什么暗隧惊魂,都是浮云。

之后一路沿巴塘河顺流而下,路边时有堆积的落石,可见边坡很不稳定。最终,没有按时完成任务,擦黑赶到巴塘的时候,晚上九点。

海子山垭口,海拔4685米


远处依稀的雪山


海子山的姊妹双湖


关于这姊妹湖,一个是传说中格萨尔王的一位名妃志玛专门沐浴的“志玛拥措”;另一个是扎金甲博神山上石女流下的眼泪化为的“康珠拉措”。这两个小湖在森林的环抱中,碧水、绿树、红花,相映成趣。湖边的岩洞里,常年有虔诚的修行者在这里修行。

还有一个传说:很久以前,夏季当姐妹湖冰消雪融时,湖边绿草如茵,野花簇簇,香沁人心,海子山雪峰倒映在湖中。天上的一对仙女姐妹,飘然而至,下湖沐浴。二人在湖边采花结环,流连忘返,以至错过时辰,回不到天宫了。于是化作彩虹,飞架于姐妹湖上。

这第二个传说,倒是和我们当天所见颇为应景。不过,听起来怎么像是七仙女下凡的桥段呢?

像机镜头被雨打湿了,彩虹看上去像隔着车窗。但其实,木有车,木有灯。


再往下,蓝天白云,山谷里一片安详


D12: 初识理塘|骑行川藏线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