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馬特市書店地圖:南京先锋书店

發布於
修訂於

上回书说到,去南京前,正好看到matty的马特市书店地图活动文中期总结,心中疑窦顿生,以“南京书店”为关键词,在抖音进行了一下搜索,就找到了先锋书店。

为什么要在抖音搜,我也不知道,就理解为上天的安排吧。我原本是被无处不在的抖音“搞笑效果音”搞得太烦了,长期以来对这个APP有种抗拒心理。虽然后来为了能够尽量“抓住时代的尾巴”,不至于被甩得太远,还是下载了一个,但一周也难得打开一回。

抖音关于先锋书店的视频很多,个个冠以“世界最美书店”之名,显然,像成都方所一样,先锋应该也成功破圈,做了网红。我对大过天际的宣传用语实在没啥好感,对书店变成“网红”也一向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一方面,成为网红景点可以增加书店的曝光率,另一方面,书店里来了很多平常不读书只为拍照打卡的游客,这“清静之地”还怎么保持清静?

但那毕竟是个书店,而且从视频看起来,确实很有特点,遂下决心一探究竟。

我向来是个自由散漫的人,出行多数倾向于随遇而安。视频是看了,并没记下地址。那天在中山陵逛累了,看天色尚早,不如找一下先锋书店,去那里休息看书应该不错。这一找不打紧,谁想它就在“灯火阑珊处”。地图显示,先锋书店就在中山陵景区,离我当时所在位置不到一公里。

沿着环境优美的陵园大道一边走,一边思忖,书店建在这种远离闹市,清幽又有些古典传承的地方,好像果然有点不同凡响。很快,道路左侧出现一个大门,左侧门墩上竖着木制招牌,上书:先锋书店。沿着青石园路往里,左边露天有个很大的木头玻璃合制书架,里面真的是书。再来,就是一栋造型优美的仿古建筑了,正门上也有个牌子,写的“永丰诗舍”。嗯?好像和印象中视频里的场景不同。记得视频中好像是在地下,莫非是要先从这里进去,再沿什么暗道进入地下?

环境清幽的陵园大道


中山陵的先锋书店大门


院子里的书架和仿古的书店建筑外观


最终,没有暗道,也没有地下。室内很小,大概二十平米左右,文创产品比书多,咖啡位也最多只能容纳五六个人的样子。正对大门的墙上,有两扇小门虚掩着,挂着牌子:请勿擅入。我想,这个牌子的存在,可以证明我一定不是唯一一个对于一家盛名在外的书店能小成这样而表示不能接受的人。

书店有个员工,看我背着南京马拉松的参赛包,很热情地找我搭话。说他本来也中了签,但公司不给假,跑不成。我说好可惜,你本地人,本来只需要半天假就可以的事。他说公司在搞周年庆,有些忙。我心中暗想,这么小个书店不知道有啥好庆的。始终没好意思问的一句话是:不是说先锋书店是世界最美书店,大得了不得吗?怕万一人家是个冒牌的,彼此尴尬。

那天晚上,和朋友聊天,他说他去过先锋。我问是不是在中山陵,说当然不是,是五台山。五台山?那不是山西吗?不是,是南京,五台山体育馆。

啊,我才恍然大悟,江苏苏宁的主场!近些年逐渐淡出足球世界,差点忘了,南京有个五台山体育馆。以至于我虽然印象中看到的视频里出现五台山字样,却下意识觉得应该和南京无关。地图上一查,离我住的地方很远,转一次地铁,总共15站路,加上两边的步行,得一个多小时。

第二天是南京马拉松比赛日,我不大可能在比赛结束还有体力长途跋涉那么远,好在隔天我在南京还有一个白天,来得及。

马拉松之后的第二天,浑身酸痛,加上工作打扰,没能睡到期待中的大中午。退房时间是十二点,曾纠结要不要把行李箱寄存在住处。但我住的是一间从Airbnb订的公寓式酒店,没有前台,没有老板。加上和机场、先锋三足鼎力,要是去完先锋再回来拿行李,也很麻烦。最后只能拖着。

辗转到了五台山,看到那个停车场入口改装的书店大门时,心里说:是了。

先锋书店五台山旗舰店的入口,原来是停车场入口


沿着向下倾斜的路面往里走,一边看两侧墙壁上的介绍,才知道先锋书店在南京开了好几家分店,而我在中山陵看到的那个永丰诗舍,便是其分店之一。迎面一对男女往外,女的看我胸前的南马参赛包,打招呼:跑完马拉松还没回啊?我朝箱子呶呶嘴,跟他们说我晚上就回,这是南京最后一站。她很爽朗地笑,我们也是,大家都是文化人啊。可是你们好像连一本书都没买哪。我这么想,但没这么说。笑笑继续走。

有人专门测体温,提醒我戴口罩。我问他能不能把箱子放哪里,他说收银台可以寄存。

可不是像一般的酒店那样,随便往前台后面的空间一放。工作人员给了我个号牌,在行李上也系了一块,把箱子拿进了旁边的房间,叮嘱我凭号牌取行李。

无行李一身轻松,可以尽情逛了。离飞机起飞还有五六个小时,时间很宽裕。

要进书店,要先下行,过了前台,折而向左,上行。上行通道两侧摆满书,墙壁上,是文豪的照片。最先吸引我眼球的,是海鸣威,和马尔克斯。海鸣威的形象,让我想起前不刚去世的肖恩康纳利。我站在他的照片前神游了一会儿,以后好莱坞要拍一部关于海鸣威的电影,少了个形象匹配的好演员。不过还有拉赛尔克劳,他也四方脸,络腮胡。马尔克斯的照片我以前没见过,想象中写得出《百年孤独》的人,应该长得像他书中那个吉普赛人梅尔基亚德斯,至于梅尔基亚德斯应该长啥样,可能,杰克船长那样?实际不是,马尔克斯长得像个正常人,右侧法令纹上,镶嵌着一颗黑痣。

那段上行通道上,有人在拍照。当然,我也拍了。从通道顶端回望,山墙上有个巨大的十字架,不知道为什么。

坡顶回望,黑色的十字架


然后整间书店的布局就一览无余了。不像成都方所那种预先张扬的结构造型,先锋在空间上,是很朴实无华的。长方体,天花板不事修饰,纵横交错的梁体及管线、设备。纵深非常长,长到我差点要用上“一往无际”这种荒唐的形容词。

长条形的书店全景


先锋的老板是个文青,大地上的异乡者,是他给书店以及来到这个书店的读者的定位。

最先吸引到我的图书,是上行通道顶端右侧的欧美古典文学专区。那里摆的很多书,装帧精美,名字我都熟悉,但以前从不会想着要亲自读一下。比如Wordsworth的诗选,荷马等。我真的翻了一本《奥德赛》的中文译本,竟然真的从词句间感觉到了美,我估计我当时受到环境的蛊惑,有点儿昏了头。但是我最终没买。后来我又在半价图书区看到一本颜色已经发了黄的旧版《伊利亚特》,也没买。还是担心读不完,浪费。

诗作摆在接近入口的显眼位置,这是我在其它书店没见过的,可能也是书店的自我定位


很多人写明信片,写给自己的,也写给别人的,挂在店里,当做隔墙,隔开文创区和图书区。

文创区的明信片隔墙


这个写得有点儿好玩
文创区全景。明信片,笔记本,画册,冰箱贴,应有尽有


书店中间有一大片区域,摆着桌椅,供人看书学习玩手机。桌椅旁边,有几排沙发,也有很多人坐着看书。

免费阅读区,我看很多人自己带水带吃的,在这里做自己的事,或者读书店的书


一直往里走到底,有一片独立空间,卖的台版书,和帽子。帽子有什么名堂,不知道,吸引我目光的,是书。这是我头回看到一家书店专门僻出来一个独立空间卖台湾的图书,以前在成都方所也看到过台版书,但只是摆了很有限的几本在一个展示柜上。

有本李安的访谈,要人民币102块。但最终我咬牙买下了一本《華語电影在後马来西亚》,有电影,有华语,有马来西亚。说咬牙,是因为实在太贵了,要人民币208块。收银的小妹说,台版书就是都很贵。然后趁机兜售会员卡,储值500块,可享69折,而这正是永丰诗舍的马拉松店员口中所说的周年庆活动。小妹估计看出来我是个游客,趁热打铁:充值余额终生有效的。于是我再一次受到蛊惑,办了张会员卡,随卡附赠一本书,老板自己写的《先锋书店:生于1996》。

这是我买的那本天价书。我人生第二贵的书,是kindle版《冰与火之歌》英文版,花了150块,但有五部,整整读了一年多

之后在书架上看到一本《纸上金陵》,介绍南京的小册子,买了杯咖啡,在书店里看了一小半,临走前付了款收入囊中。到飞机落地成都双流机场的时候,我已经把这本不到200页的小书看完了,差不多是近二十年读得最快的一本书。

《纸上金陵》里的五色旗。这本书里有很多年代久远的广告画,是最初吸引我的地方。第一次知道,民国初年,国旗便是这五色旗。

我想,确实是被先锋的氛围感染到了,那种纯粹的文化的氛围。在那里,没有什么海淀黄冈,也没有《席劲平谈治国理政》,没有五星红旗,没有标语,只有书,真正的书。噢对,还有些文创产品,无伤大雅。 拿了行李走出书店大门的时候,东八区的东部天空,夜幕已近。我边走边想,不然明年再来吧,卡里还有几百块,总得花掉吧!

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旗舰店地址:江苏省南京市广州路173号

1 人支持了作者

中国的独立书店真的那么少吗?

暗暗期待PB,可惜常常PB|2020南京马拉松赛记

社區徵文:我最想推薦給大家的書店 | 馬特市書店地圖

3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