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闭嘴

發布於

在很久很久以前,微博流传着一个戏语:没有在微博转世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那时候,微博充斥着**一世、**二世、**N世这样的ID,很多人借尸还魂,仍旧为祸人间。

那时候微博也还没和流量挂钩,没有广告,也没有水军,是个非常纯净的舆论场。大V们笑对转世,除了关注度要从头再来,不会对现实世界造成任何影响。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后来微博改进了封号算法,**N世这样的ID渐渐销声匿迹了。再加上微博找到了赢利模式,大V们也开始流量变现,纷纷卖起了电动牙刷,流量带来了可观的收益,却也成为了沉重的包袱。为了不使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粉丝群体瞬间化为乌有,微博大V们越来越谨言慎行。

如今想起来,仍会怀念那个年代。动车出轨,微博上群情激昂。钱云会惨死街头,各个公民调查团赶赴乐清,直播调查实况。陈光诚被抓入狱,很多大V通过微博鼓与呼。艾未未被罚六百多万税款,几天之内通过微博筹足罚金……当然,艾未未的“借款”,主要应算做行为艺术。很荣幸,那时候本人也有参与。钱汇出去的时候,怀着做善事的心情,没想到很快会连本带利还回来。所谓利,倒不是金钱,而是一张精美的手写借据,还有两颗瓷瓜子。那时候艾未未在微博上的昵称是“艾婶”,虽然正遭逢铁拳,但仍幽默淘气,有点儿可爱。他当然很快被永久销号,从此在墙内销声匿迹。多年以后,等我从墙外探出头去,关注了twitter上的他以后,发现世事变幻,流亡生涯让他和当年相比,多了很多怒气,以至仿佛再也难以接近。

图片来自网络,和我的借据只有名字不同。这位谭作人,便是汶川地震后致力于问责政府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名起诉,艾未未在审判前夜从北京来到成都表达公民立场,于是有了那部著名的纪录片《老妈蹄花》

昨天,看到王小山的淘宝店关门公告。从10年注册微博开始到现在过去了10年,他恐怕是唯一一以贯之的大V。其它人,不是后来主动取关,便是默默不见踪影。我以前经常跟朋友说,这人在每个公共事件上的观点,都和我契合。后来终于活久见,去年,他成了川粉。再后来,他被永久封号。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他因为哪篇博文被封。最近几年,他和所有还苟活于微博的大V们一样,收敛了大部分锋芒,在日本开民宿,在淘宝卖酒,在全世界打桥牌,偶尔帮大众向去哪儿和携程维维权。然而,仍然未能幸免于难。昨晚找到他的淘宝店,往购物车里狂加酒。以前支持很有限,以后也没机会了,不如就现在,反正也要过年。 但我今天之所以想起那么多从前,倒也不全是因为王小山关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自己莫名其妙也被禁言了。 晚上有个饭局,在遥远的南湖。为了躲避高峰拥堵,早早驱车前往,顺利提前一个小时抵达。正计划安安心心在车上玩会儿手机,看会儿书,赫然发现小秘书的消息:你好,由于你近期发布的内容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你的帐号将被禁言7天。 不用试,那当然是真的。我还是试了下。 我问TA因为哪篇,没有回复。我翻了下自己最近的发文,不得要领。郭敬明的《晴雅集》遭禁,我说程序不正义,但那篇还在。陈凯歌举报B站UP主,我吐槽了句“大举报时代”,也没被删。 但是写完王小山那一段,突然灵光一现,莫非因为他关店的那篇?再去看我的微博,没有那篇。其实我甚至不确定有没有转发,即便有转,我最多就是加了个“哎”,有那么严厉? 不知道。 我的微博经历过删帖限流、无法登录,这是头一回被禁言七天,因而也是头一回感受到铁拳的劲风。还是稍微有点儿怕的,微博对我个人叙事的重要性虽然有限,但对我了解世事却十分重要,而且毕竟也是十年的积累。 因为没办法发言,今天花了平常用来刷微博的时间刷了twitter,看到特朗普也被禁言,不禁噗嗤:我和美国总统一个待遇。还看到艾未未批评twitter和FB,为特朗普鸣不平。碰到特朗普这种百年难遇的不可抗力,美国的自由民主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国会山被攻占。对美国人来讲,什么事都比疫情重要。2021年,大戏仍然没完。豆瓣上有个友邻标记了个电影《斋戒时节遇到你》,同志题材电影。以前从没看过穆斯林的同志题材,很有兴趣。 为没有微博的日子未雨绸缪,其实也许打开新世界呢。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