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

群被封啦

有一个微信群,只有二十个人,在一起快十年了,是个百无禁忌的群。

从前我黑政府、黑中医,会被他们呛。

但这次肺炎疫情以来,群里关于政府黑暗面的信息越来越多,尤其是我们的群主,简直是放飞了自我。

于是今天,群终于被封了。

原来被封的群是那样的,没人通知,就是没人说话,只有自言自语。大家都自言自语,以为只是没人接茬。若非有人提醒群主朋友圈文章消失,他恐怕也想不到原来没人回复是因为大家都看不到信息。

于是他很快重新建了个群,把所有人拉进了新群,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呢。

然而没多久,他的微信号就被封了。正聊着,突然被强制退出,哈哈哈。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之前有一天,我在群里说,你最近这么猖狂,很期待社会主义铁拳的样子。他发出一串“哈哈哈哈哈……”

果然,今天尝到了铁拳的滋味。

后来,他又申请了个小号加进了新群。大家照样嘻嘻哈哈,并没把封群封号当做一回事,仿佛都是老手: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也不知道我写这句诗在这里对不对,甚至不知道这句诗写的对不对,就是突然脑海中浮现出来。可能刚喝了点儿啤酒,又看了日本人捐给中国的物资上的诗句,不知不觉被洗了脑。

很多人说:这日本人的诗词,我竟然没听过,丢脸。还有些人,马上去查,终于找出来,原来是某某某的诗。

自嘲过后细想,我们真的没有文化了。

我们拱手让出自由,以为可以求得一个庇护,然而最后发现,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寄生虫》获得奥斯卡四项大奖,中国电影,只能被一阉再割,剩下的只有意淫。

傍晚出去跑步了,13公里。路上遇到一个保洁大姐,驾驶着电动三轮车,已经驶过了,又停下来冲我嚷嚷:口罩戴起!

举了下手,表示听到了,答了句“好",继续跑。口罩挂在手腕上,路上仍然没有几个人。

小区被有封闭,只是出入扫码登记。出入的时间,出去多久,均记录在案。

你往哪里跑?

就想不要再被删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