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终于吃上火锅

今天出差,和同事。自驾,一路之上,并不像我想的那样荒凉,高速路上的车流,似乎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水平,至少是相去不远。

收费站还没恢复收费,市区也没恢复限号。

入住的酒店没几个人,但价格还不便宜。原想着,最近酒店没生意,应该可以很实惠的价格住个很不错的酒店呢。

办理入住之前手上给喷了消毒液,额上挨了测温枪。

晚饭和同事在酒店旁边的火锅店解决。疫情暴发以来第一次吃火锅,还有点儿小激动。味道不错,辣得过瘾。

还记得上次疫情报告里说疫情过去最想干的事就是吃火锅。如今疫情还没过去,愿望已经实现了,老天待我不薄啊看起来。


店里空荡荡的,不到十桌客人,服务员说两桌之间必须空出来一桌。实际上空出来的,可不止一桌。

同样挨了测温枪。


饭后在街上逛了一会儿,人不多,但没见没戴口罩的。看到一个清真寺。


所有的寺庙、教堂都很雄伟,高高在上,生怕你不敬仰他。

但很奇怪,这个照片,发很多次才成功。在墙内,穆斯林三个字都是敏感词。总不至于,墙外,还有敏感图这一说吧,哈哈。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