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父母的三十块

發布於
修訂於

有天电信运营商打电话来,说我的积分已超过一万分,可以帮我兑换成肯德基的代金奍。我脑子一转念,其实也可以换话费的,但嘴上没说。电话挂断,马上收到几个短信,就是传说中的代金奍。加上星巴克的生日邀请奍,几乎可以够我不花钱去附近的商场混一天了。还能省电费。

话说电费可不是个小数目。上次写了成都的冬天后不久,听了伙们的建议,双11的时候买了个取暖器。确实好过不少,只是电表上的数字走得蹭蹭蹭,每天以十个小时计,大概要花二十块钱,几乎要赶上父母那边整个家烧暖气的费用。想到这点,有点儿感慨。一个多月前,我和伙们的互动还可以维持基本礼貌加点儿小温馨,谁能想到,这么快就沧海变桑田了呢,哈哈哈。

商场的各个入口,有工作人员给进门的顾客手上喷消毒液。我觉得比量体温有用。出差几天,似乎又比之前紧张了些。

我并没有在商场混一天。起床晚了,肯德基的早餐已经停止销售,买了个烤鸡套餐,早饭就吃得油爆爆的。但有段日子没吃,又是免费来的,还有什么不满足?自从发现公司附近的无料书铺,午休时间就再没去过星巴克。但星巴克的生日礼,永远是最有诚意的。不像当天一堆没有感情的短信祝福,星巴克不发短信,悄悄往你的APP里塞张咖啡奍。要不是专门去看,差点就过期了。只是以前生日邀请奍有效期是一个月,如今变成了一周。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吧?中国又人多。

我加了六元升了超大杯的馥睿白。以前朋友告诉我,馥睿白就是要超大杯才划算。大杯就是中杯多加水,超大杯会多加一杯浓缩。但好像仍然只是多加了水,很淡。坐那里读了会儿书。《小团圆》刚出版的时候,就买了一本。那时候,有个名字很洋气的电商,贝塔斯曼书友会。每次寄来的书,都有绳子勒过的深痕。买张爱玲应该是为了赶时髦吧?二十年后的今天,我都想不起是根本没读,还是半途而废。当然是不行,太年轻,读不了张爱玲,她那些柔肠百结,年轻时哪儿有耐心伺候。《小团圆》更是意识流,太多指代不明,要多读两遍才行。

去停车场的路上看见一顶橘色的帽子,买了给老妈。怕她又嫌颜色艳,跟店员说不行回来换。还好,并没有说。高高兴兴戴上,进去小房子,应该是拿着小镜子照了半天。问价钱,猜三十。我说你这也太不靠谱,大商场里哪有三十的帽子,老家镇上赶集,也许会有。知道269块,吓了一大跳。她一辈子也没戴过那么贵的帽子。嘟哝说我应该拿这钱给自己买个啥。

也是很久很久以前,大哥毕业没几年,过年回家带了瓶剑南春。告诉老爹九十块,他不信,哪会有那么贵的酒?家里来客人,拿出来,跟客人说:娃说这酒一瓶要三十,你觉得能值吗?他不好意思说九十,觉得太离谱,人家会说他吹牛。

我问老爹,你还记得那瓶剑南春不?他笑笑,记得么。

那也是我人生头一回喝酒,老爹喝过的空酒杯里倒了杯开水,我喝下去,就天悬地转,吐了。那时候我应该四五岁,或者六七八九岁。谁能想到现在变成了个老酒鬼,写这篇的时候,还在喝呢。


3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