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才发现我当真不懂政治

發布於

小学没有政治课,“政治”对我来说就是个大词,你要在我面前谈政治,我保准一脸懵逼。

中学开始,有了政治课,记得初中政治课叫《思想品德》,但好像也不是什么重要课程,老师和学生都没人拿它当回事。初中会考,也没有这一门。

高中呢,高中我忘了学的什么。高一一定是有的,高二分科,我选了理科,从此拜别政治课。但其实我写下这段,心里非常忐忑。主线没问题,支线全凭推理,实在想不起。

有两门政治课记得清楚,《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和《毛泽东思想概论》,也许两门都属于大学教育,也许有一门就在高中。一转念,确定两门都是大学课程,因为在心里默念了“马哲”和“毛概”这两个缩写以后,发现普通话很自然,而换成方言,有点儿别别扭扭。

很显然,受教育程度越高,政治越重要。考研的时候还要考政治,满分100分,和英语一样。

受了这么多年政治教育,我的政治知识仍可谓一塌糊涂。只模糊记得,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其它都是糊说八道。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都是继承和发扬了马克思主义,只有更好,没有最好。除此以外,什么学派、什么体系,全然不懂。

至今也不懂。但并没意识到自己不懂。

听见很多中国人说,咱就是个小老百姓,政治的事,咱也不懂,咱也不关心的时候,我通常是想翻白眼的,内心的OS是“装什么大尾巴狼,哪天不是在被政治教做人,有多难懂?”

直到这几天,因我的言论而起一些纷争和讨论,尤其是看了@William 的文章以及下面的讨论以后,我发现,我自己有可能也真的是不懂的。以往我认为和政治紧密相关甚至就是政治本治的诸如“贴子被删”、“电影被下架”、“个人信息被泄露”等等事情,往什么“主义”上一带,我就抓瞎了。虽然我有时候也会标榜自己为“自由主义者”,但讲真,这并不是在研究了“自由主义者”这个概念在经同行评议形成主流认可的定义后套用到自己的身上的。就像William兄所说,我的理解很朴素:支持自由,反对专制,所以自由主义。

但这好像显然是有问题的。

我才明白,为什么和有些人的讨论,永远鸡同鸭讲。因为当我把这做为生活经历来讲的时候,他们以为我在讲主义。于是我自己也被带沟里了,以为我真的在讲主义。其实没有,就像我问我妈冬至吃饺子还是羊肉汤的时候,我并无意纠结南北差异。只有当我妈说吃饺子,而我非说吃羊肉汤的时候,可能才会涉及差异,甚至还会涉及孝道、伦理以及其它乱七八遭的高深理论。但要真争论起来,我和我妈都气得面红耳赤,谁也不服谁。我妈说,我只是想吃顿饺子而已,你干嘛说那些有的没的。而我会说,你怎么一把年纪了,一点儿事也不懂,成都人都吃羊肉汤,就你非要吃饺子。后来我们都哭了。

实际拿我妈举例子,也是不公平的,因为我妈从不挑食,你问她,答案永远是“啥都行”,顶多是买回来她不吃而已。

写这篇文章,是宣告,也是自省。宣告是我无意陷入“主义”的讨论中,那些东西是太专业的“政治”话题了,在这个定义上,我当真不懂“政治”。自省,是决定以后尽量在用一些抽象术语的时候谨慎些。像独立书店,我写了半天,发现要以维基百科的定义,那中国简直找不到几个,所以后来每次用到,都有些忐忑,生怕人家说不严谨。

但我并不会停止分享生活见闻及思考,下次我写到个人信息泄露的时候不要带上“践踏隐私”、写书店的时候不要带上“独立”,这样会不会好很多?

2 人支持了作者

疫情反复,个人隐私再遭践踏

與Buergermeister兄商榷,羊群效應下的政治光譜移動和自由主義辨析

從無法和伙們身上學到的

10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