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为什么中国人那么爱吃野味?

非典当时,据说病毒的源头是果子狸。十几年后,科学家又进一步证实,再往前追溯,其实是蝙蝠。

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我的胃部一紧:难道竟然有人吃蝙蝠?

幸好,最后的结论是:果子狸吃了带有冠状病毒的蝙蝠,而人类又吃了吃了带冠状病毒的蝙蝠的果子狸。于是,原本对蝙蝠没有什么伤害的病毒,就此在人类的身体找到舞台,大展拳脚,掀起腥风血雨。

作为哺乳动物中唯一能飞的动物,蝙蝠的新陈代谢非常快,这对机体产生各种各样的损伤,如活性氧、DNA复制错误等。但蝙蝠的寿命却很长,有些种类的蝙蝠的寿命可以超过40年。研究表明,蝙蝠基因组里面有更多有关基因修复的基因,并且表达量远远高于其他哺乳动物。这些DNA修复基因在抑制病毒复制方面有着显著的作用,所以虽然蝙蝠携带很多致命病毒,但是病毒的复制在蝙蝠的体内是被严重抑制的。
蝙蝠是多种人类病毒的源头,如狂犬病毒、埃博拉病毒、SARS的原型病毒、MERS的原型病毒等。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可以看出,其实原本我们可以隔岸观火的,但贪欲使人类引火烧身。有些病毒,确实没法阻断,比如籍由蚊子传播的“疟疾”。但有些病毒,完全是人类咎由自取,比如SARS病毒,以及目前正在肆虐的“武汉肺炎”,其病原,据说也很有可能来自野生动物。

尴尬的是,这两场世纪灾难的源头,都是中国。

所以,中国人为什么那么爱吃野味?鸡鸭鱼牛羊猪不够好吃吗,还是说野生动物有圈养动物所无法提供的独特的营养成份?

以一个土生土长在中国大陆四十几年,经历了农村到城市巨大生活变迁的中年人的了解,以上两种答案都不稀缺。

在中国,有一种鸡叫“走地鸡”,有一种蛋叫“土鸡蛋”,任何的菜市场、饭馆,只要标榜自家的鸡和蛋是以上两种,就自觉和其它人卖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立刻高贵起来,也就可以理直气状的抬高价格。当然,影响价格的是供需,人家之所以能卖高价,还不是因为吃这一套的人多了去。

你可能要问:那和野味有什么关系呢,这又不是野味?

是的,“走地鸡”和“土鸡蛋”都不是野味。然而,和“圈养鸡”以及“洋鸡蛋”相比,它们却是从“感观”上更接近于野味。毕竟,野鸡都在山里,想吃,没那么容易。那如果你要问这个更贵的有什么好,十有八九的人会告诉你:好吃,营养好。

好吃,也许是有的,毕竟这玩意就是主观感受,没法量化,更别说它和做饭人的厨艺还关系巨大。然而营养好,却是一件可以验证的事。但假如你告诉他,经科学检验,这两种鸡以及这两种蛋在分子结构及主要成份上并无显著差别,他多半是嗤之以鼻的。

因为老祖宗告诉我们,越是纯天然的,越是好的,老祖宗说的能有错?那假如你再告诉他,如果老祖宗说的就是对的,那社会应该是越来越差了才对,毕竟现代工业都是在破旧立新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啊。他就会更理直气状的回怼你:现代工业也不是万能的!

你就只能气哭了。

于是他继续吃他的“走地鸡、土鸡蛋”,你继续气鼓鼓。如果事情仅仅停留在“走地鸡、土鸡蛋”上,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花钱买开心,商家也有的赚,GDP还能创新高,皆大欢喜的事。

可事情,坏就坏在万物皆有联系。他信老祖宗,老祖宗告诉他的事,可不是只有走地鸡。

老祖宗说花胶可以壮阳,于是加利福尼亚湾的石首鱼就遭了殃,还连接灭绝了小头鼠海豚。说起来小头鼠豚,特别无辜。本来中国人要吃的是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但因为小头鼠海豚和他们是邻居,经常被用来捕捉石首鱼的刺网所伤,无辜丧命。目前,小头鼠海豚的数量,已经下降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种族灭绝只是时间问题。

但你可别以为无辜的只有小头鼠海豚,其实就连加利福尼亚湾的石首鱼,也是死得不明不白。原本,中国人吃的花胶,自然是来自中国海域,最名贵稀有的,是东海黄海一带的黄唇鱼。后来,黄唇鱼被吃完了,而中国依然有那么多人的阳需要壮,怎么办?只能去国外找。国外没有黄唇鱼,那就找长得像的,反正那些长年“阳虚”的中国人,求壮若渴,才不会去分辨,于是就找到了地球另一边的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

石首鱼知道什么呀,祸从天降,无辜躺枪,眼看灭绝就在旦夕之间。据说现在,墨西哥政府已经允许人工饲养石首鱼,中国人的钱,舍不得不赚。

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做为一个种群,也许足够幸运能够继续在地球上生存下去。而小头鼠海豚,可能已经没有了机会。

根据2018年夏天收集的声学数据,全世界只剩下最多22只、至少6只幼年小头鼠海豚,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预计约有10只左右。
2017年,60余名科学家与潜水员试图将小头鼠海豚转移至安全地带,然而最终该计划因小头鼠海豚的应激反应与死亡而失败。

以上来自维基百科。

关于加利福尼亚石首鱼、小头鼠海豚以及中国的黄唇鱼的遭遇,这里有个科普电台节目,讲得比我好太多,放在这里,有兴趣的可以听听看。#汪诘:科学有故事#的电台节目《精选:一只鱼鳔 10 万元你信吗?》

说了这么多,核心思想其实是想说,中国人对野味的热爱,究其根源,是从古至今对于“天然”、“补”、“壮”的迷思。

吃绝一种,甚至几种野生动物,似乎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然而,继续吃下去,打破物种界限,制造出超级病毒,陷整个人类于危难,你觉得可能也问题不大。但是,做为一个中国人,我真的很尴尬。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