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不信有鬼但是又怕鬼是不是悖论?

搬进了租的房子,虽然周围不远风景宜人,但只能白天欣赏,天一黑,出行就不方便,更别说跑步。

于是今晚改在办公的地方跑步。中午回去休息的时候,顺便把跑步的衣服带来办公室。吃完晚饭,就地加班两小时,暮色渐起的时候,换衣服关电脑关空调关饮水机锁门,下楼跑步。

后院有个小操场,有些年头了,红色的塑胶跑道已经显出黑色,但就晚上来说,跑步的舒适度和安全性是没有人行道的大马路和没有灯也没有人的山路所没法比的。唯一问题有点儿小,内圈只有两百米,外圈也仅三百。

跑了十公里,期间也有个人在绕圈快走,陌生人,擦肩而过,扬长而去,过一两圈,循环此情景一次。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在走。

钻缺了两根立杆的栅栏出来,穿越那一片荒地抄近道的时候有点儿怕怕的,不过只有几百米,用手机照亮,加快脚步,很快到大路上,再沿大路走回家。昨晚试图在这条路上跑步,但只跑了三公里,一是后来下雨,二是觉得有点儿危险。对面没有来车的时候,脚下一片漆黑。对面有来车的话,又觉得紧张。因为不是市政道路,没有人行道,只有很窄一段路肩,当中还有突起道钉,旁边就是水沟。

最近每个月到月底都拼命赶进度,依然完不成目标任务。退而求其次,跑140好了,比上个月的139起码进步了一点,4也比3漂亮点。但刚上床一看悦跑圈,妈的,记错了昨天的累计数,今天跑完离140还是差了几十米!

明天上午回家了,收拾下东西,后天一早出发去四姑娘山。上次去,还是2006年,才二十几岁,转眼过去了14年。至今记得回程的大巴上,看着车窗外群山连绵,耳机里一直放陈仁义的《金沙滩》。那是第一次认真听那一出,终于搞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好像还流眼泪了。杨继业为表忠心,把儿子一个一个送进了陷阱。听听,这故事散发着如此的恶臭,显然我不是为故事而哭。我爱秦腔,很多时候听戏不过脑子,纯被旋律以及演员传递出的感情所打动。偶尔回过神来会反思,天呐,这都传递的啥价值观啊!

可我仍然还是喜欢听,秦腔总能击中我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这件事,就像我不信有鬼却怕鬼一样,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