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樂Arrtoo

為了那些我心尖尖上的華語歌曲,歌手,還有樂隊,我的心變成了一顆榴蓮。 我的網站:musicmurmurs.com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十期合作賽感想

發布於

十期感覺是有史以來最難看的《樂夏》,所以一看完我馬上開始打草稿,免得自己一不小心,會徹底忘記到底看了甚麼(不過還是拖了幾天才完成本篇哈哈)。綜藝合作賽定律:一加一不一定等於二。偶爾出現例外真是老天保佑。節目組(馬東?)一副打算搞事情的態度,讓我對大部分能挺過這一輪晴天霹靂合作賽的樂隊寄予深厚同情。

大波浪X秦霄賢──《 Fill In》

這一組裡,秦霄賢的態度像是來串個門打個醬油就完成任務了。我聽過德雲社的大名,但對他們一點兒也不瞭解,更不知道秦霄賢是何方神聖,只是聽節目介紹他是說相聲的,心想他應該會講點段子,抖幾個包袱吧。合作曲嘛,根據大波浪在《 愛情買賣》裡一唱一和的精彩表現,像李健和岳雲鵬那樣在歌曲中加一段相聲好像也可以。

很遺憾的是,秦霄賢不止一點幽默都沒展現,而且還背著超重的偶像包袱:「我們必須尊重傳統藝術。」──所以就把人家大波浪的創意都駁回了嗎?所以就毫無貢獻,只是讓樂隊帶你上台過一把搖滾明星的乾癮就好了嗎?

傻眼。

大波浪的幾位成員看起來都神經兮兮的,尤其是主唱李劍,沒想到是包容性這麼強的人,不但沒對秦霄賢發飆,還處處忍讓照顧,務求讓秦霄賢對搖滾有個良好初體驗。看他們選歌的互動那段,網友神聖午睡形容得妙: 「李劍興沖沖地鼓勵要讓秦霄賢來點戲曲或者曲藝元素的時候,像極了想要讓吳昕學會樂器的藍盈瑩……」後來大波浪成員的舞台表現簡直只能用「慈祥」來形容,好比替上司帶小孩,唉,不能得罪似的。

算了,節目組的嘉賓配置擺明了不公平,生氣也沒用,還不如看看原版。

馬賽克X上官喜愛──《夜貓 》

上官喜愛相較之下不止有用得多,也友善許多。她還挺符合「夜貓」這個概念的,雖然歌聲和說唱部分都沒有給我留下太深的印象,不過表演中跟主唱夏穎的互動頗自然,Dance Break 前插入的「一二三,木頭人」式停頓也是個加分的巧思。

原曲也不錯

不過,我最喜歡的《夜貓 》還是丁噹這首,如果請了丁噹的話也許可以 Mash Up 一番:

還有,多虧了這位網友的主意,現在我最想看的迪斯可合作舞台是五條人和黃齡一起跳《 When We Disco》。試想仁科皮衣皮褲閃亮激情一千,黃齡流蘇 bling bling 轉音上天,藍盈瑩都要說 Win win!

都怪這首歌太洗腦了。

HayaXYamy──《 崑崙山牧人》

如果 Haya 有機會用蒙古話表演這首歌就好了。

中國內蒙古雙語教學新政引發少數民族權利爭議

蒙語教學風波:模範自治區不再,北京不要朋友,寧要敵人?(端傳媒)

椅子樂團和劉維拿到全場最低分讓我有一點意外。至少,劉維蠻努力製造氣氛的,比起那位完全沒貢獻的秦霄賢要好吧?現場看不到幕後訪問拉同情分的片段就是了。總之,就播放版看來,舞台效果還過得去啊,不是甚麼石破天驚(我想想……椅子表演一首白皮書的歌可能會石破天驚……吧?)的合作,但也沒有太糟吧?椅子樂團和劉維雙方在微博上有說以後要一起表演,那也不錯啊,沒了比賽的壓力可能會有更好的呈現?

Joyside x Miumiu - "Dong Dong Dong"

對我這種超市大嬸程度的樂迷來說,這是本場比賽裡最值得觀賞的演出。

Joyside 撿到了 Miumiu 這個寶貝,頓時從不知道為甚麼被眾人捧上天的中年油膩男子搖身一變為溫情可愛音樂大叔。三人從初看到 Miumiu 的愕然與不知所措,到後來與小女孩一起分享冰淇淋,一起練團,完全按照皮克斯《 Monster, Inc》情節演出,戲劇效果極佳。唉,不管是不是節目故意安排 Joyside 拿到王牌,他們合作的《 Dong Dong Dong》還是讓我淚目了。當第一段副歌結束,劉昊以一段美妙的貝司作鋪陳,而Miumiu 終於開口唱出──

"Baby you can't break my heart anymore."
"Baby you won't see my tears anymore."

咦?為啥我躺平在地上了?

原來剛剛受到了冰雪小糖果樂隊的甜蜜暴擊呀!

上一期時我好像提過 Joyside 的音樂品味很不錯,而他們編曲上的克制與美感在與Miumiu 的合作中得到了充分體現。本來,他們可以選擇大肆展現 Miumiu 「神童」的那一面,讓她炫一把眼花撩亂的吉他技巧唬人,但是,最終 Miumiu 是以音樂人的姿態站上舞台,以稚嫩卻不失態度的風範和 Joyside 一起完成了一首非常好聽的,浪漫到極致的晚安曲。原版的不羈和睨視一切的調調在冰雪小糖果樂隊的合作版裡被化解了。

延伸閱讀:

Joyside 關於合作賽演出的感言

達達樂隊X汪蘇瀧──《黃金時代 》

我到現在還常常把汪蘇瀧跟許嵩搞混,更從未期待過這位嘉賓能夠為達達樂隊一直以來稍嫌無聊的表演增添點亮色。這首《黃金時代 》大部分時間就如同我所預設的一樣,迷走在老土 Cheesy 領域出不來(是的,我也有追表情銀行製作的《德夏》)。不過,主唱坦坦彭坦突然飆出的一段武漢話 Rap 將整個表演拉回「有點意思」的區域。他或者不是技術上最好的 Rapper ,但自然流露的感情也許是全晚最佳。

福祿壽X李雲迪──《沒咯》

嗯哼,李雲迪配福祿壽,聽起來怎麼像特意安排的呢?之後 Mandarin 那組拿到免費音樂老師蔣亮也挺像刻意安排的。這樣硬給 Buff 對節目口碑……嗯……

不過,不管是不是節目安排,福祿壽和李雲迪表演的《沒咯》都是個還不錯的表演。(黑化福祿壽才是王道!)自從淘汰了五條人之後,很多網友攻擊福祿壽,說她們炫技到裝小白兔的都有,當然少不了各種毫無關係的厭女發言(唉)。這次《沒咯》表演完,張亞東──不知為何這季越來越令人討厭的男人──也批評她們塞了太多東西在表演裡面之類的。雖然我也有著「五條人被福祿壽淘汰掉不公平」的心結,不過就表演本身看來,我覺得福祿壽編曲的複雜度是切合「死亡」這個龐大的主題的。而且,播出版裡各聲部雖然盤根錯節,還是聽得出層次和巧思。最後得分和評價都不高,是這種黑暗的風格不討好嗎?還是說現場版比較車禍?

聽說《沒咯》改了很多歌詞,看來#歌詞修復計畫又要行動了。誰又會料到普渡眾生路線的福祿壽也會有需要#歌詞修復計畫的一天呢?

MandarinX蔣亮──《Story》

雖然上輪淘汰了 Carsick Cars 和五條人的 Mandarin 讓我挺不是滋味的,但他們所表演的《Jerry Says》不啻一首有趣又好聽的歌,算是 Mandarin 這季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歌曲了。相較之下,這首《Story》就麻麻地,雖然編曲莫名讓我想起 Radiohead 的頹喪調調,但聽感又像是喝了一杯摻了水的橙汁。

有點好奇,如果是椅子拿到了蔣亮,會是甚麼感覺?

超級斬X嘿人李逵──《Lucky Lucky Honey》

也許是超級斬本季最佳表演,《Lucky Lucky Honey》除了給嘉賓一定的發揮空間,也保持了自己的風格。我好像開始領會超級斬編曲的想法了,這次算是能夠跟得上樂隊的步伐吧!

Bonus: 嘿人李逵 Noisemaker's YouTube Channel

重塑雕像的權力X蘇運瑩──《At Mosp Here》

除了冰雪小糖果樂隊的《 Dong Dong Dong》,這首也替本集挽回一點可看性。《At Mosp Here》對我來說是一首關於溝通不良的歌曲,所以蘇運瑩自由而奔放的表達和重塑冰冷機械化的音色正好讓歌曲所描寫的衝突更白熱化,也讓他們的合作充滿了張力。

華東說他會給這次表演打八十分。誠懇地希望重塑和蘇蘇有機會用吹毛求疵的態度錄製一個 CD 版本,將這首歌推至一百分,以饗樂迷。

劉敏像《 Matrix》裡的 Trinity 一樣正,而蘇蘇這位音樂精靈才是有「free style」的人!順便分享一首蘇蘇悅耳又不落俗套的新歌:

特別表演:木馬樂隊──《馬東是個大壞蛋》

我不管《樂夏》管這首歌叫甚麼,主唱強強木瑪就是這麼介紹它的──《馬東是個大壞蛋》!

有點悲哀的是,即使是批判反叛的歌也是在某個框架下所「允許」的批判反叛。搖滾的獨立精神就這樣被抹平了棱角。


又,正片以外的《樂隊我做東》卻迎來了史上最好的一期。我是衝著五條人看的,但看完之後卻是對康姆士刮目相看。這也許是今夏最有價值的四十分鐘綜藝,包含達達主義、徐四金《香水》、外星人、從七樓掉下來、親吻媽媽等話題。感謝五條人和康姆士兩個樂隊保護地球,拯救觀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九期改編賽感想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