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樂Arrtoo

為了那些我心尖尖上的華語歌曲,歌手,還有樂隊,我的心變成了一顆榴蓮。 我的網站:musicmurmurs.com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十四期半決賽感想

發布於

整體來說,倒數第二期的《樂夏》大部分的表演素質蠻接近的,雖然有槽點,但也不乏亮點,更何況還有自成一點的新褲子助陣。如果把這期還不錯的歌挑出來還能作成一張不錯的專輯呢!歌單我就放在文章結尾了。

咦?馬賽克表演了一首他們上節目以來舞台最酷炫,內容也最有意思的歌,結果就拿了 181 的低分。呃,我又看不懂這當中的邏輯了……能不能把這次的分數跟上次那首煽情歌換一下呢?

就當我幾乎以為《回到未來》會成為我記憶中馬賽克的最佳表演(能進入完結後再聽一遍歌單的意思)之時,又意外發現他們的一首寶藏歌:《舞台的風》。果然,《樂夏》只是個「認臉」平台,還遠遠不到能讓你真正瞭解一個樂隊的程度。不誇張地說,這首《舞台的風》算是讓我對馬賽克有一個重新的認識吧。

各位,這首歌裡可是有海龜先生的主唱李紅旗超盞鬼的粵語 Rap 啊喂!為甚麼上一季時沒人告訴我李紅旗會講廣東話?為甚麼我們沒在合作賽上面聽到這首?啊?為甚麼總有種錯過了免郵費加五折折扣的不甘心!

感謝這位善心人士在微博上的分享了《舞台的風》,還好他說了這麼一句,引起我的好奇,然後便打開了新世界:「鬼知道李紅旗這個 rap 我聽了多少遍,馬賽克還用找什麼上官喜愛,直接找李紅旗不就完了嗎?」

不能再同意更多了。

重塑雕像的權力──《A Neu Song》

這期主題是理想世界。說到理想世界甚麼的,通常首先會聯想到的都是赫胥尼的《美麗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 或是《1894》之類的反烏托邦反極權表達吧,不過,當這個主題出現在中國製造的《樂夏》,我會忍不住假設節目組的目的恐怕是真的, literally ,想要樂隊們歌頌理想世界,搞維和維穩維面子那套。還好,華東的審題方式證明重塑果然是來提升樂夏程度的樂隊(呼)。

這首《A Neu Song》從頭到尾都讓人「不舒服」,好像被吊起來然後被凶猛的樂句連續撞擊了五分鐘(也許撞擊的是我的音樂邊界也說不定)。全程我都在疑惑「這是甚麼玩意」,但又忍不住覺得這首歌大概很厲害吧,心中既有種跟著大師參觀現代藝術博物館的驚奇,又有種不想表現出自己甚麼都不懂的不服。

怎麼辦,大概得把這首歌夾在兩首梁靜茹中間聽才能慢慢消化(笑)。

就是這位鼓手把節拍打得教人壓力山大!

大波浪的中文詞寫得挺妙,個人覺得還能再展開一段,不然後面歌詞重複到有點疲勞了。話說,有一瞬間,刑星突然讓我想起漫畫《NANA》裡的本城蓮。

另外,舞台上光柱的設計讓我不禁想起 EXO 的《El Dorado》。這就讓我想到,如果合作賽當時是大波浪跟張藝興的話說不定會擦出點火花?不過請張藝興可能超出樂夏預算了哈哈哈。

Mandarin - "Anonymous"

值得一看的 Mandarin 表演,雖然 Chace 小哥唱歌仍然有氣無力,至少全勝的馬頭琴和肖駿吉他的相互輝映得蠻精彩的。

感謝通通在《德國樂迷看樂夏》裡面的解釋(差不多在 33 分處開始),讓我瞭解到原來相似的和弦進行方式是 Mandarin 聽起來總那麼像 Radiohead 的緣故……另外也可以看看這篇更詳細的樂理解釋

五條人──《世界的理想》

真的很討厭樂夏每次在五條人講話的時候都要假裝「其實沒人聽得懂仁科或阿茂在在說甚麼」的樣子,人家明明簡單又誠懇地解釋了一番創作動機,但樂夏那些剪輯和字幕往往有意引導觀眾去把五條人想成「沒邏輯的」和「邊緣的」存在。

說到歧視五條人,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關注最近五條人跟三聯生活週刊之間的八卦?

原文我沒看過,不過這裡截取一段從雜誌的網頁上拿來的話:

「海豐的五條人樂隊,雜糅著鹹味的海風,帶給我一種林生祥式的郊縣畫面感,如果說林生祥的音樂中帶有的是傷痕和一點點無奈,那麼五條人所唱的,大概是更多的白描和不足掛齒的憂傷。這種音樂氣質無疑形成於那片海域和街區,他們用蹩腳、低沉的普通話唱道:『雖然說人生並沒有什麼意義,但是愛情確實讓生活更加美麗。』」

五條人微博上的節錄

這小編的確如網友所說,可能需要換個工作,要不然為何字裡行間都充斥著一種欲求不滿又高高在上的北京本位主義呢?只因為樂隊講的是蹩腳的普通話,所以採訪他們很委屈嗎?

管他呢,多虧五條人是別人口中「當紅流量」,我們才能再次在樂夏舞台上看到 Carsick Cars 的張守望啊!

五條人這首《世界的理想》再次證明塑料袋不止結實耐用,還極有包容性和延展性。樂夏舞台青睞那些所謂進步的高端的技術,五條人也不是不能拿來用用。雖然乍聽排場不那麼大,他們作品呈現出的「音樂性」和「哲學性」絲毫不比重塑或 Mandarin 差。

五條人自己說:「《世界的理想》也借用了《做夢》的詞。而那句海豐話:『莫去理它,莫去理它,最後還是靠我們自己啊』,就是小時候老家長輩的口頭禪,不管高不高級,文不文藝,反正這句話就這樣冒出來唱出去了。我們感覺這是一首『過時的流行歌』。」

你看看,他們那只是靚仔,他們簡直是教父好嗎?!

看了被我斷章取義的三聯生活週刊文章之後一肚子火的朋友不妨看看端傳媒上楊不歡寫的這篇──『樂隊的夏末——京圈搖滾,與被流俗理解的五條人』降降火:

「以北方語系生態圈為成長背景的一部分京圈音樂人和樂評人、音樂工業專業人士,他們聽東部、南部音樂的時候一向都會「出問題」。

這套審美對華語獨立音樂的理解,無法跳脫兩個範疇:「燥起來」的北方「老直男」掏心掏肺系搖滾、民謠和「略顯高級」的京味洋徑濱英語西洋風格作品。

當然,上述兩種風格其實也不乏佳作,但問題在於,這些在獨立音樂界佔據話語權的人,一聽別的東西,鑑賞與審美力就失靈了,缺乏對各種多元音樂的感受力,眼界很窄,還愛看不起別的地方。」

嘖嘖。

龐寬也希望你們能拓寬點眼界。

達達樂隊──《蒼穹》

達達這首歌的最大作用就是襯托出接下來那一首的可貴。

雖然剛剛才借別人之口抱怨了一下「北京老直男」的狹隘角度,但我不得不說我還是不小心愛上了這首「京味洋徑濱英語西洋風格」的《Good Night》,唉,人類甚麼的果然最愛自相矛盾了(為甚麼要扯上全人類!)。

過了一分鐘,突然想起吉他手虹位應該是廣東人,所以糾結又少了些(喂)。

不那麼 Joyful 的 Joyside 真的太會施放迷惑人心的咒語了,這首《Good Night》憂鬱又深邃,反倒更符合「蒼穹」廣闊卻寂寞的意像。總之,好歌就無須廢話,聽就夠了!

We'll freely glide
Through the darkness
To the other side
- "Good Night" by Joyside

至於最後的分數,我嚴重懷疑超級樂迷又在那兒故意打低分了!

上一首《Good Night》後勁太強,相較之下椅子這首有點太輕巧了。不過,有些歌初聽沒印象,不代表它們不能在某個機緣巧合下重新打動我。可以想像椅子樂團在劉昊開的「School」酒吧裡輕柔地唱著這首歌的場景,那會是多麼愜意。

也許是受到了《德夏》裡 Max 和 Julian 的影響,我也有點厭倦木馬那一套體育館大合唱的編曲方式了……抱歉,這首實在是讓我提不起勁。


就這麼灰暗地結束這篇嗎……也太不「理想世界」了。說好的歌單(以及希望不要隨便消失的微博視頻連結)貼在下面,也許這張專輯便可叫《願你今晚夢到理想世界》:

新褲子──《Break Dance Rock 'n Roll"》

五條人──《世界的理想》

大波浪 ──《嘴上功夫》

Mandarin──《Anonymous》

RE-TROS──《A Neu Song》

馬賽克──《回到未來》

椅子──《手捧一杯酒》

達達── 《蒼穹》

Joyside──《Good Night》


部落格 Music Murmurs 原文連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十三期復活賽感想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