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樂Arrtoo

為了那些我心尖尖上的華語歌曲,歌手,還有樂隊,我的心變成了一顆榴蓮。 我的網站:musicmurmurs.com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十二期感想

發布於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十二期擺明車馬「本節目就是個情感聊天節目」!有人在意選出七強這件事嗎?才不呢,節目組對挖瓜和吃瓜(就是前女友名單之類的東西啦)比較有興趣。為了滿足個人對音樂相關評論的胃口,只好去看各種《樂夏》衍生節目,結果,問題就這樣出現了。

如果發現衍生節目更好看怎麼辦?如果變成為了看衍生節目才有動力把本篇看完的狀況怎麼辦?譬如說:

表情銀行《德國樂迷看樂夏》

表情銀行 YouTube 頻道
表情銀行《Vitamin D》雲表演專場

上一期,當組合「Hayaslash」獲得全場最末排名時,Julian 和 Max已經快暴走了……

這期,我們的德國朋友要如何面對 Haya、Hyper Slash 還有福祿壽都同時被淘汰的事實……(抹汗吞口水)

根據表情銀行最新的微博,他們都還建在!而且最新一期也上線了!嗚哇,我要忍住──打完這篇才能去看。

有空可以看看的表情銀行訪談:《德國樂迷看樂夏》火了,但他們不想被當槍使


溫帶復調

溫帶復調微博連結

沒有《德夏》那麼熱門,但溫帶復調也默默地輸出了不少期溫和而不失犀利觀後感。在不太想寫感想的時候,看別人的感想最好不過了。


好吧。那麼這期就寫完了──

──喂!正片都沒開場呢!

我倒底是多不想寫本期(笑)'

先說全場最佳吧。無庸置疑是──燈光師!

真的,本期舞台效果大放異彩,好幾次都讓我讚嘆連連,燈光師無疑是幕後功臣。他們應該是這季《樂夏》結束後最不用擔心失業的團體了。至於樂隊嘛,就……大部分還算稱職地完成了替燈光效果配樂的工作吧(官方口吻)。

這期有個很沒創意的主題──「最在意的人」,但也可以是「最在意的事物」。親愛的主持人馬東,你是認真的嗎?樂隊會抽出時間參加你這個節目,難道你還不知道他們在意些甚麼嗎?

當然是最在意「福祿壽」啦!
不然就是微博粉絲數。

新褲子粉絲破百萬,樂隊的挑戰才剛開始

言歸正傳,這一篇感想私心很重,我不是很滿意最後 Hot7 的排名,所以重新按照自己的喜好排了一遍,而各表演的心得也會按我的排名來。

「對不起,謝謝你」的三團

燈光漂亮不?

達達樂隊──《再.見》

彭坦是個好人。

通常發了好人卡就代表拒絕了(笑)。我對達達的表演過的歌臉盲(耳盲?),總覺得大部分都是換湯不換藥的抒情小清新調調。這首《 再.見》順順當當地聽完就忘了,從主題到呈現都沒有突出之處(還不如他們翻唱張震嶽的那首呢)。原本在看完跟汪蘇瀧以及跟椅子的合作之後我對達達的期待稍微上升了一點,沒想到這首又打回原形了。

在第一季《樂夏》中,旅行團也是號稱風格偏向流行的樂隊,但是他們的歌比達達硬是多了那麼一點 更吸引,更能打動我的部分。不過這季達達的觀眾緣真不錯,他們最終順利進入 Hot 7。

馬賽克──《莫里森與雜貨鋪》

馬賽克自從第一首歌之後就一直滯留在「過得去,但變不了更好的區域」。這一次,節目組刻意想要製造某種對「逝去的青春」謂嘆,所以鉅細無遺地對主唱夏穎在成都的失敗感情生活作了一番報導,還講了個丟不掉破舊海軍帽的感人故事,就只差把人家前女友架上台去硬演一齣複合大戲了。很可惜,層層疊疊的包裝,都無法把這首『莫里森與雜貨鋪』變得更耐人尋味。我也對自己的鐵石心腸感到無奈,但誰叫那歌詞寫得──瞄一眼哭兮兮的夏穎──說好聽一點就是太直白吧。

我會淘汰馬賽克的理由:沒覺得他們還能玩出別的花樣,或是唱更深刻的歌。到目前為止這個樂隊都沒有一場讓我想再看一遍的表演。

不過,馬賽克的粉絲不必擔心,他們這場可拿了全場最高分,順利進入七強。

燈光漂亮吧?

Joyside - "Silly Girl"

Joyside 嘛,一直有點慵懶,也有點與世無爭,好像參加這個比賽只需要用到六成動力就好。話又說回來,他們當然放鬆啦,因為他們就是那個京圈搖滾血液純正,節目組厚愛,專業樂迷們偏愛的「天選之團」嘛。我跟他們不熟,但老是覺得節目裡好像沒看到更有衝擊,更地下的 Joyside ,有點失望。有沒有 Joyside 的老粉絲說說他們是不是在節目裡變無聊了?

更想看被逼一逼的 Joyside,所以想把他們丟到復活賽。不過現在已經沒這個機會啦!人家順利進七強了(失望)。

My Hot 7

Mandarin - "Cradle Song"

順利進入 Hot7 的滿大人,優點是技術純熟,演出質量有保障,但缺點就是自創曲往往缺個芯,讓人很難聽超過三分鐘。包裝精美的廢話本質上還是廢話嘛。不過,在外表重於內涵的當下,Mandarin 是個很適合用來彰顯自己品味的樂隊,人家問你為甚麼喜歡Mandarin,你只要說一句「音樂性強」就可以堵住人家的嘴了,順便散發專業又脫俗的大樂迷光芒。反正「音樂性強」現在的意思不就是「聽起來很厲害,用了很多我剛剛學會,但別人一定不知道的風格和元素」嗎?

其實,對我來說,聽 Mandarin 跟聽 K-Pop 差不多,就是確認一下自己還跟得上潮流,還能接受新潮酷炫的東西,還能跟「有錢酷小孩們」玩在一起吧。真想從 Mandarin 的歌裡讀到點深意,無疑是緣木求魚(還不如去聽 Summer Sunshine)。有時候啊,想要讓別人從你的音樂裡感受到點東西,比練出強大的技術難得多了。

在科幻題材的流行曲裡,更唯美的表演是唐漢霄和周深合作的《 末日飛船》:

大波浪樂隊 ──《 他的方式》

恭喜大波浪進入七強。

我很想更喜歡《 他的方式》這個表演──李劍加刑星不好玩嗎?鼓手石璐回歸不香嗎?(還附送爛泥子建鏡頭一枚)但是不曉得為啥第一次觀看的時候就是無法全情投入。後來調查後發現,這首歌,改!詞!了!原來如此!

原本的「他在自賞」(諧音「自傷」和「自殺」)變成了「天各一方」。(對了,我的歌詞修復計畫未完成文章排得滿滿的,只好在這邊將就寫一點帶過了。)

又,以前我沒聽過這首歌,但我的改詞探測雷達還蠻靈的。

又又,剛剛發現李劍曾經當過逃跑計畫(對,那個很多星星和愛情的逃跑計畫)的鍵盤手……納尼!

這首歌應該很多人聽過吧。

重塑雕像的權力──《Hailing Drums》

導演跟著重塑三人回到以前的練團室,以前的房間無一例外地變成了荒蕪的空地。三人站在快要有半人高的雜草間張望,突然有點像房子被吹跑的三隻小豬,滑稽又辛酸。後來,三人又回到了以前常去的麵館,內部裝潢粗陋實淨,絲毫不見後現代氣質。華東卻自然而然地站起來開始分碗遞筷子,好像那是他家廚房。這段前導片不用過多感情渲染,卻處處暗示重塑作為一個小眾又偏執的樂隊以前一路走來的磕磕絆絆。

重塑從第一集開始就被人詬病太「裝」,也許是因為他們從行為舉止到音樂風格都流露出一種帶距離感的菁英氣質。(不過,說到菁英氣質,五條人才是王者吧,只是他們厲害到不著相,讓你感覺不太出來而已。)因為嫉妒重塑而說他們壞話的網民只是把自己的自卑投射到樂隊的形象上面罷了。其實重塑的真實與堅持是他們的表演能夠準確犀利與維持水準的原因。恭喜他們進入七強。

https://weibo.com/vanessa0330?profile_ftype=1&is_all=1#_0

福祿壽──《 我用甚麼把你留住》

在這期帶點遺憾地結束《 樂夏》之旅,說不定對福祿壽是個更好的結果。根據我不負責任的田野調查看來,福祿壽是被「網暴」得最厲害的樂隊。三胞胎被說是「刻意隱瞞以前當『冰雪飛』女團的過去,還裝成沒有表演經驗的樣子」,主唱豆豆的唱腔也老是被批評「咬著後槽牙硬唱」、「做作沒感情」等等……

岔個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白安這個歌手,唱法也跟豆豆一樣有點微妙……

我猜福祿壽如此招黑的原因有兩個,其一是家庭背景。當下中國許多人為了生存焦慮,階級分別越發明顯,福祿壽出身良好,天生資源比別人充沛,自然招人妒恨。而與同樣感覺天之驕子高人一等的 Mandarin 相比,福祿壽是少見的全女班,而身為女性在父權社會裡本來就背負原罪。在厭女思想的風潮下,像福祿壽這種膽敢利用家境背景上位的女性,比相同行為的男性,罪孽更加深重,更加必須撻伐。

『冰雪飛』以前的演出

黑歷史又怎麼了,英雄從來都是自失敗中走出來的啊。難道福祿壽衝破「偶像製造」的桎梏,轉而投入製作自己的音樂,創造自己的風格,不是一件很勵志的事情嗎?

不過,雖然我很樂意鼓勵福祿壽,也惋惜七強不能為女性音樂人多留個位置,不代表我很滿意這首《我用甚麼把你留住》。這表演不差,但福祿壽真要小心編曲和詞作犯下「華晨宇病」。

「華晨宇病」乃一種新生代創作人特別容易感染的毛病,病徵為:幼稚低能的無病呻吟、華麗空洞的詞藻堆砌、膚淺狹隘偏要故作高深等等。因「華」語樂壇領軍人(他歌迷封的)作的詞曲十首有九首都犯病,故稱之為「華晨宇病」。古人對此症總結的好:「為賦新詞強說愁。」

在我的偏見裡,目前唯一有資格囉哩囉唆一堆中二意識流還讓我聽得下去的,是刺蝟的子建。

椅子樂團──《 惦惦的夢》

仲穎倒底唱的有多好,只能聽到修音版的我們永遠不明瞭~

不過,既然連李劍都覺得他的唱功才夠稱為「大波浪」,那就姑且相信現場反應的準確度吧。《 惦惦的夢》是首溫柔含蓄營養充足人見人愛的的親情歌,可惜看不到野孩子的反應,總覺得野孩子會特別有共鳴的說。

恭喜椅子樂團驚險地跨入七強,我真的沒想到他們能留下來。現在他們不指代表台灣樂隊,還成為了南方沿海樂隊(康姆士、超級斬、五條人等)的唯一「剩」鬥士了。

Hyper Slash - "Blue Luv"

誠如大張偉所說,超級斬是每個舞台都全力以赴,盡情釋放熱情與活力的樂隊,令人尊敬與真心喜愛。

也差不多是時候讓超級斬唱一首 emo 的歌了,這首《 Blue Luv》情緒充沛旋律討好態度真誠,《樂夏》的樂迷們連這首都欣賞不來那就……拉倒吧(你們這些無聊的大人!)。

他們的舞台燈光設計讓我想起藍色百合花花瓣,值五個雞腿!而 Hyper Slash 也正如百合花花語所說:年輕、純真、勇氣可嘉。

又,那些跟我有一樣疑問,想知道椅子的伯元和三位超級宅有沒有聊上天的朋友,我找到解答了……

椅子樂團 樂隊的夏天 VLOG 4 好朋友們篇

說了很多超級斬難為情的事情的 Repo

HAYA── 《遷徙》

把最好的留到最後。

HAYA 是我心目中的本期最佳。雖然他們的片段只有別的樂隊的一半時長,還被插到了兩隻「更重要」的樂隊(馬賽克和重塑)中間,但金子放到哪裡都會發光,《 遷徙》便是如此,縱然被刻意擠壓,它的主題和立意都深刻真摯,不容忽視。

所以,現場的投票是怎麼一回事?

  • 大樂迷: 29/40
  • 專業樂迷: 16/30
  • 普通樂迷: 139/200

HAYA 做錯了甚麼?環保主題太高深了嗎?《 遷徙》對工業發展的批判已經比宮崎駿的動畫要溫柔了喲。還是說,講大自然大地母親這類主題已經不夠「流行」了?不能博人眼球了?現場的投票讓我感覺樂隊「外在的形象」比「表達的精神」更受到關注。Haya 表演完畢,沒人敢談主題,卻把話題扯到了馬頭琴的改革上面。為甚麼之前那幾期不問問全勝的想法,這期反倒特別關注了呢?除了把「內核」這部分的討論輕輕帶過,更可惡的是,節目組硬要播一段張亞東的註解,說甚麼這類音樂應該更具實驗性和挑戰,更加世界……

我覺得剪輯師是斷章取義,故意把張亞東剪得如此討人厭的吧?不過,就算是這樣,他那堆「應該這樣應該那樣」也足夠讓我好好吐個槽了。

為了掩飾他們的不專業,中國的綜藝節目特別喜歡安排一位行業大佬來教觀眾如何欣賞節目的爛。在《 樂夏》裡,主持人馬東沒有樂隊圈資歷,當不了,周迅被節目組當成花瓶,而大張偉太有常識,所以這教學重任只好落到張亞東頭上。

我搞不懂,為甚麼張亞東許多次的發言都能表現得那麼傲慢自負,那麼理所當然? 他為啥可以把沒有共情能力當做一種優點?他聽音樂的時候是光用左腦聽,只顧著分析邏輯與技巧嗎?

知乎:張亞東說 HAYA 作為世界音樂應該更世界,不應該一味懷舊,你認可這個觀點嗎?

節錄一點網友回應好了:

XY LIU:「世界音樂這個唱片分類,或者說一種美感的表達定位,其實是當話語權在我們手裡時,我們以自己的主流體系為基准,通過所謂音樂工業,來幫著給人家的音樂定的位置。但問題是,人家的音樂就僅有這種嗎?或者說,只能表達這種嗎?蒙古是不是一定就是白雲牧歌?西藏是不是一定就是容中爾甲?非洲是不是就是各種節奏型變換的部落獵奇?當我們用唱片產業的『世界音樂』分類來思考這些音樂時,其實本身已經會不自覺地用一種對所謂『不那麼先進文明』的獵奇來想像它,田原、游牧、黃沙、大漠,無不如是。馬頭琴一響起,它就符合那麼幾個想像的點。」

大米哥哥:「丁太升有點小難過,我不難過,我很惡心。逼格高出了他們的想像力,所以給了低分,天天逼格掛在嘴裡,突然看到一個民族特色的,融合家鄉情感的,世界環保主題的,綜合性的一個表演,有點不知所措,正在談情說愛吃甜品回憶前女友呢,咣當一個悲情烤全羊,味太大,評價不了,不給分了吧。」

其實大米哥哥還講了幾句比較凶猛的話,基於「八卦是一定要分享」的原則,當然也要貼在這裡囉:「但是張亞東覺得他可以評價。可是他基本邏輯都沒有,基本文化素養都沒有,基本人格尊重都沒有。(本來下意識覺得他後代都沒有,後來想起第一任有的,只是他從來沒提及過,這裡多說幾句,這個人喜歡一切美好的事物,女人,音樂,一直逃避和恐懼面對不好的,缺乏安全感,敏感脆弱,有品味有技術無才華無擔當特物質,很多地方和竇唯相反的。他一切的表現基於這個核心就跟容易解釋。)」

謝謝大米哥哥,我心情真得變好了哈哈哈哈哈。

還是來看看主唱黛青塔娜怎麼說吧。

「樂夏把我說的話剪輯後,用最柔和的方式呈現出來,雖然這會讓整個表達部分不完整,但我完全理解。那些最痛徹心扉的事情是不被允許發聲的,樂夏也不會被允許。我們都在夾縫裡生存。《遷徙》候鳥遷徙為了生命的延續,牧人遷徙為了天地的生生不息,我們遷徙向著何方?如果科技和文明它還是以不可再生的資源做代價,它還是以侵犯的方式蔓延,那我們依然處在人類的另一個野蠻階段。有你也有我,我們走在這個混沌世界裡,沒有一個人不在裡面。我從未說過,我們就應該游牧,就應該怎麼樣,我們一直在告別不是麼,只是在這個過程裡,那些質樸的人,質樸的故事,心痛的離別,總是打動著我,我們選擇這樣的視覺,選擇的這樣的思考。就這樣。既是在這個夾縫裡,我們也要讓這個夾縫散發著光芒!

回想起錄《遷徙》時的細節,第一次彩排調音是在早上,音響總監金紹剛老師,導演們,樂隊大家在麥克風裡互相道早安,互相鼓勵開心的開始一天的工作,當整首歌的第一遍結束後,大大的場地是一片靜默。然後聽見金老師說:『來,讓我們繼續把它調到最好。』美麗的雪導說:『把紗布上再來些血漬的效果。』我們很感動,我們用紗布包裹的設計一開始沒有血跡斑斑的效果,因為我們擔心審核不通過。而這一刻有一股力量大家正在互相傳遞。演出前的最後一次彩排,金老師說輕聲唱,省著點兒,導演說讓我不要再用力,這首歌太消耗了;後來她上台流著眼淚和我們擁抱。演出時等待大屏幕生升起的一刻,忽然很想喝一口酒,就問舞台導演黨黨,沒想到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小瓶威士忌,我喝那一口的瞬間,感到其實大家都一樣,為了這麼一件事兒在拼!那麼多人撐起這個舞台,後台隨時都有席地而睡的工作人員。那天晚上正式演出的時候,我和希博碰撞的最後一下,我的腦殼被重重的撞在地上,我聽見了撞擊地板的聲音。

舞台就是我們修煉自己的道場。感謝樂夏,感謝這個舞台讓我暢所欲言,哭笑都無需克制。謝謝這幾天一直在為《遷徙》為 HAYA 助力的網友們,我看到了很多令人動容的話語,為此票數早已經不重要了,我們獲得的是更寶貴的情誼,深謝這份共情。」

希望她這段話不要被微博刪除,所以我全文轉貼了。

又,雖然剪輯師在我這兒是拿不到雞腿了,但我又想到或許不這麼剪輯,HAYA 的舞台就過不了審核,呈現不了了……

果然,當藝術不准談論政治,藝術就只能討論政治了呀。

"All of that art-for-art’s-sake stuff is BS. What are these people talking about? Are you really telling me that Shakespeare and Aeschylus weren’t writing about kings? All good art is political! There is none that isn’t. And the ones that try hard not to be political are political by saying, ‘We love the status quo.’"

──By 沒有上《 樂隊的夏天》,也沒開雜貨店的 Toni Morris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