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likKaku

#焦慮日記 寫著身軀的記憶 雖說不是唯一,但卻想自私的鉅細靡遺的記錄下來。 那就是 日記

過程

發布於

日記2019.10.1

因為想找回原本就擁有的勇氣與溫柔,才會想尋求幫助。
消失了太久了至今還找不會來。

搶掛號、領藥、排隊,令人心煩或開心的事情都可以在這個空間裡感受。在上午八點的時候來到這個空間和大家做著一樣的事情,長到30歲才明白原來掛到號是這麼不容易。

穿越一群一群的人,只是想從護理師那裡知道是否能加掛號,但是看著一位醫師需要看診四十位以上的病患,口氣是問的很心虛。加掛失敗,又再一次穿越人群回到掛號台,請工作人員安排可行的醫師。掛到了下午兩點的診,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安心的感覺,但卻要再花快一個小時的時間回家等待下午的來臨。在回家的路上,身體一直喊著好累好累,腦子想著下午要再回來這裡嗎?
反反覆覆想著,之後陷入圈圈睡著了。

帶著睡意又出門了,當下滿後悔做這樣的決定。在和內心打拉鋸戰的同時又回到了這個空間,依循上午的記憶走到了要報到的位置。原本安靜的長廊,在兩點準時擠滿人,看著那些臉龐都像是普通人,但都擁有需要被幫助的一顆心。
這是第一次感受不到人們會自然散出的氣場,只嗅得出空氣中的緊張感,每個人面無表情坐著等待自己的叫號聲,這樣的感覺引出焦慮感。顫抖,不停的顫抖,本能的用意志壓制情緒,才能夠不哭泣。

一直等到護理師的帶領,走進欠缺設計感的空間,坐上沒有舒適感的椅子,用顫抖的聲音說出憂慮,回饋回來的聲音,不是那麼溫柔那麼有安全感,但卻能給予足夠的力量。因為在那時候的當下只能相信對方能夠找到方式,幫忙找回這空蕩身軀的靈魂。

接下來是兩個禮拜的療程,卻在第二天出現特殊狀況,不管回想幾次都會起雞皮疙瘩。
像是會出現在電影裡的字幕,浮現「現在好想拿東西傷害自己」,之後又消失之接進入一片黑暗。停頓約三秒回神後的反應,「剛剛在幹嘛?」
因為實在是太害怕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翻出包包裡的藥丸子,按照說明咕嚕咕嚕吞下去讓自己直接進入深沉睡眠。

從開始服藥的那天起,都在算還剩幾顆要吃。
從深沉睡眠醒來後都會換新的靈魂進入身軀,都會有種今天是新的自己的錯覺。
十四天的療程,因為藥丸子的能量,壓制住焦慮也同時控制了喜怒哀樂。四種情緒都只能發揮百分之四十,其實滿痛苦的。

到這裡腦子又開始反覆思考,這樣的決定對的嗎?


 人們說要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會需要不停的將時間到轉,才能切確的對症下藥。
天曉得這洞要挖得多深才有辦法解決,要多痛才醒過來!!

柯泯薰-等妳擁有勇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