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sHuang

在東京生活第七年的台灣人 紀錄分享在東京的生活、旅行遇見的人、喜歡的咖啡店 偶爾抒發一些工作心得和個人心情 |ars90205@gmail.com|

Aris@Tokyo|日常雜談|沒有經歷到也很好的事

發布於
修訂於

上週四晚上10:40左又,關東地區發生了近期最大的地震(大約4-5級)。

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在外面吃飯,差不多在10:30散會各自搭車回家。才剛搭上回家途中的電車,過了30秒左右,全車乘客的手機不約而同發出響亮的警告鈴聲。因為鈴聲實在刺耳的有點驚悚,一瞬間不禁心跳加速,想著究竟是發生什麼事(已經有段時間沒聽到這個警示,一時之間沒想到會是地震。)仔細看手機螢幕,原來是來自氣象局的強震預告。

氣象局預測到強震來臨時,通常會在10秒前左右發出這樣的緊急通知到民眾的手機,讓大家先有心理準備

不過日本人們不愧是地震老司機民族,即使來自手機的警報聲大響,大家還是面不改色的繼續滑手機。不久後電車到站,列車長宣布目前正在等待地震結束,確認沒有危險之後才會再度發車,請大家稍作等待。原以為會有什麼劇烈的搖晃,神奇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處在地下三層的位置,又或是列車有什麼特殊裝置,總之站在電車裡毫無任何感覺,連一點輕微的晃動都沒有。

此時,收到兩個在東京的朋友訊息來關心地震狀況,這才發現震度比想像中的大很多。

又過了5分鐘左右,列車長再度宣布,因為地震的關係,必須徹查鐵路狀況,預計發車時間不明。因為下一站就是我家那一站,當時就想「反正才一站距離,不然就等一下好了。」結果這一等就是天荒地老QQ

30分鐘過去,再發車的消息還是無聲無息,這期間陸陸續續有乘客下車,(可能是去搭計程車了)看著時間已經11:30,我也終於宣告放棄,離開電車快速步行回家。到家之後已經12點了,趕緊洗澡整理一下準備就寢,還好隔天是在家工作,心情上的負擔小了很多。

隔天上班登入工作群組後,同事們紛紛討論昨天的地震搖得有多大、很可怕......之類之類的,由於我完全沒有參與到地震發生的當下,昨天回到家後也沒發現家裡有什麼東西掉落,因此完全無法對其他人的心情產生共鳴,儼然就是個話題邊緣人。

這讓我想起多年前,當時高中二年級的我報名了高一新生的迎新活動,擔任某一班的小隊輔。那是一個兩天一夜的活動,第二天的早上大家到操場集合要準備進行朝會時,當時我正邊點人數邊和帶班的高一學妹閒聊,一時間突然聽到許多人的驚呼,下一秒背後就傳來一個「砰」的物體墜落聲,接著就是現場一陣尖叫和混亂。

身旁的學妹抓著我說:「學姊,有人跳樓了!」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我自始至終都是背對身後的大樓,所以整個毫無頭緒,只能先安撫她們說不要多想,後續會有人處理的。後來教官和老師們紛紛來宣布趕快把新生們帶離現場,於是我們這些高二的隊輔們開始指引學弟妹前往另一個活動中心。

在移動的途中,我問了隔壁班的隊輔發生了什麼事,他說:「剛才有個身穿紅衣的女生出現在XX樓的頂樓(就是操場面對講台看過去的大樓),然後過不久她就就往下跳了,超恐怖的!」

後來聽校方說,這位女生似乎是附近居民,因為感情問題想不開所以到學校尋短(因為當時這棟新大樓是這一帶最高的建築QQ),雖然有趕緊聯絡救護車並送醫,但好像還是過世了。當天下午校方臨時安排了一個小小的法會,除了告慰往生者,也安撫在場的所有師生。

雖然學校呼籲大家不要對這件事多做討論,但是在當時的年紀,遇到這樣的事件還是會忍不住想要八卦討論,幾個有看到事發經過的高二隊輔們很熱烈的說著當時的經過,而什麼都沒參與到的我,只能邊聽邊回說「是喔」這種表層的回應。坦白說,在那個想要融入團體話題的年紀,當時確實有種「如果我也有看到,就能參與大家的話題了」的心情,如今倒是覺得,也許是上天的眷顧,才讓我免於經歷這個經驗。

在這件事發生後,那一年有幾個高一的學弟妹因為目擊現場狀況而產生心理創傷,因此暫時休學去療養。我也不曉得當自己真的目睹這樣的場面時,精神層面上有沒有辦法承受。也許有,也許沒有,無論如何,那時的我不需要驗證這件事,反而是個好的結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