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yMo

有些話一定要講

上車買票

今天早上看到豆瓣的一篇文章《被公共汽車拋下的人》網頁鏈接,其實寒假回國搞不清楚狀況的我,也經歷了類似的情況。

因為快兩年沒回國,我打算這次回去好好拜訪一下在北京和上海的朋友們,最後再回到家鄉。乘坐了十幾個小時國際航班的我,落地上海浦東機場,航班上的外國旅客一下子稀釋在中國人的人海中。我看到的都是和我一樣的人種、耳邊是我不用刻意去聽就能立馬聽懂的語言,我從受人冷漠的少數族裔一下子變成了dominate的社會群體,一股安全感伴著親切感油然而生。

進了海關,提了行李,一切都十分順利。這時朋友給我發來微信語音邀請,訊號不是很清晰,我聽到她說,

“我剛才結束加班,現在趕過去不太來得及。你去搭機場大巴二線,到靜安寺,我們在那邊會和。”

這時我還插著美國的電話卡,因為我的中國電話卡不知怎麼完全接受不到訊號,還好T-Mobile用戶在中國旅遊時有不限流量的優惠政策,所以我還可以跟朋友保持聯絡。我想我微信裡面都有錢,就跟她說沒問題。

我找到了機場大巴的站牌,雖然電子屏亮亮的,但顯示的是一張靜態的線路地圖,我很難判斷下一班大巴會幾點來。路邊只有我一個人在等車,拖著一個大箱子的我,站在上海的夜色裡,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找對了地方。往前又走了一點,我看到一個像咨詢處那樣的小屋子,貼著‘上車買票’的字樣,我心想那大概是售票處,看到裡面三個女生聊得熱火朝天的,我敲了敲窗子,問道,

“您好,我想要一張二號線到靜安寺的車票。”

“上車買票!” 其中一個女生喊了一句。

我心想自己是要買票啊,恐怕她們沒聽清?又問了一遍,對方還是一樣的回答。

我恍然大悟,這是上車(後)買票的意思。接著問她們,

“沒有現金可以買票嗎?”

“可以微信!”

我道了謝,不禁感慨快捷支付方式竟然這麼普及了。這時又來了一個女生在等車,我們一起等了大概二十分鐘,大巴來了,司機師傅下了車,開啟了側面的行李門,有那麼一個尷尬的瞬間,那個女生和司機師傅都沒有動。司機師傅一臉漠然,那女生略翻了個白眼,自己把行李放進去了。上了車,果然有一個阿姨拿著一個掃碼的機器跟大家收款。我順利支付,拿到一張蓋著紅章章的收據,後來一直保存在我的日記本裡。

大巴開得很快,從窗戶遠遠望去,夜裡的上海市區顯得那麼亮,這個充滿活力的城市離它的休息時間還早呢。

到了靜安寺,我在久光百貨門口又等了一會兒朋友。她說坐公交車過來,趕上晚高峰,壓車很厲害,讓我再等等。老實說,八九點鐘還這麼熱鬧的場景,我已經很久沒看過了。街上人頭攢動,公交車一班一班地來,但看著還是很擠,久光百貨裡還有不少在化妝品專櫃買東西的人。我感覺在這裡等人還是非常安全的。

最後我們搭計程車十點多才折騰回了住處。第二天,我跟著她去上班,幸虧她那站是終點站,人很少,我們上了車,她‘嗶’的一下刷完手機才想起來,

“你得先弄個公交碼。”

我完全沒聽說過這個名詞,接著她說,

“微信小程序你關注一下上海公交。”

見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操作,她拿過我的手機,操作了一下。因為T-Mobile得借用中國運營商服務基站,我的網路信號很慢,開出了兩站地,界面刷新了好幾次公交碼才出來。在路上,我練習了幾次打開公交碼,算是搞定了我在上海搭乘公共交通的問題。

在上海待了沒幾天,我剛剛感到自己可以熟練使用公交碼,就要離開了。回家待了兩天之後,我要買去北京的高鐵票,在使用12306的過程中又遇到了問題。因為我更換過一次電話號碼,新號碼又接收不到任何訊號,所以無法通過驗證買票。我試了正在使用的美國手機號,雖然在12306上可以更改國碼,但系統堅持說我的手機號碼格式不對,不允許我驗證。沒辦法,我只能去中國移動的營業廳問問看。

對方查了一會兒,說,

“欠費了。欠了20多塊(具體數字我忘了),因為聯繫不到你本人,所以這個號碼就被銷號了。”

接下來是開新卡的一大通流程,我等得無聊,隨口問了一句,

“那外國人在這邊要怎麼買票啊?”

對方理直氣壯地說,

“外國人也得有中國手機號啊。”

改了手機號碼,接下來兩天我又跑了一圈銀行,把綁定的手機號碼變成這個新的。因為手機號碼太新了,我自己也記不住,只能在備忘錄裡加了個名為‘自己’的聯繫人。銀行卡更新好之後,我又得重新綁定一次微信和支付寶,接著是更改所有我使用的購物平台上的關聯號碼。

這些事都忙完了之後,我輸入了各種身份信息,通過了12306的註冊,終於可以買去北京的票了。有了一個不欠費的手機號,我感覺在國內待著更自信了。

從北京南站下車,我打開微信小程序,搜索‘北京公交’公眾號,結果沒有。我心想不能吧,這跟上海還不一樣?我又搜‘北京地鐵’,還是沒有。這時我看到自助售票機,趕緊過去點選了一番,自信地掏出手機掃碼,然後,沒有訊號。這個地下建築把我的訊號吃掉了。

我的中國移動旁邊只有弱弱的一格。站在那裡的我有些後悔,怎麼就嫌貴不辦那每月幾個G的移動大禮包呢?跟人家說什麼不經常在國內,普通套餐就可以了。現在傻眼了吧。我又去人工票亭試了一下,同樣的情況發生了。面對著已經把收據撕下來了的售票員,我只能非常抱歉地給他看我刷不出來的微信界面,突然靈機一動問他,

“要不加個好友,你幫我買張票,我轉個紅包給你?”

售票員的表情也有些一言難盡。我說了句‘打擾了’,就退到一邊,問朋友怎麼辦。

“我試試能不能給你發個‘地鐵碼’。”

過了一會兒,

“嗯……好像不讓截圖。”

又過了一會兒,

“我試試用手機拍一張給你。”

朋友拍了一張,我好容易打開了那張圖,走過地鐵的機器,‘嘟’的一聲,沒掃過。

“要不你下個‘億通行’APP吧。”

我站在地鐵閘機旁蹭著那牛車一樣的網速下載億通行,一個戴著紅袖標的小夥子問我怎麼不去買票,我說手機沒訊號。後來旁邊又來了兩個外來務工的老夫婦,兩個人拎著大編織袋子往閘機走,明顯是剛下火車,也是搞不懂這個掃碼支付是怎麼一回事,在那兒徘徊了一陣,想拎著包直接跨過去,被紅袖標小夥子攔下。他指了指那邊票亭,告訴那老夫婦上那兒買票去。這對老夫婦去了十多分鐘才回來,等到他們進了地鐵,我的億通行還沒下載完。

最後我只能放棄搭乘地鐵,到另一個出口去搭計程車。計程車師傅盤了一路核桃,騰出一隻手開車給我送到了目的地。到了目的地沖我扭頭一笑,

“微信支付?”

後來我錢包裡總放著100塊人民幣,再不敢無鈔出門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