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Chen

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起心動念開始寫作

發布於
修訂於
物質短暫且可複製,但瞬息萬變,易受環境影響;心靈則恆久且獨一無二,但困難挖掘及分享。

我從小沒有喜歡的學科,只能在老爸及老師的淫威之下,逆來順受,力求不被責罰。

電影裡演的都是真的。我曾在教室走廊半蹲,排排站伸直雙手,努力地讓那根籐條不掉下來;也曾站在教室前當眾被鞭打小腿或手掌,或用雙手抱頭繞著教室青蛙跳。啊!那些慘綠的童年,想起來真是不堪。

雖然我對課業沒興趣,但我喜歡閱讀及寫作。

我喜歡閱讀,老爸也喜歡。他購書從不手軟,家中有成套的世界文學名著、古典小說及各種讀物。我除了讀遍這些書籍,每天還讀報紙副刊,每每讀到喜歡的句子,就細心地抄在筆記本上,副刊的文章就剪下來收在餅乾盒裡。

我也喜歡寫作。國中時,用難以駕馭的毛筆書寫作文或周記,曾抹煞我對寫作的喜好,幸好聯考解放後,又逐漸重拾寫作的樂趣。那時能寫甚麼呢?!少年不識愁滋味,總寫些風花雪月,寫些自己不了解也未曾經歷的事,寫完就藏在筆記本裡。

對了!我還寫詩,有首詩曾偷偷地參加童詩比賽得到佳作,那也是唯一一次參加比賽。領獎時,才發現得獎者都是小學生;當司儀喊道:「恭喜陳某某小朋友獲得佳作」,我一站起來,立刻博得滿堂大笑,令司儀尷尬地立即改口為「同學」。當所有得獎者一字排開,真希望有個地洞可以鑽進去,也對參加比賽後悔萬分。至於那首詩,沒有留底,到底寫了甚麼,如今也毫無印象了。

接下來的求學生涯除了國文課,幾乎碰不到文字,只有在畫社團海報或寫活動公告時,才發現文字的魅力及力量。入社會後,工作與文字更不相干,成天在數字及電腦裡打滾,書也越看越少了。

人生周折,當我離開職場出國念書時,又開始閱讀及寫作,只是讀的寫的都是學術論文。回國後到學校任教,改寫心酸的研究報告、專案計畫及校務發展計畫,這些有著SOP的產出,是升等或獲取經費的門檻,無情但有錢。


年輕時寫週記作文,只求交差了事;隨手書寫的隻字片語,則是孤芳自賞。因此,當臉書的雜記被按讚留言或在社群被同溫層陌生人追蹤時,年輕時的寫作夢想,似乎有了出口。

好友曾說過,愛旅行如我應該多分享些實用的旅行資訊,如:行程規劃、美食景點、交通路線等等。但我寫的都是天馬行空的隨想,沒有實用資訊,因為,資訊唾手可得,我想分享的是態度及心情。

多年前,一位夜間部同學在畢業許多年後寫信給我。他說,他被我在課堂上曾說過的故事深深感動,決定破除萬難去美國念書,如今,他已經是大學教授。這不是唯一的例子,我說的故事感動了學生,學生的故事回過頭來又感動了我。因此,每當我站在講台上都會自問,是我傳授的專業或分享的故事可以會為他們帶來改變?

方格子創辦人翁子麒曾提到:值得創作或閱讀的文章有兩類,一類是「省時間」,一類是「殺時間」。依我看來,「省時間」的文章,雖具有實用價值,可提升物質,幫助讀者或作者增加財富或技能;但「殺時間」的文章,卻具有精神價值,可啟迪心靈,幫助讀者或作者分憂解勞!

但「物質」容易複製且替代性高,也容易受到環境的影響;「心靈」則是恆久且獨一無二,但困難挖掘及分享。

對常撰寫研究報告及計劃書的我而言,撰寫「省時間」的文章並非難事,這樣的文章也許讀者較多,也較容易被搜尋。但,回到初衷,如果我寫的故事能感動或激勵人心,引起共鳴,才是我真心想要追求的。

朝聖之路的終點,聖地牙哥,有這麼一面牆,可留下你不想帶走的。 人往往想要的比實際需要的多太多(作者拍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