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Chen

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山居靜好,晴耕雨讀

發布於
春天用青楓的嫩葉及美味的桂竹筍拉開序幕,接著桐花及螢火蟲來臨,夏天有習習涼風及無盡蟬鳴,秋天有撲鼻桂花香,冬天還有落在屋頂上點滴在心頭的小雨及呼嘯的寒風。

2004年春天,母親因心疾住院,我在醫院陪伴。她提起長年住在公寓大廈,遺憾無法擁有自己的庭院,享受蒔花植草的樂趣。擁有一方天地,不也是我殷切的夢想?!如果我與母親一般,從年輕到老,始終記掛著無法實現的夢想,豈不是要抱憾終生!

那年桐花滿山的季節,曲曲折折地在苗栗找到一塊地,東借西貸地湊足了錢,辦了過戶成了「地主」。這塊地除了一條連接鄉道的小路,沒水沒電,地上滿佈著開著小黃花的蟛蜞菊,一人高的雜草則掩蓋著大大小小的石塊及被藤蔓纏繞的枯倒木。

我與老公胼手胝足,每個周末下去清除雜草蔓藤,撿拾石頭,並廣植樹木;天晴就露營,下雨就睡車上或汽車旅館,第二年蓋了一間小小的可以遮風避雨的木木屋。

十幾年過去了,原本不到100公分的樹苗長成三層樓高的大樹;木屋舊了,部分的木料也被白蟻啃爛。愛玩的大漢仔及Ruby跑失沒再回來,盡忠職守的Robert到天上成為小天使,而Yuki成為疼命命的新歡。

山居雖簡樸不易,但老天爺賜給我們許多的美好。

鶯鳥用婉轉清亮的歌聲喚起早晨,我曾嘗試錄音,但總不小心驚動它們而作罷。深夜除了唧唧蟲聲,最愛貓頭鷹的叫聲,咕嚕咕嚕地飛過屋旁的樹林,漸漸遠去消失在暗夜。一直好奇,貓頭鷹是否一邊咕嚕咕嚕,一邊轉動它的頭。

山居四季也各有風姿,春天用青楓的嫩葉及美味的桂竹筍拉開序幕,接著桐花及螢火蟲來臨,夏天有習習涼風及無盡蟬鳴,秋天有撲鼻桂花香,冬天還有落在屋頂上點滴在心頭的小雨及呼嘯的寒風。

山居靜好,晴耕雨讀。

趁老公去巡水,採下已經變紅的咖啡櫻桃(四棵咖啡樹,有兩棵是自己長出來的),已經枯去的,落地後,明年又是一條好漢,樹上還有很多未成熟的,下回再採。等一會兒,也許去採些桂花,有些做桂花蜜,有些放在案上,且留一些在樹上,兀自芬芳。

咖啡櫻桃除去果肉後,會有帶著黏膜兩顆面對面相附的種子,去種子硬殼及銀皮,經過烘焙後才是我們常見的咖啡豆(作者拍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堅持是種美德,但美好卻稍縱即逝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