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手民

爲什麼我不看好IPFS

1. Web

IPFS的口號是Distributed Web。問題是IPFS根本不兼容Web。

Web是現在最好的內容平臺,甚至還是相當優秀的應用平臺。集分發(URL制度、HTTP)、加密(SSL/TLS,證書體系)、渲染(HTML+CSS)、動態內容(JavaScript)於一身。

Web無處不在,因爲Web瀏覽器無處不在,手機有、桌面機有、平板有、遊戲機也有……

Web有非常多的開發人員;大多數會用「上網」的用戶,也對Web有直觀的理解。

要顛覆Web,也就是要重新搭建過去二十年Web上的所有基礎建設:比如,地址格式、端到端加密體系、版面渲染引擎、瀏覽器、搜索引擎,等等等等。

這實在是太難了。

Web能做起來,是因爲Web之前沒有Web。現在有Web這座大山,IPFS要另立山頭,就必須回答一個問題:究竟IPFS比Web好多少,足以讓用戶、開發者和企業跳船?

目前看來,IPFS的唯一顯著優勢,是它是「分佈式」的,但這一點本身是沒有價值的。IPFS的「分佈式」,既不能保證政府封不掉,也不能保證作者刪不掉,更不能保證更便宜或者性能更好。

光說理論上分佈式有多好,但在實際指標上對Web沒有優勢,這樣是不夠的。

2. IPFS的現有缺陷

由於沒有端到端加密,所有的IPFS流量對運營商都是公開的:IPFS用戶什麼時候看了什麼內容,發佈了什麼,都是完全可以記錄的。

由於依賴互聯網,政府想要列出「某篇文章的讀者」的IP地址,也不是什麼難事。從這些地址推出背後具體是哪個人,往往也不難。

由於IPFS節點默認存儲下載過的內容,假如一個人閱讀了「非法內容」,那此人也會爲其他節點提供「非法內容」,即,從「非法內容」的消費者變成了傳播者。

IPFS因爲意識形態原因,沒有設計內容刪除機制。這個決策聽起來合理,但是用起來不合理:每個IPFS用戶必須手動檢查內容,承擔完全的法律風險。即使法院通過合法程序認定某篇文章爲誹謗或者侵權,也沒有任何機制可以讓節點自動下線內容,而是需要每個節點人工查刪:如果不主動刪,那就會繼續傳播內容,直到被自動定期清理掉。

IPFS並沒有提供「做節點的動機」。換句話說,理論上,一篇文章上了IPFS,那就刪不掉,因爲誰都可以當服務器爲其他人提供這個文件。問題是,爲什麼會有人會出現做服務器?這個問題不解決,「刪不掉」是不成立的。

IPFS不兼容Web。所以Web瀏覽器不能看IPFS內容,除非裝插件(可是很少用戶會這麼幹,其次移動瀏覽器基本不能裝插件)。要不就要自己下載一個App。總而言之,就是很麻煩。

區塊鏈上所謂「分佈式應用」,用戶量有1000個就算是大熱門了(除了炒幣和賭博)。IPFS提供的功能還不如以太幣和EOS,真是看不到它可以怎樣吸引到用戶。

3. IPFS的未來

Protocol Labs靠Filecoin收集了2.6億美元。有了這筆錢,IPFS肯定是不會死的。

可是,這並不能打消我對IPFS的顧慮:

它是拿着答案找問題——手裏拿着「分佈式」的錘子,到處找釘子;而不是自己有具體問題想要解決(比如做網站遇到了障礙),然後尋找答案。

反映在設計上,就是「面面俱到」:所有方面,它都考慮到了,都有方案解決;設計得很完美,取捨、放棄的成分似乎都沒有。

可是,並沒有哪個問題,IPFS解決得比所有人都好:翻牆不如各路專用翻牆工具,數據可用性不如比特幣,內容不如BitTorrent,通訊安全不如Web也不如Telgram……

如果IPFS不仔細選擇自己專攻的領域,而是繼續要直接把Web整個替換掉,然後把現有體制整個頂替掉,我估計是永遠沒辦法成功的。

4. 那怎麼辦

這是另一篇文章要說的內容了。

簡而言之,要再做一個通用的內容網絡,必須與Web兼容,纔有發展空間。而真正阻止去中心化的結構,是互聯網,所以要去中心化,要顛覆的是底層的互聯網拓撲結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