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市,再见!

哑羊

黑暗中的一丝光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啊,善良和理性的人更应该尽力聚拢,坏人最希望的是我们变成流沙。

何處是汝鄉

羅琳,跨性別,陰謀論

哑羊
回覆
吳郭義@wudunyi

也可能和人品无关,左派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他们要维护立场,立场比事实重要得多。罗琳的事情包括Dave Chapelle的事情,本质上都是左派内部争夺话语权和领导权的问题,就是谁应该站在歧视链的最顶端,谁把自己塑造成最弱、最惨、最苦、最被压迫,谁就站到了顶端。

哑羊
回覆
吳郭義@wudunyi
因為他言行粗俗

这只是一个表面的理由,川普和夫人出现在公众面前比白痴拜登夫妇在公众面前体面多了,真正的根源仍然是政治理念和政治议程。

哑羊

"他們拒絕辯論,或者說他們其實並沒有辯論的能力。他們唯一擅長的就是使用現成的標籤,把這些標籤一遍遍地復讀作為一種攻擊手段。"

美国已故保守主义者Andrew Breitbart指出,左派无法在辩论中取胜却依靠媒体和媒体控制的叙事取胜的事实。奥巴马在一次活动中号召青年们不要只做键盘侠(social justice warriors of social media),要走出去以行动改变世界(听上去很美好是吧?),而改变世界要从"一个故事开始"。通过一个故事、通过叙事,来一点点改变人们的观念,说白了就是一种洗脑术。

在川普当选之前,两党无论谁上,只要大选结果出来,至少表面上大家都还是认赌服输的,也尊重程序正义。但是自从川普横空出世,既不愿赌服输也不尊重程序正义。两党竞选,普通选民本来就会选择其中一方支持,无可厚非,选民也会被称为某某支持者,但是对于川普,只要是支持他的,一律不假思索称为川粉,这一称呼已经直接给定性了,就是支持川普的就是疯子坏蛋,连学者比如林三土都是直接把川普的支持者当做问题来看待的,只把川普和川粉当作病灶,这一行为本身不是对于川普及其支持者的污名化,而是赤裸裸的罪化,是对于一种政治观点和价值选择的罪化,没有分辨余地。他们原本就不是为讨论而来,他们就是为审判而来。

为什么卡尔·施米特对中国来说重要

哑羊

"OBOR就是一只地缘策略的特洛伊木马,是“中国梦”的化身。"

也可能实际的效果是逆向木马。

長津湖的冰雕連和大陸非法武裝團體的認知失調

哑羊

"他自以為這個蘇聯的前附隨組織是一個革命的,有理性的,民族的黨派"

您这是把他拔高了,他没这么有智性和人性。

对于习和他的党派来说,能维护他们的统治、满足他们的权力欲,就是他们的一切行动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