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羊

我从铁屋来,想到自由之地去。

两位不一样的教宗:方济各和他的前任本笃十六世


2020年11月26日,现任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在New York Times上发表文章A Crisis Reveals What Is in Our Hearts,文中谴责那些政府封城政策的抗议者自私,认为他们不为别人着想,只考虑自己的自由,并说:“寻求共同的善远远超过个体的全部的善。(Looking to the common good is much more than the sum of what is good for individuals.)”


这篇文章发表的时间距最高法以5:4否决纽约州长Cuomo的关闭令(Shutdown Order)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州长的限制令禁止酒吧、餐馆、健身房等场所营业,禁止居民住宅内外超过十人的聚集活动,禁止前往教堂的宗教活动。与此同时,加州州长Gavin Newsom部分限制公共场所的活动,比如不允许人们去教堂参加礼拜和牧师布道,但是允许脱衣舞俱乐部营业,也允许售卖大麻和酒的店家营业。加州的一位牧师Rob McCoy为了能够举行布道活动并抗议政府的这一不合理的禁制令,在布道的时候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宣称自己是进行脱衣舞表演,以使自己的布道是合法的。


教宗方济各的文章在此时发表,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一位从小就是天主教徒的古巴裔美国人Robby Starbuck发表推文宣称,他所认识的天主教徒96%都受不了这位教宗,教宗轻视个人自由,是一位相信可以为更大的善而做事(谁来决定?)的社会主义者,他反对自由的姿态意味着他仇恨美国的根本价值。


现任教宗方济各是天主教会第266任教宗,本名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戈里奥,耶稣会士,意大利裔阿根廷人。要想了解这位教宗的神学思想,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耶稣会士,一个是阿根廷人。

方济各是首位耶稣会士出身的教宗。耶稣会由罗耀拉在1534年创立,有军事背景,其宗旨是绝对效忠天主教会和教宗,在当时对抗新教改革和其他异端思潮的活动中非常活跃,很多耶稣会成员担任了异端裁判所的法官。教宗克莱孟十四世于1773年解散耶稣会,据说与耶稣会为了维护天主教传统神学教义而不择手段有关。到1814年,教宗庇护七世允许重新恢复耶稣会。贝尔戈里奥于1958年加入耶稣会,1969年成为神父。当他作为耶稣会士而当选为教宗,引起了基督宗教世界的巨大震惊。同为耶稣会士的Antonio Spadaro神父说:“他的当选,从某种意义上说使我陷入了危机。我们耶稣会士应该是服务于教宗,而不是成为教宗。”

就在贝尔戈里奥加入耶稣会并成为神父的1960年代,耶稣会集体作出了一个重大的选择,转向为穷人和社会正义而工作。这样,耶稣会站到了为穷人服务的大众运动比如解放神学的前线,解放神学起源于拉丁美洲。阿根廷人贝尔戈里奥的耶稣会士身份和解放神学背景在此交汇了。他完全接受了耶稣会转向支持穷人,对推动社会正义充满热情。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尽管贝尔戈里奥已经背离了虔诚的传统主义,但是他还是被一些人认为太过正统,被解放神学信徒和部分耶稣会士视为敌人。

2015年5月12日,解放神学之父古斯塔沃神父(Gustavo Gutierrez)以主宾身份出席了教宗方济各的梵蒂冈的一场新闻发布会,这传达了明确的信号。解放神学在塑造了之后的欧美文化走向的1960年代起源于拉丁美洲。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学思想呢?引用一下古斯塔沃·古铁雷斯的一段话吧:“只有彻底破坏现行的社会秩序,对所有制进行彻底的改造,由被剥削阶级掌握政权和进行一场社会革命才会结束依附。只有这样,才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或至少使这种过渡成为可能。”(古斯塔沃·古铁雷斯:《解放神学展望》,1974)

1984年,罗马教廷谴责解放神学是以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为基础的一种新的异端邪说。但解放神学论者无一不强调自己与马克思社会主义有根本上的不同:马克思主义是靠人力企图打造出人间天堂的理想,而“解放神学”则是人与上帝合作要让天国降临人间,后者因此有更高的成功可能,甚至是说,也只有解放神学有成功的可能。教廷的这份名为《关于解放神学若干问题指示》的文件由时任红衣主教拉辛格领导的信理部签发,拉辛格就是后来的第265任教宗本笃十六世,方济各的前任教宗。

拉辛格是德国人,一位学者型的教会领袖,在神学界享有崇高的威望和地位。他起初是一位自由神学者,1968年之后接受了保守派观点。在推选教宗前,他就以枢机团团长身份对枢机团的布道中告诫他的同僚不要被现代宗教潮流所干扰:“我们正进到相对主义的独裁中。它不承认任何事物是绝对的,它的最高价值是个人的自我和欲望。”成为教宗之后,本笃十六世提倡回到基督教的基本价值观以对抗日益增长的世俗主义。他把相对主义对于客观真理的否定尤其是对于道德真理的否定视为二十一世纪的主要难题。

这位在教会史上非常罕见的尚在世就主动辞职的教宗,无疑与他的继任者在神学思想上是格格不入的。一个细节是,2005年选举第265任教宗时,贝尔戈里奥就是竞争者,在选举中屈居第二,而拉辛格成为了本笃十六世。那时,拉丁美洲的教会就期待着能有一位来自于拉丁美洲的教宗,这个愿望终于在2013年变成了现实。如今,人们又在期望能出现一位黑人教宗,并把这种厚望寄予红衣主教Robert Sarah。就目前来看,Robert Sarah的思想倾向更接近于拉辛格。如果他成为下一任教宗,不知道哪一方应该庆祝胜利呢。


2020.11.29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