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羊

我从铁屋来,想到自由之地去。

天下大事| 被封禁的总统和7500万人

發布於

真是没想到啊,令人尊重的宪法学者,被下课和禁言的大学教师张先生,居然认为一个可以左右和操纵舆论的大科技公司封杀这个傻总统不侵犯言论自由。

张先生在微信公号默存写过一篇文章《禁言特朗普时美国言论自由的倒退吗》(2021年1月9日)。张先生说了:“言论自由是一种制度安排,主要是保护个体言论权利不被国家机器任意而专断地侵害。”好,第一,什么是个体?是一个具体的人、公民,还是也包括一个有巨大权力的公司、机构?第二,如果你认为这个公司是私营,所以它与总统相比是弱势、禁言一个总统与公权无涉,因而与你的被禁言相比就具有了正当性,那么,一个可以禁言总统及其支持者的公司是不是一个权力比总统还大的第四权?别忘了,推脸谷苹已经行动起来联手封锁总统及其支持者的所有沟通和交流渠道,而这个总统是有7500万张选票的人。所以,第三,自然就要讲到张先生肯定熟知的沙利文诉纽时案,最高法为了保护新闻媒体能够自由报道当时的民权运动免于动辄被控诽谤罪和巨额赔偿而判纽时胜,原本就是倾斜性判决。然此一时彼一时,1960年代的人根本不能预知今天的世界会有今天的巨无霸超级大科技公司,而且其能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和政府抗衡。张先生如果仍然认为它不是政府权力所以是弱势,是否刻舟求剑了?张先生肯定也熟知230条款的争议,匆忙下此结论,不知为何。第四,总统只是三权中的一权,是处在受制衡的权力结构中的,在此时笼统地说总统是强大的政府权力,让人误以为这是中国呢。

张先生又说:“对言论的限制则是一种例外,主要是在言论会引起即刻而明显的危险,且无法通过言论对冲来及时消弭此种危险之时。”不知这即刻而明显的危险是什么。1.这是事前审查,美国的判例表明了美国法律在此事上的态度是可以事后追责,但不能事前审查。2.退一步讲,即便有危险,是对谁的危险?美国和美国人民?还是拜登和民主党?如果是对前者有危险,推特的依据是什么,推特是否有能力和权力做出此一判决?如果是后者,是否说明了推特并不中立,而沦为了党争的打手?3.如果说总统煽动了暴力,冲击了国会山,请注意,总统从对BLM和antifa到国会山,自始至终都是谴责暴力、呼吁law& order,这可和民主党不一样,blm 和antifa持续了几个月针对平民和商家的打砸抢烧从未被民主党谴责过(不知道张先生认为BLM 和antifa针对平民和商家的言论与行为算不算危险,或者认为他们的言论与行为是defensive harm因而具有正当性?)而总统的支持者可是纳税人,进的是原本就有权利进入的国会山。

最后一段话,马尔库塞的,我不翻了:“ with the concentration of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ower and the integration of opposites in a society which uses technology as an instrument of domination, effective dissent is blocked where it could freely emerge; in the formation of opinion, in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in speech and assembly. Under the rule of monopolistic media–themselves the mere instruments of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ower–a mentality is created for which right and wrong, true and false are predefined wherever they affect the vital interests of the society.”

清算已经开始了。

败坏是常态,不要期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