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人

客观不中立,中立不客观。

archive | The Baffler周常综述[2021.05.21]

發布於
The Baffler为美国讽刺杂志,本文为其译文。本周议题:纽约时报对LGBT的历史与自我粉饰;政治动员娱乐化;餐饮业愚蠢招聘;有专业技能、无整体视角者拔苗助长;议题流量利用;碰瓷诉讼;性与生命。
受译者水平所限,译文多有疏漏,欢迎无偿校对。
本译文遵循404条例 ver.2且禁止其中强背反行为,该声明不代表原作者立场。感谢配合。

原文:Fresh Hell


We Love the Gays! But Only When the Gays Are Nice! | 我们LGBTQ真是太厉害了!

这些年,《纽约时报》奋力与同性恋社群一分组融洽相处:那些家财万贯、娇生惯养的标本,被培育在婚礼公告上展现他们整洁的牙,随后入驻典雅的West Villiage联排房,《时报》天天早上进到那门廊,对自己的启蒙效果作个肯定。让过去成为过去,他们还真做得漂亮。那,在1977至1988年Abe Rosenthal冥顽不化的编辑之下,《时报》长期连刊登同性恋故事都拒绝,除非他们采取如下形式:例如William F. Buckley的1986意见专栏,要求给所有AIDS“携带者”纹身、禁止女性不绝育而与AIDS男患者结婚,又是如何呢?那,《时报》仅仅是在4年后,副编辑在编辑室病情发作,其AIDS诊断被公开时,才缓慢开始对峙自己的恐同情结,又是如何呢?那,就在今年今月,周二,编辑委员会敲定现在应指责酷儿,因为他们实在做过了头,要求禁止警方干涉Pride,一个纪念一次反警察暴力暴动的年度活动,又是如何呢?是,《纽约时报》,在报导1969那场暴动时专门采访警察且只提供一丁点背景信息的媒体,担心禁掉警察会伤害他们的感情。“不久前LGBTQ人士还兴奋地为每位出柜者与盟友欢呼,包括LGBTQ警员,”编辑委员会写道,而现在,反警暴抗议浪潮风行世界一年后,太多酷儿用政治诉求污染了Pride。但你看到《T:纽约时报时尚杂志》53页那披着$2,200 Prada外套的年轻模特有多时髦了吗?他化着满脸的妆!“化妆属于所有人,”《时报》这么说!看,我们走了多远!

Getting Sauced | 蘸酱

同时,热血虔诚的共和党们正在西边追求一些东西。奥克拉荷马州长Kevin Stitt宣誓他将坚决抵抗Joe Biden的“激进自由政策”与“素食主义议程”,保证奥克拉荷马免遭Chick-fil-A酱汁短缺

Apps for Apps | 衔尾蛇

〝apps:Applebee's、applicants〞

虽然蜂蜜芥末酱井可能在美国领军的神圣之鸡供应商那里干涸了,其它美式菜肴的古老机构正遭受比Zesty Buffalo酱更关键东西的短缺:剥削用劳工。Applebee's——玉米饼汉堡及其它放荡料理混合物之家——渴求着接待员、服务员、酒保、厨师与洗碗工,而迈出奋勇一步:任何人只要申请工作并完成面试,便能获得一张开胃菜券。能享受烤鸡云吞卷饼了,谁还想涨薪呢?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Nuclear Vodka | 感谢党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奇爱博士,反核讽刺电影。〞

就着这盘免费的马苏里拉奶酪粘液,请允许我们推荐一杯或许经辐照的上好伏特加,由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旁苹果酿成。由试图无害化在受1986核灾污染——现在仍有地下铀物质中核反应重启之威胁——之地恢复作物种植的科学家们提炼出来的这“原子”伏特加,一定会一鸣惊人,虽然品尝记录还没出来。乌克兰官员没收了这些核烈酒,理由为“酒瓶海关文件问题”。

Everybody Gets Bees! | 人民的蜜蜂

时不时,名人们就找到了心中改善社会的绵薄之力(你好,Bella)。而大多时候,他们做些罩在蜜蜂里摆拍,以昭示自己如何在超前沿养生法挥金如土,破釜沉舟,最终在45岁还能如此火辣之类的事。等等,Angelina Jolie这么搞,是为了在世界蜜蜂日昭示蜜蜂?蜜蜂是地球生命循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瞧,但同时有件事也挺重要,那就是昭示Angelina Jolie,盆满钵满的电影明星、六位孩子的单身母亲。

Keeper of the Flame | 护火人

转到德克萨斯,伟大之州。一勇士向Goop提起集体诉讼,指控该公司颇负盛名的$75“闻着像我的阴道”蜡烛实则是爆炸装置。满怀满屋飘香天竺葵与大马士革玫瑰之期望点燃这鞘蜡烛,该男子称它化作熊熊火球,好似划过夜空之彗星。他为这麻烦索赔$5×10⁶——不仅为他,那是当然!他也乐见钱财抚慰阴道蜡烛怒火受害者的伤口,比如伦敦的Jody Thompson。“蜡烛爆炸,释放巨焰,兼有碎片四方飞舞,”Thompson向一小报绘声绘色道。“我曾未见如此奇观。这整团东西都燃起火来,烫得无法触摸。房间里有了个火炉。”

Ah, Me So Horny | 夕死可矣

〝提示:The Baffler为讽刺杂志。〞

话题还在可煽动生殖器上,一性传播奇异真菌由17年后从中西部与东海岸地下钻出的小群蝉为人所知——该菌令其外生殖器脱落,而又欲火中烧。染菌雄性,即便无辜受阉,仍与雌性通交,而迫不得已时,它们也乐于假扮雌性,如果那代表更多性行为——管它是什么,只要性交更多、更快来。反正它们也活不了几周了。据一科研者观察,“大家都挺开心的,”它们也不像有任何痛苦——“也许是种渴望,听感恩至死〝乐队名〞之类,但无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