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观棋

世界很大,个人很小。

大胆来预测中国未来党与政府、党与法律的关系

(首先利申:我不是党员,也不是共产主义者,不承担任何国家职务,也不是五毛、小粉红。我写此文只是单纯对中国的治理思路感兴趣,纯粹做个探讨。)

在面对满世界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上,中国的制度尤为古怪。随便说一个:“政法委”是什么鬼?政就是政,法就是法,为什么要揉到一起?按照西方理论,完全不可理喻,而且十分邪恶。我也不理解,一开始我也反感。但事实就是中国各方面都崛起了,社会比大多数国家都要稳定。相信很多世界人民会不以为然,但也相信很多苦苦挣扎的执政者会眼红垂涎。

我们立足于现实去分析。历史经验证明,以中国之庞大,人口之众多,文化之差异,没有中央集权,中国不分裂也会地方割据而内耗。好吧,就算地方割据并没有什么,大家分家了还是一个宗族,只要老百姓日子照过,谁来统治也没所谓。可是你一旦分家,实力大减,你又如何跟那些以往靠殖民发家的、已高度发达的国家去竞争资源?由于世界实力的极不平衡分布,现在的内耗绝不会像春秋战国那样互相竞争、百花齐放,而是会像欧洲、中东伊斯兰世界一样被老美、中国和俄罗斯这种大国同时离间、各个击破。不会真的有人相信老美会对你负责吧?看看N多被老美撕裂过的国家,哪一个有好下场了?不要谈台湾、韩国、日本,没有老美允许,全球谁都不准发达,难道不是因为他们重要的地理位置,才有资格安心做一个围堵中国的棋子?而且这些棋子的民主化,哪一个不是老美的杰作?(民主化、理念相同才好介入、控制。)

以中国人天下一统的观念,哪个人愿意看到这个局面?哪个领导人愿意承担历史责任?

也许又有人会说,老美分裂中国,又不会杀中国人,民族还在。是的,中国抢占印度、非洲市场,也没有杀印度、非洲人,甚至还没有干涉他们内政。但是他们有工业吗?在中国大量便宜又好用的工业品涌入进去的时候,他们还有建立自己工业体系的能力吗?没有工业体系,他们的经济增长、人民收入,不就永远都有中国这个天花板了吗?民主化真是个好东西,那是对别的国家而言,因为我们可以利用民主内部的分歧去搅局,不知不觉中倾销了我们的东西。

我说这些,似乎与题目无关,但实际上就是共产党使命感的来源。这种使命感使其会牢牢把握中国的发展方向,在核心利益上不会有任何妥协的余地。也就是下面要论述到的理论基础。

世界对中国的恐惧,根源在于共产党实在太富有、太强大、太无拘无束,这个问题的根源其实就是党和法、党和政府关系太模糊。由于监控系统和军队武警,中国发生大规模动乱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我可以这样推测:未来党一定大于政府,但党不会大于法。然后,中国人会生活在一个没有自由、但是有民主的社会。这个自由指的是不超出集体主义的边界、不破坏党的领导和国家团结;这个民主是指基层普选,可能会扩大到人大选举。

中国的治理将会分两层结构,一个是党内,一个是政府。党大于政府是因为党要领导它、控制它,通过军队和行政来确保中国不会乱;党不会大于法是因为党不是一个人的,党由人组成,人是服从法律的;党有党纪,但党纪肯定不会大于宪法或其他法律。

但是如何能保证党不会变质?江泽民很早就提出了“三个代表”,强调党的执政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信任,那么党自身要对得起信任,就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学习能力、服务能力和创新能力,党内也一定会有民主,由党纪相互制约,甚至有独立监察(纪检委)。用党内的制度建设来保证党会自我革新、不会堕落腐化。

中国的治理通过这两层结构来确保内乱不会发生在全国,而是局限于党内范围,党内(中国权力中心)再混乱,社会不会乱。(我大胆猜测香港事件搞不定,就是党内的派系斗争没有结束,一旦结束,香港很快稳定)。这点是不是有点像联合国安理会?

大陆人再回应《回應「大陸人,不明白爲什麼我們被定義為不自由」》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