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K

终身学习,自给自足

关注麻麻(中年退休妇女)的心理健康--笔记

本人二十好几的年纪,独自一人在美国,父母在国内工薪阶级。最近由于疫情的反复、中国整体经济放缓、物价上涨严重、而他们的收入几乎没有增加,明显能感觉到他们的生活不太“爽快”。我父亲还好,作为男性看得比较开;但我母亲本来就容易多思焦虑,现在愈发的睡不好觉。我听着问题大概在以下几方面:

  1. 其实还是缺钱:母亲勤俭持家,总是想着自己不舒服能挺着就挺着;想着能省则省。我作为旁观者看来,在一些小事上花点钱让自己开心是很值得的,但母亲还是会思前想后这个钱值不值得花;结果最后不仅心累,也可能花了钱也没买到开心。
  2. 没有能产生心流的事情:我母亲需要每隔一天去我外公家几个小时照顾老人,所以她不能出去找日常的工作;休息的日子她也没有能专心做的兴趣爱好。其实也有可能是她觉得做很多事情都费钱,所以不舍得做。

其实我身上遗传了很多我母亲的特质:我也比较勤俭节约、也容易多思焦虑;我听着父母说母亲的失眠,其实感同身受——我从决定读博开始,其实也会受以上那两点的影响,睡眠也不是很好。但毕竟我受过更多的教育和学术训练,我终究还是有更好的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在这里尝试分析一下可能的破局办法。

首先对于我而言,我虽然很少但稳定的PhD津贴,我还有少量工作时候的存款。其实我的财务状况还可以——虽然大概率看不到存款的稳定增长、抗风险能力也不算最好,但出现财务危机的概率还是相对小的。而且依托于学校,有更多的免费娱乐项目(博物馆、演奏会、体育馆等)。所以对于第一点,我决定刻意降低自己对小钱的敏感度,也就是说抓大放小,假装自己不那么在意小钱的得失。我打算每月留出一些预算,这样如果有一些小东西我能负担得起、并且能让我产生很大的幸福感,我就可以毫不犹豫的买下来,而不费心力。至于第二点,还是说回我比我母亲幸运的点:我年轻、我受过高等教育、我在一所好大学里、我几乎摆脱了消费主义的那种低级快乐,所以我绝大部分时候可以在学习、工作、不费钱的兴趣爱好(阅读、文艺、运动)上达到专注的状态。综上,是我希望在接下来“既没时间也没钱”的PhD生涯中,努力保持自己心理健康的办法。

但事情对于我母亲还是更复杂一些。她可支配收入比我少、她受传统思想影响的时间比我久、她没有一个好大学提供免费的资源、她也没有受过我这样系统的博雅教育/学术训练。我父亲也关心她,想通过言语的“教育”让麻麻舍得花钱享受一点;但我知道并不是说说就有用的。当一个人觉得自己赚钱能力有限(父亲还是比母亲收入多一些),她可能会很不舍得给自己花钱(我经历过这段时间、以后可以展开说)。所以其实她最需要的,可能还是有亲人能豪爽的拿钱“砸晕”她,告诉她“拿去花吧~我赚钱就是为了让你开心,不用帮我省钱”。所以我好希望自己能有多一些收入,能每个月给麻麻足够多的零花钱,让她想去下午茶、想去逛街、想去做头发、想去买食材的时候都不用犹豫。总之如果我下面的办法还没有效果的话,我会尽量每个月拿出$100, 给麻麻当零花钱的。希望会有一些帮助。

除了纯“砸钱”和消费,我还是希望能帮助麻麻找到其他解决办法的。我提醒她专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重要性;建议她如果脑子里的思绪停不下来,就坐到桌子前把它们写下来,这样会帮助她平静并整理思绪;我甚至想给她留一些小作业,让她忙起来。明年家里可能要整修房子,所以我给她的第一个小课题就是把装修计划尽量想到什么就记录什么。希望能有一些帮助。此外,我还看了所在城市的老年人大学,里面有很多兴趣班,价格也不贵(几百块人民币),我也推荐给了她。真心希望这些能帮助到她。

总结一下,其实麻麻遇到的困境我在过去两年也遇到不少。因为我读博导致家庭收入下降;因为疫情所以日常社交被打乱;因为经济下行、所以整体预期都更偏向悲观。在这种情况下,的确是很容易depress的。我2021年也几乎两次走到抑郁的边缘,努力自救+一些周围人的关爱,让我现在有比较好的坐在这里。但麻麻身边的生活比我这里更像一潭死水,所以我很能理解她的难处。

我前几年读叔本华的《人生的智慧》,我很认同他说的所谓思辨/研究的快乐是很高级深远,远大于消费享乐的快乐。一个有天赋的人但天生没钱的人,为了追求思辨的快乐,应该过一种简朴的生活以保证财务稳定、能安心研究。我认同,我也是这样做的。我当然也希望父母也能一定程度上的体会“高级趣味”。但与此同时,我深知“此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这种话只能用来严于律己,是不能用来要求别人的。所以,我会分享我认为能帮助到他们的一些思想和方法,但我完全尊重并理解他们对“低级趣味”的需求。当初出国读书花了他们不少积蓄、现在辞职读博又要把赚钱报答他们的日程继续推后;虽然他们一直都很支持我,对我没有很高的期望、也从没给我什么压力,但其实我自己还是有压力的。我也只能小心翼翼的隐藏好这个小不安,日常努力学习努力生活,尽量帮助他们过好我读博这几年,祈祷这几年能顺利度过。其实 what drives me 并不是多么伟大的理想,不过就是想要变得更强,所以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其他想保护的人罢了;当然、还有一些些对世界的好奇和对智慧的追求。

希望随着我PhD生活的逐步稳定、随着covid的逐步好转(或者大家逐步习惯)、随着冬天慢慢过去,我们的心理健康都会触底反弹。

XOXO

W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