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Huang

微信公众号:unopnews 希望是有羽毛的东西,它栖息在灵魂深处唱着没有语言的曲子,永远不会停止。

漂白剂的奇幻漂流

在许多国家,漂白剂是一种日常家用物品,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钠--钠的次氯酸盐。顾名思义,作为一种化学产品,漂白剂的用途主要是用作消毒,降低织物的色素沉淀和消除污渍。由于效果强大且用途多元,最早发现并推广漂白剂的商用企业Clorox已经多年在《福布斯》杂志世界五百强名单中榜上有名。

按理说,没有一家公司不会希望自己的产品不被客户购买和使用。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美国漂白剂的主要生产厂商近日联合发表声明,紧急警告民众请勿使用他们的产品。许多人大为不解,好端端的消毒产品为何突然不能使用?

困惑的背后,是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这并不是因为漂白剂的质量出现了问题,而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本人在几乎每天定期举办的新型冠状病毒新闻发布会上提供的建议所导致的混乱。在4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如何能够消灭病毒时,一名国土安全部的研究人员得出了漂白剂可以在表面上消除病毒的结论。迫切希望疫情结束,然而没有任何科学背景的特朗普很快曲解了他的结论,进而自信满满地推论到:“我看消毒剂,一分钟就能把病毒消灭掉,一分钟就能搞定。有没有一种方法,我们可以通过在里面注射或者几乎是清洗的方式来做这样的事情?如你所见,它进入肺部,对肺部有很大的作用,所以研究一下会很有意思。(I see the disinfectant that knocks it out in a minute, one minute. And is there a way we can do something like that by injection inside or almost a cleaning? As you see, it gets in the lungs, it does a tremendous number on the lungs, so it would be interesting to check that.)”

这段思路混乱,语焉不详的联想,迅速引发了专业人士和医疗人员的巨大担忧。对于大量缺少实际教育背景的美国民众而言,也许他们无法有用响应的科学知识去理解注射甚至饮用消毒剂所带来的潜在危害。在马里兰,肯塔基,伊利诺伊,纽约等多个州,当地新闻发现有关于是否应当注射或者饮用漂白剂来消灭新冠病毒的来电比平常增加了数倍。万幸的是,不同于社交媒体上真假难辨的信息,新闻并未报道任何一起因为注射或者引用漂白剂而入院的听信者。

在发布会上,一名华盛顿邮报记者坐不住了,质问特朗普这段理论的科学依据何来。相比于回答他的问题,心中对于右翼媒体生态会作何反应的特朗普不屑一顾地指着这名记者,说到:“我是总统,而你是假新闻。(I'm the President, and you are fake news.)”

在这场混乱的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几名专家用着最为直白地理论警告这样做的巨大危险。肺脏学家Vin Gupta说,注射消毒剂“是一种常见的自杀方式”。新泽西州毒物信息和教育系统医学主任Diane Calello说,消毒剂进入人体后将会导致“严重的多重器官衰竭和人体血细胞直接爆炸”。不过几个小时,美国漂白剂的几家主要生产商就受压力所迫,通过发言人来澄清了两点似乎不需要解释的道理:1.漂白剂不能直接饮用或注射,否则会有生命危险。2.饮用或者注射漂白剂,将不会预防或者治愈新型冠状病毒。

对于特朗普而言,引发轩然大波不过是他再一次向支持者显示自己可以肆意戏弄左派的成功证明。在发布会上,指着自己的头,特朗普似是而非地侃侃而谈:“也许你能。也许你不能。我又不是医生。我是个,你知道,那啥很聪明的人。”而全新上任的白宫发言人,以在采访中针锋相对质疑并反讽采访者而闻名的凯莱·麦肯阿尼(Kayleigh McEnany)更是当仁不让,在媒体开始热议特朗普的建议之后迅速“反将一军”:“特朗普总统曾多次表示,美国人应该就冠状病毒的治疗问题向医生咨询,这一点他在昨天的通报会上再次强调,让媒体不负责任地把特朗普总统断章取义,用负面标题来吸引关注是不负责任的。”

在发布会上,坐在特朗普旁边不远的就是HIV免疫学家,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协调员之一的黛博拉.比克斯。令人失望的是,无论是在特朗普发言的过程中,还是在之后的采访里,比克斯都没有对这一几乎疯狂的建议提出任何的驳斥。而她的沉默,作为特朗普冠状病毒应对团队中少有的专业医学人士而言,是一种更令人绝望的悲哀。这意味着,由于惧怕部分右翼的凶残的媒体和政治机器,那些在政府中负责事物的专业人员为了保持自己的位置,选择将最基本的理智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上。

她的沉默不无道理:右翼新闻网站布莱巴特在特朗普宣称了漂白剂的“功效”后当起了推理大师,硬生生地望文生义,一口咬定特朗普没有说要求美国民众去注射消毒剂。不仅如此,福克斯新闻网也在不久之后用“媒体就特朗普关于消毒剂和阳光下治疗冠状病毒的评论而爆发”来暗示主流媒体断章取义地理解了特朗普的发言。在那篇数千字的文章中,直到第13段,我们才能读到作者认同特朗普“确实提供了这样的建议”,进而反驳了自己的标题。

比克斯也好,麦肯阿尼也罢,真正因为特朗普总统的谬论而欢呼激动的人,却是一群在国内鲜为人知的特朗普“死忠”支持者--QAnon阴谋论的相信人。他们深信,特朗普在发布会中提到“漂白剂”,是他们所坚信不疑的阴谋论再次被证实,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即将真相大白的预兆。

QAnon的原型,是匿名贴图讨论版社区4chan和8chan的参与者。这些社区的参与者对于讨论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反犹主义,宗教歧视,反政府主义等思想具有极高的热情,因为他们认为这些有违道德的所谓“思想”只不过是因为体制化的政治正确而被压迫。作为一个此前从未担任过政府要职,并且参选途中多次发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言论的特朗普对于这些人而言,就是“美国重生的最后一根稻草”。

正是因为这样的思维,他们在2016年炮制了“披萨门”事件,通过“维基解密”所泄露出的希拉里.克林顿内部邮件资料中“披萨”一词多次出现,得出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中的高层人士在披萨餐厅的地下室中秘密举办人口贩卖和性侵儿童"的所谓推论。在听信了这一理论后,一名北卡罗来纳州的青年手持枪支闯入了被“披萨门”传播者声称正在举办“性侵儿童”仪式的披萨餐厅,枪击了天花板,口口声声说要“解救孩子”。这名青年的无知行为,造成他获得了四年的刑期。

在披萨门逐渐失去关注度之后,网络阴谋论者仍然对于在暗中阻挠特朗普的“深层政府”和所谓的“民主党虐童圈”等毫无依据的理论深信不疑。在2017年与一群军事高级司令与他们的配偶一起举办的晚宴中,在合影的环节,特朗普突然面对着众多聚光灯,不知所云地声称这是“暴风前的平静”。当记者一再追问这段话意味着什么的时候,特朗普指着记者,意味深长地说,“你很快就会看到了”。

阴谋论者如获至宝。他们认为,这是特朗普与深层政府艰苦卓绝的对抗中即将取得的巨大胜利,是黎明的曙光。很快,一个在4chan上自称为“Q”的匿名人士,自称是特朗普政府中的高级人士,开始在以“暴风前的平静”来做文章,认为特朗普即将会宣布拘留大批高级政要,挖出他们涉及人口贩卖和性侵儿童的确凿证据。当时正是特朗普被前联邦调查局局长,后来被指派为通俄门特别调查顾问的罗伯特.穆勒调查的期间。为了极力撇清相对不光彩的形象,“Q”在4chan上一再声称,特朗普只是在暗地里帮助特别顾问追捕真正的猎物:那些民主党的高要和“深层政府”的参与者。

作为近些年来影响力最大的政治阴谋论团体,QAnon的相信者在追溯自己的理论时会抛弃逻辑与现实,转而相信Q是唯一能够给他们带来真相的人,而其他的肉眼可观的现实都是一场“左翼高官和深层政府罗织的骗局”。当CNN的记者加里.图奇曼(Gary Tuchman)在2018年一场特朗普的支持者集会上询问一名身着QAnonT恤的女子时,留下了这样一段“传载千古”的对话:

"你觉得Q是谁?" 图奇曼问。
"那是一个十人以下的实体,拥有高安全级别的人员。"她回答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图奇曼问道。
"我只是告诉你它看起来是什么,"她说。
"看起来是什么,"图奇曼重复道。"所以你没有任何证据。你只是在猜测。"
"而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事没有发生。"女人轻蔑地反击道。

为什么QAnon的支持者会在特朗普公开声称之前就荒谬地相信漂白剂是“健康法宝”的神奇魔力?

长期相信乔治.索罗斯,比尔.盖茨等亿万富豪在暗中谋划“人类清除”的他们,坚定不移地会质疑每一年的流感等流行病,以及随后的疫苗注射会是暗中导致人类臣服于“深层政府”的社会工程。他们认为,漂白剂强烈的杀菌和消毒效果,正巧能够对抗这些“阴险的工程”,让人体百毒不侵。

QAnon的相信者,往往同样对疫苗的怀疑十分高涨,认为疫苗不过是生产自闭症甚至减少人口的一种危险的工具。在一些私密的Facebook社区,有一些“妈咪博主”甚至直接发布让自己孩子饮用消毒剂的视频,来作为“真正防止流行病的指导意见”。在2018年,由于QAnon的兴起,亚马逊等网站上有关于使用(注射,饮用等方式进入人体)漂白剂来对抗政府阴谋的书籍多达数十本,迫使他们将有关于漂白剂健康的书籍全部下架。

当然,因为亚马逊所有者贝佐斯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亚马逊的行为也不过就是QAnon眼中这个宏大阴谋的一个部分而已。而对于Facebook和YouTube而言,这些行为更加困难--这些账号就和打地鼠一样,只要拔掉一个,另一个马上就冒起来。两名自闭症患儿的母亲,梅丽莎.伊顿(Melissa Eaton)和阿曼达.西格勒(Amanda Siegler)为了对抗QAnon疯狂理论的侵袭,在Facebook上和YouTube上用着阴谋论者常用的通讯方式,一遍一遍地说服着母亲们不要给孩子饮用漂白剂。

为了进入这些团体,伊顿和西格勒将自己伪装成绝望的父母,寻找孩子自闭症的答案。一旦他们进入后,他们就会截图一些家长描述将化学物质喂给他们的孩子的帖子,而这些帖子往往有灾难性的结局。

"我的儿子不断地发出喘息声,"根据伊顿和西格勒分享的截图,一位堪萨斯州的母亲发帖称,她的成年儿子用次氯酸钠治疗没有效果。"他不会张嘴,"一位加拿大妈妈写道,她的2岁的儿子不愿意喝二氧化氯。"他尖叫着。把次氯酸钠吐了出来,然后翻倒在地。"

两人表示,自2016年以来,他们已经举报了100多名家长。他们还向Facebook报告了这些帖子,并将调查结果提交给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司法部和虐待儿童组织。

QAnon将漂白剂的使用变成了赚钱的把戏:以QAnon知名传播者乔丹.萨瑟尔(Jordan Sather)为代表的所谓“专家”自称通过稀释次氯酸钠与柠檬酸,研发出了一种名为“奇迹矿物溶液”的产品。在他们眼中,作为不被美国食药监认可的“奇迹”,它能够治愈自闭症,癌症,艾滋病,自然也能抵御新型冠状病毒。在其他地方,这项溶液在被网络平台禁止销售后,以“20-20-20”等花名继续存在着。在美国食药监的极力打击下,“奇迹矿物溶液”仍然被绝望的新冠患者,自闭症患者亲属们在暗中购买和使用着,几乎每次都能逃避打击。

在一些福音派宗教团体中,这种危险的思想尤甚。吉姆.亨博尔(Jim Humble),一个自称是大主教的墨西哥教堂所有者,声称他在南美洲的一次淘金探险中发现了“20-20-20”,并将其作为“政府不想让你知道的唯一新冠病毒解决方案”进行宣传和销售。在2019年8月,一名为了避免感染疟疾而服下“20-20-20”的女子当晚就不幸身亡了。作为“医学奇迹”的传播者一个个撇清责任,坚称这与自己完全无关。这些假药贩子如此的行为,在调查研究这些团体的记者看来,绝非出于“拯救世界”的崇高理想,而是销售所谓理想的绝佳利益。在采访中,这名记者痛心疾首地说到:“我真的想不到,推崇这些的人晚上怎么能安心睡得着。”

在另类右翼崛起的数年之中,已经有无数起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剧在不断地发生。在当今疫情愈演愈烈,美国确诊患者超过一百万的危急关头,不想着如何遵守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却一心想赚足黑心钱的QAnon相信者们,也只有在这样一个同样对于机制和同僚充满不信任,自信感爆棚而缺乏基本常识和尊重的总统的言论中,才能被极为危险地发扬光大。

好一出闹剧。

记者和新闻传媒的教育者们再也坐不住了。早在特朗普鼓吹漂白剂的疗效前,专栏作家玛格丽特.苏立文(Margaret Sullivan)就在恳求各大媒体,不要继续直播特朗普危险的,毫无有用信息的新闻发布会。在苏立文看来,除了不间断的自我吹嘘,频繁的媒体攻击和直白的弥天大谎(比如在3月中旬声称“有很多可用的测试”,羟氯喹对治疗新冠肺炎有奇效)之外,没有任何益处。

在这样的生态下,媒体正在被总统所奴役。当《纽约时报》报道了“特朗普每天都在花着大量时间看电视而不工作”的新闻之后,愤怒不已的特朗普很快邀请了两名对他明显更加友好的《纽约邮报》的记者进行了“白宫一日游”。在这场旅行结束后,两名记者发布了“特朗普工作十分用工,有些时候他连午餐都忘了吃”的新闻,来否定纽约时报的新闻。

以纽约大学新闻学教授杰伊.罗森(Jay Rosen)为代表的数百名新闻学教育人士联合署名,恳请各大媒体再也不要播报特朗普的新闻发布会:“在过去几周里,总统已经成为错误信息和医学上不靠谱,甚至是致命的建议的集大成者,使他成为误导美国公众了解COVID-19的最有力的力量。他曾利用简报反复宣传使用羟氯喹作为治疗药物,使药监局不得不对其严重的副作用发出警告,如果这种药物被用于此目的,会导致死亡。他曾建议给病人注射消毒剂来 "清洁 "肺部,引起了医学界人士的一片哗然,并迫使Lysol和Clorox公司发表声明,警告不要在身体内部使用其产品。虽然记者报道总统声明和白宫简报会的历史悠久,但以目前的形式,在这位总统的领导下,这些简报会已经沦为政治集会和总统诋毁敌人的论坛。记者没有义务协助总统扩大他的不满,也没有义务误导美国人民了解病毒的传播情况,以及实际上正在做和需要做的事情。”

这些教授愤怒的原因,是因为这已经是第无数次了。在记者马修.米勒的总结中,特朗普曾经建议将边境墙其涂成黑色,使其过于炎热而无法攀爬,给其通电,并用尖刺覆盖。据《纽约时报》报道,他曾考虑在边境对岸加装一条充满热水的护城河,里面放上蛇和鳄鱼。国土安全部和陆军工程兵部队的官员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建造原型机,并且不得不一再说服总指挥放弃不切实际、昂贵和不断变化的要求。他曾问过,为什么政府不在飓风登陆前就向飓风投掷核弹。尽管核弹会被条约所禁止,会沿着飓风的路径散布放射性的毒雾,而且对飓风的实际阻挡没有任何作用。政府的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被迫多次与总统就福西所说的损害公众健康的政策进行干预。

古今中外,这样的诉求可能是史无前例。特朗普危险的媒体特权,是否会被一瓶漂白剂终止?

参考资料:

Brown, Elizabeth Nolan. “No, Poison Control Calls Aren't Suddenly Spiking After Trump's Disinfectant Comments.” Reason.com, Reason, 27 Apr. 2020, reason.com/2020/04/25/no-poison-control-calls-arent-suddenly-spiking-after-trumps-disinfectant-comments/.

Hauser, Christine. “Makers of Lysol Warn Against Ingesting Disinfectants.”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24 Apr. 2020, www.nytimes.com/2020/04/24/us/politics/trump-inject-disinfectant-bleach-coronavirus.html.

Jay Rosen et. al. “Halt Live Coverage of Trump's COVID-19 Briefings: Open Letter to News Outlets from Professors of...” Medium, Medium, 27 Apr. 2020, www.medium.com/@journalismprofs/halt-live-coverage-of-trumps-covid-19-briefings-open-letter-to-news-outlets-from-professors-of-78c830ea14ad.

Lewis, Bobby. “Some Right-Wing Outlets Lash out at the Media after Trump Suggests Disinfectant Injections to Fight Coronavirus.” Media Matters for America, www.mediamatters.org/coronavirus-covid-19/some-right-wing-outlets-lash-out-media-after-trump-suggests-disinfectant.

Miller, Matthew. “Perspective | It's Not Just the Bleach. Trump Is a Catalog of Bad Ideas That Tax Resources.” 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26 Apr. 2020, www.washingtonpost.com/outlook/2020/04/26/ingest-bleach-trump-coronavirus/.

Moreno, J. Edward. “Trump Hits CNN and Washington Post Reporters as 'Fake News' during Briefing.” TheHill, The Hill, 24 Apr. 2020, thehill.com/homenews/administration/494426-trump-hits-cnn-and-washington-post-reporters-as-fake-news-during.

Sommer, Will. “What Is QAnon? The Craziest Theory of the Trump Era, Explained.” The Daily Beast, The Daily Beast Company, 7 July 2018, www.thedailybeast.com/what-is-qanon-the-craziest-theory-of-the-trump-era-explained.

Sommer, Will. “QAnon-Ers' Magic Cure for Coronavirus: Just Drink Bleach!” The Daily Beast, The Daily Beast Company, 28 Jan. 2020, www.thedailybeast.com/qanon-conspiracy-theorists-magic-cure-for-coronavirus-is-drinking-lethal-bleach?ref=home.

Sullivan, Margaret. “Perspective | The Media Must Stop Live-Broadcasting Trump's Dangerous, Destructive Coronavirus Briefings.” 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21 Mar. 2020, www.washingtonpost.com/lifestyle/media/the-media-must-stop-live-broadcasting-trumps-dangerous-destructive-coronavirus-briefings/2020/03/21/b8a2a440-6b7c-11ea-9923-57073adce27c_story.html.

Sullum, Jacob. “It's Not Fake News: Trump Did Actually Suggest That Injecting Bleach Could Be a Cure for COVID-19.” Reason.com, Reason, 25 Apr. 2020, reason.com/2020/04/24/its-not-fake-news-trump-did-actually-suggest-that-injecting-bleach-could-be-a-cure-for-covid-19/.

Timm, Jane C. “'It's Irresponsible and It's Dangerous': Experts Rip Trump's Idea of Injecting Disinfectant to Treat COVID-19.” NBCNews.com, NBCUniversal News Group, 24 Apr. 2020, www.nbcnews.com/politics/2020-election/it-s-irresponsible-it-s-dangerous-experts-rip-trump-s-n1191246.

Waldman, Paul. “Opinion | Please, Mr. President: No More Briefings. America Can't Take It.” 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27 Apr. 2020, 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0/04/27/please-mr-president-no-more-briefings-america-cant-take-it/?utm_campaign=wp_post_most&utm_medium=email&utm_source=newsletter&wpisrc=nl_most.

Zadrozny, Brandy. “Parents Are Poisoning Their Children with Bleach to 'Cure' Autism. These Moms Are Trying to Stop It.” NBCNews.com, NBCUniversal News Group, 21 May 2019, www.nbcnews.com/tech/internet/moms-go-undercover-fight-fake-autism-cures-private-facebook-groups-n1007871.

Zadrozny, Brandy. “Amazon Removes Books Promoting Dangerous Bleach 'Cures' for Autism and Other Conditions.” CNBC, CNBC, 28 May 2019, www.cnbc.com/2019/05/28/amazon-removes-books-promoting-dangerous-bleach-cures-for-autism.html.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