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Huang
AllenHuang

微信公众号:unopnews 希望是有羽毛的东西,它栖息在灵魂深处唱着没有语言的曲子,永远不会停止。

如果世界有良知,那么它不能遗忘蓝色女孩

            (原文2019年9月27日发于微信公众号unopnews)


对于伊朗而言,足球是至关重要,必不可少的一项大众娱乐活动。

被称作“波斯铁骑”的伊朗国家男子足球队,曾经出现过阿里.代伊,梅赫迪·马达维基亚,贾瓦德·内科南等叱咤风云的悍将,在亚洲乃至世界足球界,都是一个难以对付的出色对手。

在伊朗国家队的茁壮发展下,离不开伊朗国内足球赛事的完善系统。自2001年创立的伊朗波斯湾超级足球联赛中涌现了多支踢法强悍犀利的强队。虽然最为出名的队伍便是坐落在首都德黑兰,被美誉为“红色军团”的波斯波利斯,但是同样位于德黑兰,被称作“蓝色男孩”的德黑兰独立,也是一只不容小觑的队伍。

29岁的年轻女孩萨哈尔.霍达亚里(Sahar Khodayari),便是“蓝色男孩”的死忠。

她想和其他球迷一样,穿着深蓝色的球衣,进入到代表着伊朗国家荣耀的主场阿萨迪体育场(波斯语翻译为“自由体育场”),为健儿们呐喊,鼓舞,奉献自己热忱的爱。

然而她不能。

在伊朗的法律中,女性是不允许进入球场看球的,因为她们的出现会被视作“羞体”的暴露,是宗教法则中的大忌。

然而伊朗并非一贯如此。曾经的伊朗虽然被独裁者统治,但是波斯女性并不会像今天这样在胁迫下带着头巾,无法与陌生男性接触。曾经的伊朗全盘西化,致力于本土化许多来源于欧洲和北美洲的政治体系和文化习惯。

自巴列维沙阿与1979年被伊斯兰教什叶派伊玛目霍梅尼在一场革命中被推翻,将自己奉为最高宗教学者大阿亚图拉的霍梅尼便开始用神权合一的手段,将《古兰经》中真主的教诲(沙里亚法则)视作宪法,颁布了一系列落后而严格限制个人自由的规定,让宗教和神学士的力量永久的凌驾于个人意愿之上。

在这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莫过于伊朗革命卫队。这只武装部队不同于普通的军队部队,但是所作所行却神似恶贯满盈的纳粹党卫军。为了寻找在最高领袖眼中“亵渎伊斯兰”和他本人的苗头,他们会持续性的监控国内外的异见者,甚至不惜执行刺杀行动。

他宗教和精神上的继承者,自1989年实际统治伊朗至今的阿里.哈梅内伊,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但进一步大规模加强了革命卫队的影响力和攻击力,哈梅内伊还要求他们开始在大街上管理男女的穿着,女性在街上必须穿上全身遮蔽的布尔卡(burqa)和只露出眼睛的尼卡布(niqab),否则会立刻被扔进监狱。

只有到了国外,伊朗女性们才会解放自己,与平常人一般地穿着,在体育场上展示着自己对国家和国家队纯真的一份爱。

这张女球迷的照片,曾经在2018年世界杯时期成为了热衷的话题。这并非因为她曼妙的身姿和倾国的美貌,而是因为仔细一瞥便不难看出她在证件上的照片仍然带着遮蔽住头发的头巾。

对于无法离开伊朗的萨哈尔,就连亲临现场观看比赛都成了不可能的一场南柯梦。

她不愿意屈服。为了自己深爱的“蓝色男孩”,三月份的一天,她女扮男装走进了场中,看见自己的球队在亚冠的赛场上与阿联酋的艾因战平。安保人员识破了她的伪装,将她交给了警察。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并非个例:仅仅在3月份,就有多达35名女性球迷因为女扮男装观赛而被拘捕受审。

六个月后,她被要求在法庭上受审。她被检察官指控“公开场合拒绝穿戴头巾”并且“羞辱宗教官员”。

虽然法院并未下达判决,但是觉得已经看不到希望,看透了这个神权合一政权的荒唐的萨哈尔崩溃了。刚刚走出法院,她便拿出一瓶汽油,倒在自己身上,点燃了自己的衣物。

大火吞没了萨哈尔。尽管火很快被扑灭,但是全身96%烧伤的她数天后就去世了。29岁的年轻生命,因为想做一件在其他国家再也稀松平常不过的事,而被拘禁,羞辱,折磨,选择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这一场火,点燃了伊朗人心中的怒焰,更让足球世界哀愤不已。全世界最大的俱乐部纷纷对萨哈尔的死致以哀悼,并表达了对于伊朗女性连去球场看球的权利都要被剥夺的不解和憎恨。意大利的罗马俱乐部更是临时将绛红色的队徽改成了黄色,来宣告自己对于这起悲壮死亡的哀伤和不满。社交媒体上,#蓝色女孩和#萨哈尔成为了最热门的话题,无数来自全世界各地,无论是否是足球的粉丝,都聚集在一起表达着最诚挚的哀悼。

有许多球迷在场上举起了“蓝色女孩”的标签,来铭记萨哈尔的牺牲。

而她心爱的德黑兰独立,在伊朗政府的再三警告下,仍然在比赛上穿上了印有“蓝色女孩”的衣服。

对于亲政府的伊朗官方媒体而言,萨哈尔的抗争意味着对他们权威一次根本性的挑战。他们很快采访了萨哈尔的姐姐和父亲,并在采访和新闻评论中一再表示萨哈尔“有精神问题”,而这才是导致她自焚的根本原因。

在以难民身份逃离这个国家的作家罗娅.哈卡基扬(Roya Hakakian)来说,这套宣传想达到的,就是淡化萨哈尔死去的实际原因:伊朗神权合一的统治系统对于女性权利没有底线的压迫。在伊朗,女性无法自主决定离婚,结婚,和孩子的抚养权。那些抗议强迫穿戴头巾的活动家们经常被关进监狱,被骚扰,甚至被殴打。在2010年,一名因通奸被关押的女子仅仅因为英国报纸刊登了她未带头巾的生活照片,便遭受了99次鞭挞。

尽管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中女权主义浪潮近些年来得到了越来越高的赞同和认知,但是女权主义者们在谴责这些事上却往往犹豫不决。本土主义和种族主义者对美国穆斯林的偏见和歧视的日益抬头,进一步打击了美国女权主义者发表反对中东穆斯林妇女权利受到侵犯的言论。然而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谴责对穆斯林的仇恨行为并不妨碍任何人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政权下努力消除这些反人性的性别隔离。

在推特上,一群匿名的女性球迷自发组成的“公开球场(Open Stadium)”活动,大力转发和扩散了萨哈尔的故事,来吸引足球管理组织的主义,让她们的权利得到进一步的保障。一名匿名成员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对我们来说,在几个方面都很难开展工作,因为其他一些女权主义者反对我们。 她们说的总是'在伊朗比看球还重要的话题要多多了'”。敢问,如果连看球这样基本的权利都会造成如此恶劣的后果,那其他的改变谈何开始?

不过几天,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宣布,他们将会以足球最高管理者的身份要求伊朗必须允许女性观赛。然而伊朗并非没有出尔反尔过:2018年时,一场亚冠的淘汰赛上清晰可见许多“家庭”区域里站着坐着头戴头巾的伊朗妇女正在观看着比赛。为了提升形象,伊朗临时解除了禁令,开展了一场虚伪的作秀。比赛结束之后,禁令迅速重新生效了。

伊朗虽然建造着以自由命名的体育场馆,但是却不愿意授予所有公民自由。这样的场馆中,“自由”的意义又何在?

这个世界不能忘记那个为了改变,投身于烈火中的萨哈尔.霍达亚里,那个蓝色女孩。

参考资料:

Hakakian, Roya. “Dear FIFA, Remember ‘Blue Girl’ and Demand a Permanent Change in Iran.” The Washington Post, The Washington Post, 24 Sept. 201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dear-fifa-remember-blue-girl-and-demand-a-permanent-change-in-iran/2019/09/24/61ca6c92-defb-11e9-be96-6adb81821e90_story.html.

Lewis, Samantha. Death of Blue Girl Shines Light on Women's Rights in Iran. The Guardian, 20 Sept.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19/sep/21/death-of-blue-girl-shines-light-on-womens-rights-in-iran.

Noori, Hikmat. “Afghan Women Stand in Solidarity with Iranians after 'Blue Girl' Sahar Khodayari’s Death.” The National, 22 Sept. 2019, https://www.thenational.ae/world/asia/afghan-women-stand-in-solidarity-with-iranians-after-blue-girl-sahar-khodayari-s-death-1.913627.


0人点赞



日记本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