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卓

時間慢慢,炊煙緩緩,我們依然絮語呢喃, 對著自然對著動物對著晨光與銀河。 浪漫在我們腳下, 如同天上的鷹, 如同陽光在體內流動的樹。 而,我,一切美好,如同帶給我生命的源頭。

回顧人類圖在2021年的三大生命力

發布於
修訂於
50-27、61-24、19-49


家族迴路的防護通道(50-27)大大地影響了集體


通道50-27是防護迴路的一部分,它是關於捍衛價值,結構,社區和組織——部落和集體。同時關於建立一個安全的未來,並執行規則,以利生存。它也是為了確保適當的教育和培養年輕人理解的智慧。

這條通道在2020也是有定義的,但2021年它的質量將有所不同:它將更具有遠見。在法律、關懷、保護和規則的執行上可能會更加重要。

順便說一下,2022年我們將再次擁有這種潛在的能量!仍然會有更多的人站在一起守護我們的安全、我們的健康、以及整個世界或者任何需要保護的東西。

50-27通道是關於保管維護和相互支持的;我們能察覺自己在支持和關心什麼?但,凡事一體兩面,這條通道同時也容易被引誘去培育錯誤的人事物。在2020年可能吸取了教訓,但在2021年,火星和天王星在27.6對沖土星、太陽在41.3和41.1,90度的相位可能繼續成為一個需要面對的衝突。在2020年,為了避免衝突,可能會同意承擔太多不屬於我們的責任。

可是2021年,這條通道在6爻運作,所有卦門的6爻已經完成了5個步驟,站在卦象的終點,準備脫離,去尋找其他的東西,走向下一條爻。

這一年,除非我們能看到,只要我們關心並承擔責任(保持社交距離、多洗手與戴口罩)就能真正有所成就(和緩疫情指數)不會參與進任何(陰謀論中)也就不會被人利用。這一年可以是努力渡過或克服生存恐懼的一年。




個體迴路的察覺通道(61-24),頭中心和邏輯中心


察覺通道帶來持續的壓力,要探索奧秘、要解決重要的「為什麼」、會一遍一遍地思考事情,直到問題被解決讓頭腦有了寂靜。如果一個人在精神上不安定,這條通道會有很多噪音和對於現實的失真以及產生混亂。如果一個人精神平衡安定,他們的心靈是相當安靜和可以開放地接受突如其來的、意想不到、有趣的見解。尤其天王星在24.2▲,可以像是個天才般的洞察力。


我們已經在2020年的後期經歷了察覺通道。我們將在2021年繼續體驗它。然而,有區別的是:2020年的Rave 新年,察覺通道並沒有完全被定義,也沒有啟動頭中心。在2021年的Rave 新年,察覺通道是被定義的並且啟動了頭部中心。

與上一年相比,今年真的成了精神壓力很大的一年;關於思考、傳播和尋求隱藏的真相和理解的一年。這可能會讓人發瘋,但也能幫助他們進行劇烈的思想蛻變,並從中得到深刻的變化。

如果你的人體圖中有一個開放的頭中心,表示你的中心的顏色是白色,那麼你可能會經歷額外的壓力。在你的人體圖中任何開放的中心,你都會接收任何來自外部的能量並將其放大。如果你有一個開放的頭中心,你會接收並放大精神壓力。

如果你不知道要關注什麼樣的靈感和思路,真的會很容易迷失方向。

如果你正在經歷一段困難和壓力的時期,你的精神壓力也可能被放大。

另一方面,如果你知道什麼是值得思考的,這一年就會深受啓發。

失衡的情況下,處於陰影狀態的開放頭部中心會思考所有無關緊要的事情。大約70%的人類在這個中心是開放的,這意味著70%的人類有迷失在瑣碎思考中的傾向。在61號閘門處於開放頭中心的情況下,所思考的東西將成為一個不重要的謎團,而試圖去發現那些連發現都沒有意義的未知事物,沒有任何實用價值。24號閘門就接收了這些「靈感」,並繼續圍繞那些沒有實際意義或沒有關聯的事物上。

這些未知事物也許值得思考,但以人類的有限視角,我們無從得知無法肯定。這些問題可能是諸如 「誰創造了宇宙?」「它是隨機進化的,還是人為設計的?」。沒有人能夠確定,那又何必費心呢?

我是誰?(是什麼定義了我?)我不是誰?(什麼不是我?)我的生命是關於什麼?還有什麼?生命是如何運作的?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問題,迫使人類去調查研究。



家族迴路的整合綜效通道(19-49)


食用哺乳動物、哺乳動物是疾病的攜帶者、宗教,以及通往神秘途徑和經驗的入口我們已經講過了這條通道的世俗品質,它是關於婚姻結合、資源、關係的轉化和更大規模的革命。但這是一條非常複雜的通道,它帶有一種非常神祕的特質。

19號閘門是通向神秘途徑的入口,這條道路可能會在某個時刻以個體覺醒而告終。19號閘門也是我們(同質化的)宗教進程的開始,這是硬幣的另一面。

49號閘門是對神的敬畏恐懼。更確切地說,是對不可預測性的恐懼,也是對自然的恐懼,這相當於對神的殘酷而恐懼,從而害怕神的懲罰,盲目地遵守規則而不自省(2爻,49.2)。

49號閘門在失衡狀態下會因為極端的情緒狀態而喜歡殘忍。它可以使人腎上腺素飆升,讓人陷入殺戮的瘋狂。

譯註:狂戰士(Berserkers)是北歐神話與文學中的一種戰士,能夠進入一種類似被催眠(trance)的狀態,以狂怒的姿態戰鬥,進入狂暴狀態(go berserk)意思是改變形體(change form),此處意指「進入狂野憤怒的狀態」。資料/維基

19-49在神秘迴路上,而這種無我狀態在本質上就像是一種神秘的體驗。

提醒一下,「歧視」(凱龍在17.2)定義了 「我 」與他人之間的交匯點,在這裡我們被治癒或受傷。

所有的東西放在一起,似乎就完全符合聖戰的範疇。我這麼寫不是為了嚇唬你,但這兩者都是2爻(49.2和17.2),都是關於把一些東西放在那裏,這些東西可能非常有天賦才華,但往往都沒有被反映出來,但還是以最大的決心向世界喊話。

水星在49.2可以象徵宗教歧視,關於宗教歧視的積極討論,關於將某些宗教團體納入社會的積極討論,或針對某些宗教成員犯下的傷害,或某些宗教成員成為受害者(莉莉絲在3.5)——以及圍繞著如何防止這類事情的辯論,尋求更有遠見的法律(50.6)或共識(45)。

當我們在調查2021年全球階段的時候,已經講到26號閘門(以及整條26-44號通道)是鳥類、魚類、爬行類與人類之間的特殊跨越的連接,以及我們也談到了禽流感。

19-49通道是哺乳動物和人類之間的聯繫,在2021年,我們有兩個特殊跨越的連結在非常佔優勢的位置被啟動,而全球舞臺本身就是關於免疫防禦的。

總的來說,COVID-19不會是唯一在2021年挑戰我們的傳染病。

Ra在大預言說過:19-49通道會斷鏈,隨之而來的是吃肉的現象會消失。但是人類不可能(短時間內)因為世界將成為素食主義地球村而停止吃肉。

不再食用哺乳動物的原因,可能更多的是與感染有關。

屠宰場被證明是COVID-19超級傳播者的場所,許多屠宰場不得不在2020年暫時關閉。

除此之外,2020年9月,在歐洲德國發現了第一例非洲豬瘟(ASF),目前已成為新聞焦點。ASF是一種感染野豬和家豬的病毒性疾病,沒有治癒方法,而且通常是致命的。它對人類無害,但一旦傳播併到達了商業飼養者手中,將影響肉類企業。

近幾年來,ASF從非洲經格魯吉亞向歐洲蔓延,但也擴散到世界其他地區。2007年6月,格魯吉亞首次報告爆發了ASF疫情。當時,海王星正在49號閘門過境。

網路上有一個養豬戶的網站;「從2018年發現第一例病例開始,中國繼續應對一場跨越他們國家的毀滅性疫情。」

2018年潛在能量南交點在49.3。2018年8月24日在中國發現首例病例時,潛在能量南交點在19號閘門。提醒一下,今年的南交點在26號閘門,也就是魚、鳥、爬行動物、禽流感的跨物種的閘門。

另外是在整理流年資料的同時,有一些新聞陸續傳出,像是日本決定2年後排放福島核電廠的核廢水,專家們是這麼說的:日本大分大學(Oita University)輻射風險評估專家甲斐倫明告訴法新社,控制核廢水的稀釋濃度與排放量很重要,「科學家普遍有共識,(核廢水排放)對健康的影響很微小,但排放核廢水不能說風險為零,這就是爭議所在」。

倫敦帝國學院分子病理學專家湯瑪斯(Geraldine Thomas)表示,氚「一點也不會構成健康風險」,況且排入太平洋後還會有稀釋效應。她表示,碳-14也不會危及健康,反倒是目前海水中所含汞「應該比任何福島產品」更讓消費者憂慮。她還說會「毫不猶豫」食用福島海產。

日本經產省2019年規劃排入海洋或蒸發後排放進大氣等核廢水解決方案,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去年表示兩種方式「技術上均可行」。

跨物種閘門,是人體圖中的特殊閘門。

它們允許(並要求)不同物種之間的交流。26號閘門是鳥類、爬行動物和魚類的跨物種閘門。因此,任何在設計中帶有26號閘門的人類都會與這些生物有一定的緣分。這包括從在客廳擁有一個水族箱到每天午餐吃雞肉三明治。

鳥類和魚類就構成了人類日常飲食的重要組成部分,新聞中最熱門的問題之一就是我們海洋中的魚類資源在不斷減少。

這只是一個隨機的過境紀錄收集,不能與2021年的可靠預測相提並論。

但我們很可能會看到更多的任何類型的感染。

如先前所述,冥王星在26號閘門帶來了禽流感。 從那時起,禽流感一直在蔓延,但是並沒有失控(目前還沒有)。 這一年可能給免疫防禦(26)帶來意想不到的挑戰(51.3),禽流感或通過鳥類、魚類或爬行動物傳播的新感染(26)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在網路上搜索了一下,發現日本在2020年11月爆發了禽流感,歐洲也是如此。此外,在2020年11月,也就是這份報告發佈的月份,原因是丹麥水貂養殖場飼養的動物出現COVID-19突變,丹麥下令殺死所有水貂(一種哺乳動物)。

19號閘門是關於認識和崇拜動物之靈,49號閘門是關於獻祭動物。靈性動物是許多薩滿和人們神秘旅程中的重要因素。19號閘門是素食主義者,一想到吃肉就會噁心,49號閘門則是屠夫和肉食者。然而,49號閘門是關於形式的轉變,理想情況下,形式轉變不只是簡單地為權力而發生,而是基於最高原則。水星在50號閘門(價值和法律)和49號閘門可能帶來關於屠宰或吃肉的原則的討論。它有可能也會與宗教混雜在一起,例如 「我們是否可以允許西方國家的清真屠宰,或者它是否會給動物帶來太多痛苦?」

說句題外話,我覺得諷刺的是,在所有可能的哺乳動物中,目前成為問題的會是豬和非洲豬流感,這可能只是又一次確認西方人覺得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低人一等(17.2凱龍的歧視,豬在猶太教和伊斯蘭教中是不潔的動物,不得食用)。

關於尋找COVID-19疫苗,以人類圖來看在今年作爲2021年階段的26號閘門是涉及到促進免疫系統,49.2是關於通過規劃(有計劃的基因操作或改變)來改變形式。COVID-19疫苗是一種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 (mRNA為身體基因合成蛋白質時的中間產物) 計畫廣泛使用。人們將被要求接種改變形式的疫苗 (mRNA和基因片段,作為免疫系統的構造指令) ,在這樣做的過程中,他們將在細胞層面上改變自己的形態(身體),這是不可見,但卻存在的。

在2022年的Rave新年,26.5將會再次出現。金星將在26.5▽(免疫防禦,殺手細胞,但也是說服力)。執行金星標準的木星將在49.4▲(通過勸說改變形態)。這可能表明疫苗沒有帶來預期的效果,許多人的免疫系統將無法適應,也可能是人們會繼續拒絕適應保護措施,特別是在世界上那些保護措施變得嚴厲或被認爲可能嚴格的地方(凱龍將在2021年期間過境21號閘門)以及政府將建立宣傳活動的平台。

但在最根本的層面上,這可能是一個指標,表示在2022年,我們仍然在處理某種程度的免疫防禦。

如果正確運作權威與策略,那麼帶著入世課題來地球輪迴的你會調整到正確的軌道。

抖內按讚一生燦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