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 Chien

閲讀且寫作

世見聞錄其一:江南的封控春天

蘇州的春天終究是在封控中度過了,然而上海再一次把它拖入了泥潭。至於何時結束,無人知道。


題記:春節過後,筆者按例適吳待業。恰逢年後疫情,只得耽擱一月。三月下旬,以爲蘇疫將息,鄰市上海又罹此大難,卒不成行。本人雖只能「袖手旁觀」,日日讀報,亦不免扼腕嘆息。感于時世,作成此記。

在「疫情常態化」的社會現實下,某區市封控并非什麽新聞,封控區域内的居民一般也不會太過驚慌。畢竟三年以來,兩岸三地都是國際認可的防疫「優等生」。然而自從Omicron大流行以來,一切都好像重新開始了一般。從「武漢封城」,到「上海防疫」,變化的地方有很多,不變的地方同樣很多。接下來,就先簡單地先回顧一下去年發生了什麽事情。

衆所周知,去年下半年的日子很是艱難。雖然「泡泡」(Quarantine)在武漢之後一年多的時光裏成功地帶來了相當長的一段太平時光;但是在新變異株來勢洶洶的攻勢下,泡泡終究是破了洞。年底的西安疫情,一度牽動著廣大場外民衆的情緒。買菜難、看病難等諸多問題,基本上是出現一個才能解決一個,第一個遇上問題的人只能做受害者。相比之下,長三角地區就以「精準防控」而著稱,個中代表就是上海。還記得那家奶茶店嗎?就是因爲歸國留學生在禁足期間外出,導致店員染疫。然而上海市府尊重了流調結果,不僅沒有封城,更只是封控了那一家店面,周邊照常行動。社會面影響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這樣的封控措施自然受人歡迎。它既能解決問題,又不擾民生息,可以是說最爲理想的措施。在長三角其他地區也是如此。以筆者親身經歷為例,去年11月蘇州突發上海關聯疫情,確診足跡遍佈蘇城南北,THE9的畢業live也因此取消。城内一時風雨飄搖,然而在加班加點的核酸檢測之後,除去原先已知病例外,本地竟無一人傳染,不可不謂是奇跡。網民在網絡上辯論的時候,總是很喜歡拿這些事情作例子。只可惜,這些略顯神奇的事情終究只是鏡花水月,在Omicron的威脅下,封城又成了常態。雖然官方不再使用這個字眼,事實上也和武漢那次不太相同,但顯然也不是生活常態。

在農曆新年後的復工潮中,蘇州不幸地再次成爲Omicron的新目標。在復工企業的日常檢測中,突然發現一名無症狀患者。對於工業大市而言,這無疑是一道晴天霹靂。於是一切轉入慣常的行動模式,快速篩檢,以及該封則封。在剛開始的行動中,蘇州意外地發現這又只是孤例,民衆不免又回憶起了去年的故事,一時得以慶幸。然而在二月下旬的某一天,蘇州數處門診同時發現陽性病例,且與此前病例毫無關聯。顯然,這是社區傳播的徵兆。流言四起,也沒人出來解釋,氣氛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封控區越來越多,公共場所也越開越少。「大白」夜以繼日地工作,民衆居家等候。幸好中國人素有春節囤菜的習慣,一時倒也沒有斷糧之虞,加之有條不紊的社區管理,一切也就在二十多天后安然度過。值得注意的是,蘇州同樣也有爲數在三萬左右的外國居民,一些人還加入了當地的防疫隊伍。總的來説,這還是一段「尚可」的回憶。

接下來發生在上海的事情卻打亂了一切安排。「精準防控」突然閒就成爲了「精準外溢」。顯然,上海的「高位流行」也拖累了離它最近的蘇州。江南的春天終究是在做核酸的喇叭聲中過去了。至於上海如何,下回再見分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