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武汉人” ——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需要小心翼翼地说出这句话

Airla

说实话,每个人对自己的要求是否达成,是要经年教育作为理性的支持的。没有这个基础,只能强制手段了。我恰巧这段时间回国,最大的感觉就是国内的基础教育太糟糕了。

政治抑郁日记01

Airla

能理解作者想做实事的心情,然而你也要明白一点,道理并不是说给所有人听的。有人能听到你的声音,自然就有人会批判你。你所秉持的并非真理,因此也没有必要让所有人都接受。

我觉得自我抑郁的那种情绪多来源于不被人认同的孤寂感,然而作者你在这里根本就不是少数派,你只是你朋友圈或者知乎豆瓣微博上的少数派。因此自我心态调节很重要。

你看到了别人的框架和局限,有空记得跳出自己的框架看看自己

看《德国之声》采访

Airla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ould be the judge. And as a leader, she should prepare well for the upcoming negotiation.

为什么我要去暗网作死?

內地生的創傷與去留

Airla

作为激进派的local, 对未来比你更迷茫。你作为内地生,需要的是给自己一个答案,而local得为他们的行为买单。

总之,心安即是归处。对于内地人而言,我们自己在这过程中是否有所成长,或许比香港社会明天会怎样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