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喜欢道长啊。 一枚大学在读的乖巧(躁动)小透明。

第一次来到这里,就写写最初的想法。

我是大陆人,只是目前在美国读书。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个人其实觉得很悲哀,连发中文都要先告知自己在中国的哪个地方,好像这样就代表了一种立场。以前对台湾人需要这样,现在对香港人也得这样。我在出国前一直觉得我们会是一家人。

香港的那把火已经烧了几个月了。当港独嚷嚷着“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我就想知道,然后呢?一把大火烧光了我们的文明,明年春雪过后是打算人人食着草根热泪盈眶地表达对democracy的爱之热切吗?

哦我忘了,香港冬天应该不下雪。

我不知道那些激愤的香港市民到底要什么,采访不同的路人,给的都不是一样的答案。有的人不信任大陆法治,有人单纯希望改善生活,有的人想要“自由”。于是在经过几个月发酵以后,大家共同把这些种种诉求都上升到了空前团结的程度,觉得这是政府害得,政府已经腐朽,只有建立自由的属于人民的政府,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

其一,当生活不如意的时候,是不是该先问问自己的原因。将一切罪责都推给政府,这就是人的理性所在吗?对于生活的不满人人都有,如果说香港和大陆是同一个政府,究竟是什么让绝大多数大陆人觉得生活还不错,而香港人已经活不下去了?尤其是香港比起大陆有更多的优惠政策。总结他人的错处很容易,反思自己的错处却很难。

其二,我不知道香港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民主。是如今风靡欧美的民粹主义吗?本身站在权力阶层顶端拥护民粹主义的政客,根本上都是精英阶层。他们换了副皮囊,告诉人们我就是你们的一部分,我在为你们发声。精英阶层真的有可能理解百姓吗。理想中那种完全透明的民主的政府真的只是理想罢了,从古至今究竟有哪个政府做到了并且一脉传承?不要跟我提古希腊,古希腊女人没有人权。

而绝对的民粹主义会带来暴民政治,这点毋庸置疑。个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们能掌握和理解的国际资讯于是也是极其有限的。不是每个人都是理想主义青年,为了一句民主自由就可以放弃吃饭工作和睡眠。

当我们接触不到顶层资讯的时候,个人如何为未来数十年的发展做出宏观的统筹规划?有些决策可能短时间内不会见效,却是长远发展中有无限潜力的。而我们普通人由于认知的匮乏,看不到其中的利,只听到一点弊端就无限夸大。然后投票让计划就此搁浅。长此以往,国家如何才能在现代社会的大环境下继续高速发展?

专业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专家啊。为什么看病要找医生而不是找七姑八姨开个family meeting用人生经验去治疗呢。我一直认为过多的民意会造成政策上的低效。如果将任何社会问题都拿出来投一投票,这个国家究竟还要不要高效运作。

没有一个政府是完美的,要不然欧美各个民主的党派,总应该年年连任才对,为何上台一个骂一个,下台一个踩一个。每任政府上台就“追随民意”推翻前任的议案,然后在自己的履历上起笔龙飞凤舞。难道前任就不是民意的结果吗。他的上台是选民的责任,请不要总怪政府无能,该多问自己周围的朋友,当初投票前为什么不多读几本书。

因此单纯的要求换个没有根基的政府,而民众本身不去提高认知水平,真的就可以改变一切吗?

人都是自私无比的。不要用什么为了民主而奋斗感动了自己。直接民主说到底就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且是最直接的、能够立刻见证的短期利益。

在各有利弊的情况下,民粹的民主,和相对民主的专制,大部分中国人只是选择了后者。因为我们也自私啊,我们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体验人生,而不是天天刷政治八卦丑闻然后每隔几年就觉得自己四年前的选票太愚蠢了。我们选择一生赌一次,而不是每隔几年就下个赌注。

其实作为大陆人,来美国以前我是真的非常羡慕香港人的,同样是中国人,你们可以用Google,可以拥有更广的言论的自由,可以更直接地和世界接触。总有人抨击中国在“墙内”敝帚自珍,我承认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真的,因为绝对的政治团结会造成一种向心力,让大陆人听不进去谏言。例如最近内陆网民空前绝后的团结,对于香港警方有任何质疑都被贴上港独标签。于是几个月来看着面前这场大火,意见的团结究竟是鼓风添柴,还是真的解决冲突,这是个好问题。对此我很忧心,却也无能为力。我一向是言论自由的忠实拥护者。也非常尊重每一个有独立思想的灵魂。然而中国现在还不能拆墙,因为它真的没有强大到可以直接面对世界的舆论风浪。这是种闭锁,也是种保护。我诚心希望有生之年中国在一个政府的领导下,也可以做到思想和言论自由,只有那样才能让一个民族真正的拥有自己的灵魂,而不是盲目信仰他人口中你根本不了解的信仰。

总之中文各路媒体喜闻乐见,一个秋夏不愁头条。互相断章取义,首先骗过了自己然后顺理成章地骗过了受众。西方媒体更是唯恐天下不乱,来啊火烧得更旺些,如果两败俱伤多好,反正事不关己。

是啊这明明是家事。

1 篇關聯作品
6
6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