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嗅

讀者一枚。有時寫字。

膽量是超能力 | 創業生手的天真

發布於
修訂於
Naive是我的病。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在糾結自己憑什麽。憑什麽有那麽好的生活。那麽好的伴侶。那麽好的機會、夥伴、陽光和酒。

后來我終於肯認:能走到今時今日,運氣占了很大的部分。當然還有天真。天公疼憨人。而我是憨人。雖然有時候尾巴很大條(笑)

創業近一年了。我想這段日子,我的運氣和天真一直保護著我。雖然有時候覺得那樣的天真是有病嗎

去年8月得知公司倒閉。自己和同事要自尋出路。和那麽多人一起競爭嗎。自己也不年輕了。沒辦法賤賣時間。體力也不濟。當下是想回家教綫上課,也這麽説了出來。聽起來很輕易。看起來很坦然——倒閉了就balik kampong(回鄉),離家更近,錢少少沒關係。其實内心是焦慮的。我即將失去這份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了,怎麽辦? 媽説找不到下一步就回來吧。家裏的米很夠。

綫上課的想法觸動了一些同事。隔天有人找我談合作計劃。合作計劃是這樣的,A 找來 M 和我各自負責營運的部分,而她負責招生和教書。公司在他名下,他會按學生給我們發錢。我和A說:我們不想爲你打工,我們要分成,那樣才算是自己的事業。

A 說他要拍板,所以要了九成的股份。沒有共識就無法合作。談判和關係都破裂。後來 M 來找我。我們一拍即合。性格和能力也互補。 A 一直一直借著吃飯套我們的話,我們也跟他說我們會用什麽平臺,但其它的事就不能多説什麽了。A 一直想找我吃飯,說吃個飯而已都不行嗎。這樣的飯局讓我不舒服。 我説。有時候覺得自己也太硬太直白。

後來有好幾個人來找我。我都跟M說。M說去聽聽合作計劃也好。那就去。抱著一顆開放的心。最終還是決定靠自己。專注在自己的事上。一步一步來。

幾個月前另一位前同事帶著學生來找我們談合作。也説了他之前幫A做的一些事。M和我毫無保留地跟他説了我們的理念、做法、教材和網站。 他提出學生是他的,只給我們很少的平臺和營運抽成。我們想和人才長期合作,想打品牌,也覺得是多賺,就答應了。

後來他讓我覺得我們被壓著打。

當我們看重一個人的才能,給予最大的自由,不吝于稱贊,大量讓利、支持,對方卻把一切當成理所當然時,關係就深深的不對等了。讓利、配合、給予都是理所當然。他的沒時間和擅作主張也是。談合作不該一開始就委屈自己的。我想感情也是這樣。委屈求不了全。不如就斷。

也許還是太天真了。也或者是我想追求更多。但那樣的忙碌并沒有帶來豐饒。反而是種消耗。

2021年4月1日那天在Forum中和菇徒分享這篇 <我們都在追求什麽?>

你想要什麽?你到底爲了什麽而忙?你到底希望在世上留下什麽?都是我們經常問自己的,卻又最重要的問題。……
我們到來世上并不是爲世界增添抱怨和不滿,而是去尋找最適合自己的一個位置。何謂最適合的位置?就是你最能發覺自己、貢獻自己才能的一個地方。那裏不需要任何比較,并且能讓你有所成長。你會在途中不斷質疑自己,有時能跨過,有時會崩塌,但崩塌后能爬起身,又是一種成長。在你好好盡力完成自己的時候,你已經得到最大的飽足,因爲你終於向自己確認,你是有用途的。(注意,是向自己,而不是別人)
一切外在的追求都是暫時性的、虛無的。別人的稱贊只能滋養你一瞬間。唯獨找到真正能讓自己也感到 「我真的做得還不錯」的角色,才能確立自己的身份,那才是最有意義并且持續的人生追求。

也許正是因爲不知道什麽是最適合的位置,所以才要去試去跌去碰去撞。帶著天真。難免受傷,難免崩塌,難免質疑自己。那就承認、接受自己是work in progress. 不要介意犯錯。因爲一切都還很新。

接下來,我也會帶著這份天真,一步一步地,慢慢往前走。試著和Deadline還有自己的彆扭和平共處。相信自己和別人都是尚未成爲的。也因此,都可以變得更好。

我想,我的超能力就是我願意用上我所有的天真吧。也明白月有陰晴圓缺。事事不能總是如人所愿。


是日聼 Hocc

所以。可以盡力做好自己的時候就盡力


又,讀到缐的這段文字很有共鳴。

談案子、談合作、談內容,如果遇到那種把我當小職員或不對等的合作單位的狀態,我常常想問對方:「你是不是忘記你在跟另一個老闆(我)談事情?」氣勢上總還是不能被別人壓著打,做生意與人為善可以,但不能隨便矮了一截。

嘿,把自己挖出來,真誠的書寫,就能保護別人嗎。我不知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白鼬大冒險|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最後催稿

白鼬大冒險<社區活動提案|膽量就是你的超能力>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