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嗅

讀書人。創業中。歡迎投稿至我管理的標籤,特別是「讀書筆記」。

儒家∙儒枷 | Simulacrum

發布於
修訂於
夫子說,沽之哉沽之哉
題目:給子貢寫信 | Simulacrum
類型:書信
場景:
嵌入:
1 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2 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3 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匵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賜:

冒昧給你寫信,希望不會化去你太多時間。

馬特市最近有個很有趣的,說儒家的活動,是Iris提出來的。題目是儒家.儒枷。我想你會感興趣的。畢竟孔門弟子中,沒有人比你更好奇。而我也想在這個活動中介紹你。用一封信。

讀《越絕書》時,除了被干將、莫邪冶劍的義無反顧鎮住,也被你震撼到了。其開篇言夫子憂魯,望弟子能出手相救。衆人踴躍自薦,而夫子卻只許你辭出。語言科的你果然不負夫子所望,一出手就亂齊,破吳,興晉,彊越。魯國因你而存。


夫子在的時候,你是孔門中的好奇寶寶,問了最多問題。讀懂多一些后,我開始懂得你的高明。你問友問政問君子。問何謂之文。問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你又問君子亦有惡乎。問鄉人皆好之皆惡之何如。問了爲仁又問博施濟衆算仁嗎。當然,你也不忘問:老師,你覺得我怎麽樣? 而師 | 子張 和 商 | 子夏誰比較賢能?

想知道夫子出處的心意時,你就問伯夷叔齊何人。問美玉待沽否。孔子感嘆沒人了解時,你問夫子爲何這麽説。夫子説自己不想説話了。你問:那弟子怎麽辦?「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那句名言也是你問出來的。你真的問了孔子好多問題。羡慕妒忌恨。因爲我現在也只能問米。


孔子是儒家,想來身爲孔門弟子的你也是儒家了。但你明明不是儒*。你是賈,是講求效益的商人。於是有了這樣的記載。

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讀懂后我想你是勇於創新的。禮節對你來説,太麻煩了。孔子在的時候,你就想改革祭祀,想把活羊省去。而孔子知道後也只是說,你吝惜那活羊,而我吝惜那禮節。

可禮又是什麽呢? 是美玉錦帛嗎?孔子除了愛其禮,也愛問問題,愛拆解別人的理所當然。你也知道,夫子善於扣其兩端,空空而竭焉。 可你也不好打發。你會quote詩經的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問回去。終於可以跟你談詩經了。夫子說。你會反問和追問,夫子當然開心。而你在夫子身邊,也侃然和樂的。


孔子歿后,衛國的公孫朝問你夫子的學問是怎麽來的。你也只是説

「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你說夫子學無常師,所以誰都可以是他的老師。你説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或不賢,斯文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你不知道那句話給了後死者多大的力量。

叔孫武叔在朝上說你比夫子有才能德行説你比較能幹。你聼了也只是說。夫子的宮墻數仞,而你的宮墻僅僅及肩。不得其門而入者,又怎能知道夫子宗廟之華美,百官之富呢。有那樣的評語也對,也不出奇。你説。

陳子禽說你太謙虛,說夫子哪比得上你。聽到那番話,你有點生氣,説了一大段話。

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夫子如何可及。連顔淵都説 夫子愛玩捉迷藏總讓人抓不住 雖欲從之,末由而已。

同是語言科代表的宰我說守喪三年太久了,可你為夫子守了六年的心喪。那麽多的弟子,只有你一個守了六年。要是顔淵還在,我想你會有伴的。


賜,夫子的擬像和投射太多了。莊子筆下的夫子常言己陋,而馬特市民寫夫子,也是正言若反嗎。夫子說,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 | 價 | 架 | 枷 | 嫁 ……者也。夫子明明這樣說過不是嗎。

賜,這封信說是寫給你,更像是寫給自己。

或許我也只是借你來寫出我的困惑。




臺南孔廟

後記

大學二年級才開始讀《論語》。讀的過程中總有太多的想當然爾。記得寫讀書筆記時問了一個問題:我的個性與才性,究竟像孔門哪個弟子?當時得出的答案是子貢。因爲我也是好奇寶寶。也喜歡比方人物,較其長短。可我多數時候像極了宰我。

寫這封信,也許也是寫信給另一個時空的,自己可能的樣子。這樣寫很自負吧 (笑)

前幾天S傳來余英時逝世的消息。紀念文字中除了論及余先生一生的行履,也有一段話:

「我沒有『中國夢』,有的只是人類的夢,我的夢就是大家平平安安,要做什麽做什麽,想説什麽就説什麽。這樣的社會才是我的夢。」

如今的中國夢,和昔日夫子做的夢,到底不同。

可夢是什麽呢。

夢是平行宇宙。她説。我説夢是平行宇宙的入口。經典也是。

老師常要我們知道,還有alternative reality, 歷史中有。經典中也有。不要自困于當下的reality。

儒家是什麽不是什麽,那是太大的命題。我在這也只能處理一個人的故事。希望講述起來沒有失真。

又,本來想寫成science fiction的。但我不會寫小説。於是就給子貢寫信。


以上。擬象與真實。以及身是眼中人。


*子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
那時的儒者是一種職業。就如商人,也是一種職業。

又,《漢書》的原話應是「罷黜百家,表彰六經」。是表彰六經,不是獨尊儒術。儒家亦在百家之中。



參考資料

引文皆取自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Simulacrum | 擬像 是借Ken Liu (劉宇昆)的題目 ,篇末的See him for who he really is 是也不是巧合。Ken的文字很深情。很好看。可以翻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儒家·儒枷(Confucius or Confused(ion))

【儒家·儒枷】徵文催稿、獎項獎金、規則補充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