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世界看到洼

驅除島蛙,光復寶島!

慶祝毒果日報結束罪惡生涯

 (編輯過)
多行不義必自斃,言論自由不是流氓無賴的護身符!

記得我有一個小學同學,讀書時和他的數學老師關係特別惡劣。

數學老師確實經常說些責備學生的話,有點貶低學生的人格感覺,也會不時故意針對他,經常在不合適的時間讓他將他留置在學校,直到錯過午休時間或者天色已晚,甚至耽誤了他晚餐的時間,令他心生不滿。他的數學成績並不差,但就是受不得責備,有了一次頂撞老師經歷,就開啟了老師針對與學生報復的往復循環。

他反擊數學老師的辦法,是各種羞辱性的歌詞改編、繞口令、圖畫外加一些誇大不實的造謠宣傳。校歌首先遭殃,被他改編成描述數學老師打罵體罰學生的歌,還有什麼「老師屁股長包菜」之類的繞口令,以及將數學老師繪製成吸血鬼的畫作故意傳給同學。

曾經我還蠻同情他的,但長大以後再想想,如果他被學校下狠手治了好像也沒什麼不對,畢竟長大後在成人的世界裡被責備的時候還是不少,但這樣羞辱自己直接面對的師長的舉動卻是幼稚且毫無意義的。畢業前的兩年兩人就這樣半死不活的相互噁心對方,如果再多噁心個兩三年,在某種機緣巧合下某方採取了更為激烈的行動,還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但學校在事態真的激化後又該怎麼做呢?大概也只能在學生出現嚴重違紀行為的時候依校規處分吧。如果我那位同學真的去老師辦公室裡潑油漆,那學校給個開除學籍,我也不知道合不合適。好在我那位同學也懂得自我克制。

今天看到毒果日報關門大吉,我不由得想起了我那位同學。或許他覺得自己才是更應該被尊重的人,不過那時數學老師要面對五六十位學生,還要帶兩個以上的班級,恐怕更多還是需要依賴建構權威以便維持秩序,沒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考慮其它事了。老師對這樣的「刺頭」進行打壓,完全是可以意料的行動,不顧現實的升級行動,自然會遭遇更嚴厲的打壓。言論自由確實不是不負責任的自由,也不是流氓無賴行為的護身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香港人不是撐蘋果日報 而是撐言論自由

4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