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1

真•实 生•活 复调人生

【01】一封提早的或许也是迟迟未落笔的道别信

發布於
打算把昨日落笔的信,作为matters的第一篇文字,是因为,我决定,绝不放弃用语言,用我的语言去尽力描述我经历的生活。尽力直逼痛苦、憎恨、卑劣、骄傲,肤浅、深刻,不愿意再轻易的划过,我要拾起,努力开拓我的语词疆域,去抵抗更多可能的主动或被动的遗忘,还有当时自以为的“不值一提和不屑一顾”。

1508:

谈不上分手,毕竟我们从没用言语去定义过彼此的关系,之后也不会,所以也从未有过言语上的“在一起”,“分手”这两个字自然无从说。便,道别吧。相逢之后的道别。

说提早,是相对五月底当我坐上回国的航班,那真正意义的道别。而迟迟未落笔,则是从相识至今,已两个多月。

我似乎从未感受到你曾来到我的世界。你在你的位置波澜不惊、安然自洽,我的数次靠近,显得过分打扰,而你依然温柔如水地回应。

这不像爱,更像是一种善意。只是为人,对待任何陌生人都可以施及的善意。陌生人的善意,萍水相逢,点头之交足矣。毕竟这样凭借本能的善意,何必在一个人身上停留过久,况且你我也并不需要这样的善举。

我对你也是,没那么深情,更谈不上喜欢,说喜欢,言过其实。也许只是一份亲切的熟悉感,还有淡淡的好感,更多的,像是一种体验和证明,如同去体验和证明,我可以穿裙子,可以纹身,可以打耳洞。或者,我也可以去对一个人好,开始一段亲密关系。

这份亲密,只是物理距离上的亲密,我们的心灵和精神从未真正亲密。

你说,你不喜欢去定义事物,甚至关系,哪怕用几个关键字形容自己,你也迟迟没有回答,只说,这就像在用言语束缚,框定什么。我想我也同意,毕竟曾经我也这样给朋友讲过。

顺其自然,go naturally。

但我想,喜欢和爱,应该是坦荡且敞亮的。为何不敢正视,且不敢用言语表述。或者说,我们都还太懦弱了,两个怂货,连自己的人生都没有自信去完全把握和应对,又怎能支撑一份爱呢?一份附带另一个人的爱,的确显得太过沉甸甸了。喜欢也谈不上,因为说了喜欢,就要去预想后来的事,还有我们5月结束后,你我必定身处异国的现实。这份现实,相比当下的各自独身的安逸轻松,多余又累赘。

萍水相逢,最不费力气,不会有负重感,不用言语加持,只做身体原始的事,而“走心”需要匹配的情感和爱意,我们都没有。

我们的连接和交流,大多只能停留在食物和性上(当然,性也谈不上),这肉身的食欲,永无止尽,是,仅从这点食欲来看,我们似乎一直互动,当然还可以一直微弱地互动下去,可以营造出某种“长久”的幻象。但其实,你我都明白,大部分的我们是无言的。这不是正常的生活,更谈不上交流,你我并不适合,因为这样对彼此都是一种生命的缺失和浪费,不只是缺爱,更缺一份真实的精神的流动,生命的热情和激情不因对方而点燃。你我这点交集,可以用手指轻轻弹开,如同挥走一只无关紧要突然闯入的飞虫。

我希望亲近的那个人,应该也是我的朋友,我分享我的兴奋、惊喜、感受、体悟,我们分享生命。而在你我这里,你我都变得浅白。就算我们再美化一起做饭分享食物,或者彼此身体互动的时光,也依然无法掩盖,我们不能对话的事实,不是语言问题,只是彼此对生命的理解和兴奋迥异,存同存异根本不能安慰人,而是实在没法让苹果和萝卜在一起。

我们的善良,还有那份对彼此的熟悉感亲切感,是足以做好朋友的。亲切的熟悉的老友。我不会忘记我们的目光初次交错,就像相识很久,一种安定的熟悉感。如涓涓细流缓缓注入我心。

就这样吧,这封道别信,就是我对这段时光,对你我之间的“定义”。我需要语词记录、理清,我想没有放大和扭曲,毕竟我是完完全全心如止水地写下这每一个字,言情剧中的心痛难过,在我这里也不存在,我只是在描述。当然,这也更不代表这份“定义”之后,我们彼此的关系就不再自然,言语是心意的外壳,不必怪罪语言的煽风点火、添油加醋。

此心依旧,彼心依然。

生命之河永远流淌,缓缓向前,净化映照着我们进入的世界。每一刻都有新的感受注入,每一个崭新的时刻,影响着我们向任何一个人搭建的桥,长度、宽度、形态、前进或消退。我们建造着通往彼此的桥,永远趋近,永不抵达。随时光阅历,两座桥身随时变换,有的早已荒芜,有的几近交汇,有的已是千回百转。

还来不及真正认识彼此,当然这也不重要了,毕竟我们已经有充分的时间,但是,都太多余。

谢谢,再见!

我知道,我们会永葆善意的,对彼此,对彼此未来真正的爱人、亲人、孩子,现在,以后。我想,我们依然欣赏彼此的可爱之处,不吝鼓励和赞扬。

把时间用到真正心动的人事上吧。

612


今晚炒灯笼椒的时候,又想起了你,你在你厨房做这道菜时,开着温火,慢慢的让青椒在油锅里煎出香味,而热衷爆炒的我,似乎第一次闻到了青椒的原原本本的香味,我很惊奇,你只说,it needs time。我好像从那刻起,明白温火的力量。于是,极少把旋钮扭到尽头,往往留下六分之一,让食物充分在锅里,慢慢烹出本身的香味,不急着翻炒,不急出锅。渐渐,锅里的黄椒在油锅中,慢慢变色……

我想,是否这封信又是那个急躁的我,我急于品尝急于看到食物盛盘上桌的模样,却不知,也许这段关系正在时间中,慢慢地烹煮。唯细细地,才可品出些味道,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如同《海街日记》里外婆的口头禅“活着的东西都是很费功夫的。”我又开始犹豫了。

你是安静的,你是慢热的,你是细心的,所以,你的世界也许都这般,平缓温柔、踏实自如,也不操之过急,不油嘴滑舌。我所有的急切和焦躁,很自然被你通通接纳且化解,你又轻柔地给我弹起吉他,哼着喜欢的歌,逗着坐在转椅上的我,在面条里加上我爱吃的鱼肉,面对我放到门前的食物或口罩,你竭尽所能,词穷到不断感谢。在给我的生日礼物上,留下便条,画上漫画,还特意喷上你最爱的香水,你说,这能增加幸福感。而我每天都会闻着,深吸,沁人心脾,彷佛被你拥入怀里。

我呢,总是希望在工作日,也有你的问候,可是,脸书、推特、ins,都干干净净了无讯息,早上、晚上,一天过去了,依旧没有,气息微弱到,我必须用心记住你对我每日ins的点赞,证明你并未在我的世界消失。而周末,似乎积攒了各种理由到你那,你都照单全收,爽快迎接。你的主动或邀请屈指可数,是的,我在“计算”“衡量”,但有时,哪怕是好朋友间的主动被动,也会不小心计较呀。我想我真的太主动了,或者,如果我不再主动,我们是否真的还存在连结?我并不敢想。

似乎,你是不急于同我见面的,或者,并不需要,而我的主动,对你来说已经足够。那天,我想给你送些口罩,是工作日,我似乎不应该见你,你有功课和学习,我们已经默许只在周末见面,否则,就像是打扰。我撑着伞在雨中徘徊,快到你楼下,又辗转,我应该把口罩给你吗,是否我总是太主动,让你被动接受我的东西,我不知所措,慌乱,迟迟不敢真的走近,在路旁来回疾走。拨通朋友电话,要到了肯定答案,于是,才大步向你门口走去,把东西放下,赶紧转身离开,再发信息给你。这种明明很近但不敢见面的关系,我无解。那么苍白无力,充满自我怀疑。

静默啊静默。没有激情,更不需要理智去阻挡什么,我仅在用理智告诉我,你我都心照不宣不用语言说透的那部分,到底,也许,是什么。

你是善良的,温柔的,对朋友和家人,也是极尽用心的。我亦不怀疑,你对我的这份:善良、温柔和用心。

感谢吧。

我既感知不到你,我也走近不了你。就此别过吧。


2020.4.15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