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一個自我教育,相互給予的成長型公識社區。 聯絡郵箱:academy21th@163.com

是你,是情緒|阿卡德米LENS攝影社

我們是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一個自我教育,相互給予的成長型共識社區。我們以終身學習為基本精神,成員在共同體內學習、生活、工作,以學習成果為收入來源,推動學園長遠發展。我們重視個人在學園的成長,獎勵熱愛學習、樂於分享、幫助其他成員和為學園付出的人。我們正在嘗試探索另一種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性。

(如果你對阿卡德米自由學園仍有疑惑,或者你對學園的學習形式、學園的成員類型等方面還有困惑,詳細請點擊:探索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阿卡德米LENS攝影社

氯化鈉硝酸銀的反應即將完成

布列松的手指已經搭上快門

桑塔格正要談論「假象」

時間便開始流淌

兩小時精挑細選

不過時隨手一點

眼睛沒有停留

心更不會有任何起伏

時間沒在那裡停下



當蘋果沒有砸中牛頓

墜入山澗代替太陽成就下一次日出

當你我之間只剩下你我

我看到的你便成為你看到的我

當美好被拆借重組

一切定格在此刻

當你加入Lens

和更多攝影愛好者一起

生活便有了千萬種可能


你感覺到的是你的大腦中相信的東西。情感主要源於預測。 —莉莎·費德曼·巴瑞特

你開心到模糊,憂傷到黑暗,情緒好像微妙地控制,緊緊地跟隨,用力地與你相擁。

該合集來自阿卡德米自由學園LENS攝影社05期月末作品和閱讀分享。本月末攝影主題:「情緒」,閱讀書目:《論攝影》蘇珊·桑塔格


月末作品:

《inside out》

Suri

頭腦特工隊inside out對情緒的解讀給了我靈感,inside的情緒是多種色彩的,藍、紅,綠,紫……

《沒事兒》

Suri

有人說的沒事兒只是隱隱約約藏了起來
有些人說沒事兒時吹彈可破
有人說了沒事兒後憂傷揮之不去


《惋惜》

巧克力

《幸運》

巧克力

《快跑》

巧克力

《總有些事是一個人的事兒》

巧克力

《衰老》

巧克力


《眼淚》

洛拉

在捕捉情緒的時候,最想聯想到的是眼淚,浴室鏡子上的水珠,冬天的玻璃窗上的水霧落下來,這是都是有形的眼淚,是萬物在哭泣。光也會哭泣嗎?我想光也會的。

《傳染性》

洛拉

雖然不能準確讀懂她們,但是在那一刻,也許她們的情緒是類似的。

《紅色的夜》

洛拉

紅色像是要吞沒整個夜晚了,火一樣的光從內部湧出,是恐慌。

《傷心》

洛拉

即便不說話,也會因為不好看而傷心吧。


《論攝影》閱讀分享:

巧克力

我想說一個,就是「攝影是倏忽的生命的存貨清單」。我在微博上關注了一個博主,叫老照片bot,在他的微博里有各種各樣的老照片,至少大部分是老照片。很多事情是我們沒有見過的,比如說60、70年代的古怪發明,或者是第一組給寵物拍攝的仿照人動作的照片,甚至還有美國第一次最嚴重的校園槍擊案的受害者照片。這些東西都是那種倏忽生命的見證,這樣照片里的東西不會永存的,不然我們是不會覺得那些東西是特別的,能讓人感到驚奇。但這些發明創造、奇思妙想和年輕的死亡,在某種意義上是達到永恆的。

過去,在沒有相機的時候,文學作品和藝術作品是倏忽的生命唯一永存的途徑。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里總是討論到永恆的問題,他用自己的文字使得對他人的愛永存了,也一定程度上使得美永存了。這種永恆的途徑即便是到現在,也是人們的最佳選擇之一。但思想與經驗一起組合而成的美麗,比起肉眼直接汲取到的,會是真實的嗎?或許是的,柏拉圖堅信感官經驗汲取到的世界都是對另外一個更真實世界的模仿,我們看到的未必是最真實的。拋開哲學,僅僅集中在事物本身上面,即便我們知道蘋果的概念,在沒見到蘋果前,對於處在人世間的我們來說,這些都不夠「真實」。

攝影有時候是可以做到重現真實的,我們想象中的槍擊死亡,也許比真實的照片恐怖血腥一萬倍,但這並不能還原真相。我們獨有的記憶會隨著我們的離開,也跟隨我們離開。但是攝影作品會留下,它們可以是無數個已經離開的人唯一永恆的東西,超越他們生命的東西。很多的普通人,他的思想不會通過文字留下,甚至來不及影響給他人,讓他人代替著活著,但是他的照片可以。攝影給了很多普通人一個途徑,一個得以永恆的途徑,是攝影師給予了他此刻永恆的生命。

我並不是為了證明攝影作品是可以替代文學藝術作品來達到永恆的,只是解釋為什麼這也是一個途徑。我很喜歡這個講法——倏忽生命的存貨清單——你可以從裡面體察到人類的渺小,也可以感覺到人類為永恆付出的努力。

 

Suri

桑塔格在整本書中都在以一個質疑者的身份去看待攝影,從攝影的藝術到大眾化攝影,拍攝者觀察方式的變化,攝影藝術和意義的追求都在改變。

柏拉圖的洞穴對攝影一個很好的隱喻:我們已經習慣了通過照片接觸現實,而對真正的現實視而不見。攝影似乎能捕捉選定的現實,但是卻很難捕捉的是經過選擇和挑剔的部分現實。問題是為什麼捕捉的是這種部分而不是其他部分的現實?桑塔格說,照片篡改世界的規模,但照片本身也被縮減、被放大、被剪裁、被修飾、被竄改、被裝扮。看似無聲的影像裡面耶包含著倫理與道德,攝影捕捉的是一瞬間,包含的去掉遠比這一瞬間豐富,過去於未來都凝結在這一瞬間,但也正是它糅合克過去未來,它才變得難以留住,永恆變化。 

慢慢地,發現在現實生活里,攝影也切割了我,我的生活,我的思想,我的回憶是重拾這些影像碎片,我的思想也在這些無聲中有了表達的可能和慾望。

#摘選:

當我們害怕,我們射殺。當我們懷舊,我們拍照。

貧困並不比富裕更超現實;一個衣衫襤褸的身體並不比一個盛裝出席舞會的王子或一個純潔無瑕的裸體更超現實。超現實的,是照片所施加——和跨越——的距離: 社會距離和時間距離。

探索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億萬富翁衣櫥里的秘密》—皮草與動物保護|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

‘愛:細碎、熱烈’——《英國病人》|阿卡德米影君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