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一個自我教育,相互給予的成長型公識社區。 聯絡郵箱:academy21th@163.com

《地球上的眾生》——天地萬物間,我們是誰?|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

我們是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一個自我教育,相互給予的成長型共識社區。我們以終身學習為基本精神,成員在共同體內學習、生活、工作,以學習成果為收入來源,推動學園長遠發展。我們重視個人在學園的成長,獎勵熱愛學習、樂於分享、幫助其他成員和為學園付出的人。我們正在嘗試探索另一種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性。

(如果你對阿卡德米自由學園仍有疑惑,或者你對學園的學習形式、學園的成員類型等方面還有困惑,詳細請點擊:探索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  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

《地球上的眾生》

主宰 誰才是主宰 或只借住在這個星球 

無賴 誰才是無賴 說到我的家鄉是一座太空農場

好的壞的都分享 自己自足的飯糧 人們選擇了善良

尊重彼此的不一樣 On this planet we grow

對每個生命都充滿感激 給多一些善意

天地萬物間 全都擁有著緊密的關係 

我們就像是共生體

——王詩安《太空農場》  

地球上的眾生在痛苦中生存,在愛與關懷中慢慢生長。
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成立的初衷是為了讓每一個加入的成員更加深入地理解地球上其他生物的生存現狀,做出切實的改變。
該合集來自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小論文作業之《地球上的眾生》
                      《Care about life》
                            巧克力

我們人類是怎麼走到這步的?古希臘是人類剛開始認識自然的階段,人類敬畏自然,恐懼自然,對生命好奇。可惜人類發展的過程中逐漸失去了童心,不再相信神話了。印度的神牛,藏羚羊保護自己孩子的故事,狐狸報恩的故事……這麼多關於動物的神話,已經被人類全部拋到腦後了。動物已經不再是故事里能說會道,懂人情講道理的動物了,在當今社會下,他們徹底成為了人類的附屬品。

 

我們人類真的在意其他生命嗎?我覺得沒有,人類和人類自己的對抗有哪一刻是停止的嗎?種族歧視始終存在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一部分白種人歧視黃種人,一部分黃種人歧視黑種人,沒有誰敢說種族歧視已經消失了。性別歧視依然存在在世界上,尤其是東亞地區,身為女性,每時每刻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建構和男性的壓迫。如果人沒有辦法做到對人類仁慈,我不相信人類會在意其他的生命。

 

在這個問題上我是很消極的,人類對於其他物種的殘殺,已經到了麻木的地步。在人道主義缺失的社會情境里,人類將動物看作是食物、寵物、娛樂、衣服、科學試驗品,每一個出發點的核心都是人類自己。我看了很多關於保護動物的紀錄片,很多時候,我越看越迷惑。幾乎在所有的動物保護紀錄片里都提到——保護動物,就是保護人類自己——正是這樣的說法讓我迷惑,這樣看起來,出發點還是人類自身。我們並不愛護動物,我們只是為了我們的未來,才保護動物的。這樣的觀點是大多數人的觀點,也是最常見的觀點,我分不清這究竟是為了督促人類切身保護動物的藉口,還是真實的想法。我想要的動物保護是出於愛,而不是出於人類的目的。

 

人類只是地球的公民之一,並不是地球的主宰者,我們最應該做的事是反思,重新思考人與動物的關係,重新理解生命,重新對自己定位。人類也許每走一步,都是踐踏在其他地球公民的屍體上。如果人類已經做了這件事,那我們最好從現在開始去彌補過錯,從這一代開始到下一代,讓別的生命也能自由地在地球上生存。

 

動物作為食物

我很難成為一名素食主義者,即便我在吞下每一口肉的時候,都會想到動物被殘忍殺害的鏡頭。我並不逃避我的問題,我沒有辦法成為一名素食主義者,無形中助長了動物虐殺的行為。

可問題的關鍵之處在於,人類有辦法讓動物免除死亡帶來的巨大痛苦,只是人類不願意浪費時間這麼做。巨大的經濟利益蒙蔽了人類的雙眼,高額的支出是不會出現在動物身上的。人類嘗試對動物的痛苦視而不見,假裝動物的哀嚎只是機器在衰敗前的最後一聲摩擦,一切生命的痛苦被金錢粉碎。

只有人,只有人才會痛苦。

他們是這麼說的,告誡每一個屠夫別怕,動物不會痛。所謂的人道主義在遇見人類利益的瞬間,分崩離析,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人類明明可以做到人道地結束動物的生命,人類明明有能力、有技術、有時間去做到人道。只是在利益的循環中,所有的意義都被抹殺,一切無關利益的生命可以被隨意處置。

或許人類世界需要一場遊行,這場遊行無關人種的自由,無關女性主義的上升,無關國家界限的區。僅僅只是為了所有生命的自由。

 

動物作為寵物

寵物早就成為了人類生活中的一部分,作為一種陪伴,一種寄託,他們生活在人類的世界里,成為人類最親近的一份子。在寵物盛行的當今社會中,隨之而來的問題數不勝數,被主人拋棄最終不得不被安樂死的流浪動物、無法得到精心照料而生病死亡的動物、利益鏈下創造出的天生患病的動物……人類製造了太多的問題,但人類始終無法解決。

這並不是說不可以養寵物,領養動物本身是一種善意。只是在每個人領養或擁有寵物前,希望大家能明確我們在做的事是出於愛,還是出於「利用」。如果一個人真的關愛動物,不僅需要領養動物,也需要考慮動物的未來。家裡是否有足夠的空間提供給動物自由活動,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照料動物,是否有足夠的金錢提供合適、充足的食物給寵物,是否能真正做到為動物負責,是否是真的關愛動物。這些問題從不是無關緊要的,這些是真的關愛需要做到的事情。

很多善意是未經過思考的善意,大學生將被拋棄的小貓帶回宿舍,洗乾淨養著。這是不善良嗎?這是善意的,但是小貓被宿管發現丟出去,如果他們堅持繼續養,他們會面臨記過的處分。這是不思考的後果。

從我們擁有寵物那刻起,我們是在為一個鮮活的生命負責。

 

動物作為衣服

我們一直在強調皮草的問題,但是我們忽略了皮草之外的生意。印度神牛親眼看著同伴被殺害剝皮,可可西里的藏羚羊被成群的捕殺盜取羊絨……除了常見的皮草之外,還有很多的動物因此被殘忍虐殺。

很久之前,我有看過一個剪羊毛的視頻,綿羊在剃刀下乖巧地被剃去羊毛。在不傷害動物的前提下,獲取人類生存的必需品,這是一種相對可行的方式。人類應該在所有的其他動物上都採取這樣的方式,和平共處的形式。動物並不會因此而喪命,人類也不會因此沾染成噸的鮮血。

從源頭上抵制殺害是很重要的,沒有人喜歡皮草、真皮皮革製品,就不會有泛濫的殺害出現。利益鏈條上看似最乾淨的人,其實是最骯臟的兇手。從利益的頂端處直接扼殺慾望,就能在層層遞推的利益鏈上結束殺害。

 

動物作為娛樂

人類已經不再滿足於現實,我們創造出越來越多的「不可能」,以此來吸引更多的金錢。而馬戲團的動物表演,就是人類在科技尚未發達時,建造出的第一種「驚奇」。

馬戲團的演出是以虐待動物為前提的,沒有什麼動物天生願意從2米高的跳台處縱身一躍,也沒有老虎樂意冒著被點燃的風險鑽火圈。他們被關在狹小逼仄的籠子里,被恐嚇被鞭打,只是為了給觀眾呈現出一種難得一見的奇觀。有無數的動物為此喪生,從海裡的動物到陸地的霸王,哪怕是空中飛的獵鷹也成為了賣座的噱頭。

最可笑的是動物傷人事件,一旦有傷人的動物出現,他們的下場無一例外,都是死。人類從來都沒有考慮過傷害的源頭是誰,人道只是為人而生的名詞,並不包括其他生命存在體。翻進老虎園的男人被老虎咬傷,數量稀缺的野生虎不得不被執行死刑。遭受著身體和心理雙重折磨的野象,把馴獸師踩死,還沒等到逃出馬戲團,就被亂槍打死。

你看,人類並不在意其他生命的痛苦,他們只在意自己的。每當其他種族的利益和人類利益衝突時,人總會選擇自己。

我很早就不去動物園,也不去看動物表演了,也許很多人覺得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微小的,即便自己不去,也改變不了現實。我覺得不是的,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力量,作為人類的力量。無論這個力量是小或是大,它總是能產生一定的域場,影響一定的人。別害怕自己不是接力棒的最後一棒,即便是中間的一棒,要是掉了,也永遠走不到最後一棒。

 

動物作為科學試驗品

科學是一個極其成功的藉口,任何沾染上科學的實驗,最終都會成為「合理化」的代名詞。打著科研的旗號,人類犯下了數不清的罪惡。科學家們走進了誤區,在動物身上成功的實驗,就一定能在人類的身上成功。在科學的領域上,人類又刻意避免了差別——動物和人無論從身體構造,還是精神世界,或是感知上都有差別,不能把動物等同於人。無論再怎麼避免人體實驗,最終推廣運用前,一定是需要在人體上進行實驗的。

所謂的人道主義,始終是面朝人類的。用動物做實驗,就能避免在人體實驗中會出現的非人道性。

 

我說這些並不是為了過分地譴責或貶低人類(我也是人類),我只是希望人類能重新面對世界,重新思考生命的問題。重要的並不是人類這個群體在過去做了些什麼,而是人類這個群體在當今社會上如何去做。

我想借用電影里的一句話,作為整個文章的結束。這段話值得我們深入去思考,去反思人類群體傷害過的自然、動物。

「我們都有生命存在體的同一性,只是戴著不同的面具而已。動物雖然不是人類,也不隸屬於人類,但它們屬於另一個國度。他們和人類一同被困在生命與時間的網中,共同經歷者地球的輝煌與苦難。」


                        《星球的受害者》
                            洛 拉

一旦有人從外太空拍攝一張地球的照片,一種前所未有但無可辯駁的全新觀念就要誕生了。——天文學家弗雷德·霍伊爾爵士在1948年就已經提出了預言,在十年後,人類就開始了太空之旅。


之前看《蒼穹浩瀚》,故事發生在200多年以後的二十三世紀,人類將太陽系開拓為殖民地。我很喜歡科幻小說的原因不僅僅是它滿足了我對未來的幻想,還有對人類社會的深刻反思。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一切,如果不到棺材板落下那一刻,永遠不會有人警戒,人類懷抱著巨大的僥倖生存著,數萬年來一直如此。我們僥倖,什麼都會發生,我們更加僥倖,什麼都不會發生。


Earthlings,地球環繞著這個詞,就如同電影開篇從太空俯視下來,這顆寶石一樣藍的星球,美麗又脆弱。人類從它的受害者,變成了星球殘酷的托管人。我們一刀一刀狠狠插在她的心尖上,奪走了她所有的造物,等這些斑斕的生命都變成骸骨,我們就用來掩埋自己,最終會和地球走向同歸於盡。


——我想不是這樣的,我確信我們探索一切、我們所有綺麗的幻想,都是為了去理解這個世界是如何運作的,以及為何這樣運作。瞭解人生,瞭解宇宙,通過學習世間萬物,通過理性的理解與深入,到達神聖而永恆的境界,融入永恆的唯一。我堅信如果真的理解世間萬物,就不會去毀壞這一切,只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


我們千方百計把人類和動物區分開,不是為了殺害動物的時候能有更好的藉口,和更多的心安理得。我們想要強調人類的理性,這種理性應當是要克服自私,克服一切惡的根源。當我們能夠探索更廣闊的宇宙,我們開始能夠對抗自然災害,對抗其他的物種以自保——我們早已不再是這個星球的受害者,而變成了它的托管人。而我們卻恩將仇報,對土地粗暴輕率地貪婪,對污染置若罔聞地輕忽。但這樣做是要承擔風險的。我們仍然別無退路,畢竟所有的人都住在同一個星球上。我們應該照顧好這個星球,為它承擔起責任。


我們像螞蟻一樣,在地表上忙忙碌碌,對宏闊的圖景不知不覺。Earthlings在一開始就誘導了你,讓你心潮澎湃,以為自己是多麼了不起的、偉大的、幸運的造物,然後被萬事萬物包圍,為你提供一種功能性的美,讓你覺得你真的是一個幸運的地球公民。但是即將進入正式的篇章,你很快就會明白,你未免也「幸運」得太過頭了。這不是影片的本意。


我原本以為《海豚灣》《可可西里》里的不擇手段、喪心病狂就已經足夠展示人類的罪惡了,但是Earthlings狠狠地給了我一耳光,我的僥倖蕩然無存。怎麼算矯枉過正呢?真正發生著的、繼續發生的屠戮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我無比確信。巧克力以前說,寫一本書,名字叫「人類為什麼不快樂」,書的第一頁寫「因為你是人類」。人類的絕大多數快樂,是建立在對這顆星球的傷害上的,建立在對其他物種的悄無聲息的傷害上。Earthlings在食物那部分說,至今沒有影像會告訴你,成為食物之前,動物將要忍受什麼樣的痛苦。即便如《可可西里》,我們也只是看到在黃沙之中一點點變成枯骨的動物屍體——那個就已經令人寢食難安了。即便你知道不是你親手殺害的,但是你知道你是那個殺戮的動機,因為你是他們潛在的消費者。你會痛苦——Earthlings還說:一個生命受到折磨,就意味著所有生命也承受同樣的痛苦。人類真的要認識到這件事。我知道那些真正在殺害動物的人是為了什麼,為了生存,他們似乎只能夠從事那樣的工作。但是那些工作,是為什麼而出現的,難道不是為了我們的消費需求嗎?難道不是我們的需求使他們去從事那份工作的嗎?我們真的一點錯都沒有嗎?我們就可以理所應當地指責手上沾血的人了嗎?我們很多時候的理所應當,只不過是我們手上沒有沾血,並且在掩蓋我們才是根源這件事。


在《可可西里》,藏羚羊是當地人在殺害,五塊錢剝一張皮他們也願意,而環境惡化的後果也是他們在承擔。他們可憐嗎?他們可恨嗎?無知即惡。但是躲在陣營的保護層里,為自己沒沾血而理所當然、趾高氣昂,繼續享用以血換來的一切精緻的我們更加可惡。沒有人是乾乾淨淨的。


「食物」這一部分給人的衝擊實在是很大,幾乎就是整個影片的高潮,也是最為殘酷的、血淋淋的真相。可能很多人自問:我是否需要成為一個素食主義者才能彌補人類犯下的這種罪惡。也許不是|「需不需要」的問題,而就是我願不願意割捨,割捨這種養了二十幾年的、全人類歷史翻開來看長達數萬年的飲食習慣。我是不能原諒自己的,我經常遭遇這樣一些困擾,甚至是無法承受的痛苦。比如在一次集體生活中,我發現有些人把自己吃不下的飯倒給小豬,裡面混有豬肉。我意識到的時候,一下子接受不了,然後有人告訴我:別怕,它們不會介意的。在Earthlings里,在動物的養殖和運輸途中,同類相食的現象也存在著,但不該把這些想成是一種常態,若非生存惡劣,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而這種惡劣是人類造成的,並且人類還把這種情況當做了為自己開脫的藉口:它們不會介意的。


太殘忍了,我們譴責集中營,譴責大屠殺,譴責細菌戰——可是我們在做類似的事情,我們為了得到更好的食物,無所不用其極,並且更加理所應當地、全人類都高呼著,怎麼能這樣理所應當呢。僅僅因為不是我們的同類嗎?但是既然針對人類的大屠殺發生過,我們真的不奇怪人類會對其他的物種犯下如此滔天的罪惡。因為自私,也因為愚蠢。


                       《普通動物罷了》
                           Sur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oHysUOx9vo

(閱讀前歡迎點開看看,簡單有趣地詮釋了人類對動物做過的那些事兒)

幾十年後?幾百年後?數據庫記載,人類:普通動物,於某某年滅絕……

今天,我們怎麼給自己下的定義?人類:高等動物……

滅絕,對於人類來說是一個可怕的詞,我們害怕看見這個詞,他一出現,似乎意味著,我們的自私和殘忍、我們的血腥和殘暴、我們的貪婪和慾望,這些無形變成了赤裸裸的有形,所以我們怕了,看不見的時候理所應當,與我無關,當不得不看見時,試圖逃避,拼了命地彌補……

可是,人類呀,你在怕什麼?怕定義從高等滑向低等?不!你是怕滅絕,怕你這高高在上,智慧與聰明集於一身的模樣也變得普通而不值一提,怕在你之上還有令一種物種的存在!那你不怕被踩在腳下,皮毛被刮,浸泡藥水,機器分解,懸掛掙扎,鋼叉穿破腦袋,被滾燙的水脫去汗毛,囚禁在籠里,在指揮下表演,被貼上生產日期的標籤?你滅絕時的樣子還真是不敢想象!

滅絕,自然而然變成了可怕的詞,看完這部影片,滅絕,應該是最好的詞……我持悲觀的人類演化觀點:人類的滅絕進程在一天天地加速,滅絕是人類贖罪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但會以怎樣的方式我們不得而知,請你我都做好準備,都是走向死亡罷了,也許這個宇宙同等輪回,我們也將被另外的物種以我們對待動物的殘忍方式趕盡殺絕,或者更甚……

如果你問我,我說這麼多人類!人類!有什麼用嗎?實實在在地告訴你:沒用!沒用!我只是告訴你:你麻痹了自己,以為你活得好好的!

這也是我看完影片,經歷了腦袋里一番矛盾地爭論後得出的一絲絲微不足道的思考和感悟……

保持對自己自私的警惕;

保持對善良和同理的追求;

保持對不易被看見的關注;

保持開放的心,擁抱改變。

#保持對自己自私的警惕

接下來我不會再講到人類,這個龐大複雜的大群體,我們來嘗試摸索摸索自己,人類於宇宙而言渺小微弱,更何況每一個個體,可是每一個個體加總,強大到難以言狀……

你殺雞為生,你是牛肉生產線上的一名工人,你是一名動物實驗科學家,你是一名馴獸師,為了生存我們衍生了許多的職業,不能評價好與壞,你們殘忍,我亦如此,你們只不過用了刀,用了機器,用了化學制劑,用了棍棒,而我用了嘴啃食,用了眼睛觀看,我們一樣為了自己!

保持警惕,生存之外的那些為了自己的需求,學著去控制,皮草保暖,但是真的沒了皮草你會活生生被冷死嗎?也許你說毛衣來自動物毛髮,你仍然避免不了,因此我希望的是減少使用,部分杜絕,為了生存我們有太多的理由殘害動物和環境,而未察覺自己的自私是更可怕的自私,不僅僅在食,穿上,我們更需要時刻關注自己方方面面的自私,努力去擺脫想佔位己有的衝動,

#保持對善良和同理的追求

都是生命,生來受苦,無論是動物還是我們。

不能平等地對待每一種生物,今天中午被我吃了的酸湯魚,我家裡養的金魚,完全兩種待遇,一個為了填飽肚子,滿足食慾,一個因為喜愛,作為陪伴和興趣,生存之需和精神之需,生存之需太難去杜絕了,讓我放棄吃肉,真的有待考慮,但是精神之需,就像家裡的狗狗,金魚作為陪伴時,則需要多一份同理和善良。

#保持對不易被看見的關注

很明顯,影片告訴我們,我們優雅地坐在餐桌前,都是看不見血淋淋,赤裸裸,不關心不在意,或是極力逃避,則是更殘忍的!那些不易被看見的血腥和黑暗,不代表不存在,只是沒有出現在你的視線,提醒自己,表象和真實可能完全相反,保持思考和關注吧!

#保持開放的心,擁抱改變

還是不吃肉的思考,吃素真的能改變這些殘忍的屠殺,環境的破壞嗎?我沒有答案,保持質疑,但是不得不承認因為食肉,人類的身體健康受損,如果少食肉類能幫助自己存活的同時,減少哪怕只是一點點的殺戮和環境破壞,那也是值得的,保持開放的心,擁抱改變,去探尋新的生活方式,也許食素或是別的方式也是一種全新的選擇。

探索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阿卡德米月球詩社 | 詩歌創作+創意寫作遊戲(擦除遊戲、想像翻譯)+詩歌朗讀

「你」 「我」 「他」 是彼此,也是個人|阿卡德米LENS攝影社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