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一個自我教育,相互給予的成長型公識社區。 聯絡郵箱:academy21th@163.com

《億萬富翁衣櫥里的秘密》—皮草與動物保護|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

我們是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一個自我教育,相互給予的成長型共識社區。我們以終身學習為基本精神,成員在共同體內學習、生活、工作,以學習成果為收入來源,推動學園長遠發展。我們重視個人在學園的成長,獎勵熱愛學習、樂於分享、幫助其他成員和為學園付出的人。我們正在嘗試探索另一種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性。

(如果你對阿卡德米自由學園仍有疑惑,或者你對學園的學習形式、學園的成員類型等方面還有困惑,詳細請點擊:探索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  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

進食、穿戴、出行,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中,一切的滿不在乎被視為理所當然,我們沒有反思,人類的生存和發展複雜且多樣,同樣和我們生存在這地球上的生命也是如此,萬事萬物都在一種曼妙的聯繫中,在一切都未發生改變前,意識到生命對於彼此的意義尤為重要。

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成立的初衷是為了讓每一個加入的成員更加深入地理解地球上其他生物的生存現狀,做出切實的改變。

《時尚受害者》公益海報
該合集來自阿卡德米『企鵝保護站』小論文作業之《億萬富翁衣櫥里的秘密》「皮草與動物保護」。
                       《動物保護的矛盾與現實》
                            巧克力

當人們在面對皮草製品的時候,別去想穿上有多美,想想看那些動物是怎麼死去的。

他們被困在狹小的空間里,腳底下踩著自己的排泄物,面前擺放著骯臟的水杯。他們瘋狂地在籠子里上下跳躍,在嘶吼,用尖銳地爪子無力地抓著籠子。遠處就是他們一直生活的地方,但是現在唯一等待著他們的,是活剝等死。


這是皮草經濟鏈條下的現狀,但人們思考問題往往會忽略問題的另一面,在涉及動物保護的時候,我們怎麼也不會想到——皮草經濟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動物保護組織的發展。很多時候,在皮草商用利益來解釋自己動機的時候,也會忽略利益背後的生命損失。不僅如此,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同樣存在著大量的矛盾和衝突,真正要做到的是盡可能全面地認識所有的問題,找到最好的解決辦法。


動物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的領域,還有關於動物和皮革上的教育問題,以及全球經濟的快速發,這三個方面既是現實,其中又包含著大量的矛盾。三者之間既是相互聯繫,互相促進的,但彼此之間又存在著大量矛盾和難以理解的部分。常人很少會想到,是皮草經濟的蓬勃發展促成了野生動物可持續發展的出現,促成了野生動物保護的進一步發展。也很少有人會關注到,經濟的快速發展不僅會造成皮草和皮革生意的蓬勃發展,也會造成社會對動物保護的關注度。


中國現在成為了奢侈品的處女地,大量的奢侈品貿易在中國成交,迅速發展的經濟促成了皮草、皮革商品等的需求快速上漲。同時中國也成為了國際大量的真皮和皮草的貨源地,偷獵、非法飼養、非人性化處理成為了低價的原因。大量發展的經濟和相對落後的動物保護教育促成了大量的皮草交易,大量的皮草交易又反向促成了中國動物保護教育的缺失。國家需要經濟的發展,但是經濟快速發展之下關於消費主義和物質主義的教育,又常常是缺失的。兩者之間雙向影響,只有兩邊同時改變,才能做到真正的改變。


這樣類似的矛盾、聯繫不僅僅只是在中國出現,印度為世界稀缺動物皮提供著全世界約14%的資源,蛇皮和鰐魚皮製作的產品成交額高達幾億,甚至是幾千億美元。而冒著生命危險捕蛇的養蛇人每賣出一條蟒蛇,僅僅只能拿到25美元的收入。高額利潤帶來的總是另一方的利益減弱,利益最大獲取者他們知道環境危害和動物保護的相關知識,而利益的最小獲得者,不僅面臨著生命威脅,同時在沒有受到教育的情況下不得不主動地破壞自己的生存環境。這並不是放棄譴責捕蛇人和剝皮工廠的做法,而是從源頭出發,順著經濟鏈條,看到底層和最高層的差別。


有時候,我們沒有辦法深入去思考問題之間的聯繫,並不全是我們自己本身的問題。資料的缺乏是第一個重要的問題,從沒有教育涉及到動物保護的內容,任何關於動物保護的紀錄片都很少會在電視上播出,一部分原因是殘忍、血腥,另一部分原因和國家經濟發展相關。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人們會被強烈的感官刺激帶來的信息吸引,忽略更小但更重要的聯繫。我們看到皮草交易帶來血淋淋的動物死亡,看到皮革生意帶來的非人性的動物死亡,強烈的消極影響常會讓人們忽略積極的聯繫。

我並不是在為皮草經濟開脫,即便皮草經濟帶來了一些積極的影響,也並不能掩蓋其中包含的「種族歧視」。這本身就是矛盾和現實的聯繫,皮草確實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動物保護的積極發展,同時又是人類對動物實行的一系列惡劣行徑。


如何看待動物保護和皮草經濟之間的關聯度,其實並不是一個很難的問題。在人類發展的過程中,人類過分地忽略了動物保護的積極性,而把目光都集中在了自我的利益上。人類為了獲得質量更好的動物皮草,因此不得不提出科學的可持續的發展來保護野生動物。這也許是一部分野生動物保護的出發點,但並不是科學家、動物保護學者和實踐者真正的出發點。

在往後的動物保護行動中,如何將經濟利益和純粹的動物保護區分開來,是重要的事情。第一,國際和各國政府都應該積極參與到動物保護的行動中,不僅是為動物保護提供足夠的資金支持,而且也需要完善相關制度,促進動物保護的真正落實。從鰐魚那部分可以看出,科學家和動物保護者的行為是在為生態圈的可持續發展做貢獻,他們保護鰐魚在野外生存的權利,同時也幫助鰐魚正常孵化。但是他們的大量資金來源哪裡呢?賣出飼養鰐魚的皮,他們研究室就可以得到1000美元的收入,這可能成為了政府基礎資金之外最主要的來源。給動物提供保護,避免盜獵者和偷獵者入侵動物的棲息地,幫助維護生態平衡,給予受傷的動物及時的救助……這一系列的行為都是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如果政府提供的資金不足,那麼動物保護組織該怎麼做呢?其實我們聯繫皮草經濟和動物保護並不是在為皮草生意開脫,而是尋找一個真正可行的動物保護方式。

第二,皮草、皮革確實是應該停下的時尚趨勢,即便皮草經濟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國家經濟的發展。皮草的經濟已經不再是奢侈品的時尚發展趨勢了,甚至逐漸變成了普通時尚、快時尚中常見的元素。這樣的做法加速了皮草交易的流通速度,在價值上降低一些,但是收穫的卻是大量的利益,這正是皮草和皮革現在的流通渠道。奢侈品大牌已經率先停止了皮草流行,採用一些人造的假皮草代替皮草,那麼剩下大部分真的皮草原料只能降低價格,流通向更能夠快速獲取利益的渠道——快時尚品牌。

第三,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動物保護教育應當正確地在世界各地推廣,通過正確的方式教育兒童和青少年,引導青少年全面正確地認識動物保護的方方面面。人類需要教育下一代正確面對我們生存的地球,不僅是人類自身,和人類自身賴以生存的環境。還包括,和人類息息相關,和人類的生命具有同樣價值的動物。


人們不應該去逃避不同問題之間的關聯度,也不應該去刻意回避人類和動物之間的關係。這不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就像很多人熱愛動物,卻穿著皮草製品,因為他們認為皮草製品並不代表他們不是真正地熱愛動物,他們也從未真正殺害過動物。這是一種回避責任的方式。不同的現象之間存在著大量的關聯,也存在著不同程度的矛盾,作為人類中的一員,我們應該正視這些矛盾,利用自己的智慧,幫助所有生存在地球上的一切生物,更好地活下去。


                      《忘卻與漫不經心》
                           洛拉

"我們之所以是人,是由於忘卻和漫不經心。"在《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里,托爾卡丘克覺得就連上帝都可能忘卻創造某些動物,那麼上帝也極有可能賦予了人類以同樣的忘卻,以及漫不經心。


但是我要講的這種忘卻和漫不經心,是從《億萬富豪衣櫥里的秘密》想到的。我們不知道瀕危物種警告的那個時鐘嗎?我們不知道食物是從哪裡來的嗎?我們不知道皮草是從哪裡來的嗎?殺害藏羚羊的人是蒙著眼睛的嗎?——不,他們蒙的是心,我們每個人都是。在購買皮草的時候,設計師先生會告訴主持人:別去想那些動物了,想想穿上去多好看啊。殺害藏羚羊的時候,心想著,血跟人類的不一樣,只是殺一隻而已,殺一隻而已——然後是無數只,直到瀕臨滅絕,直到大片的戈壁荒漠、將人席捲的黃沙在宣告著跋扈的生態惡化。吃肉的時候,想的是肉怎麼樣才會更鮮嫩、更好吃,就如同它生來就在案板上為我們準備著一樣。我們太容易忘卻了,太容易理所應當了。而一旦有意或無意地選擇了忘卻,漫不經心的是什麼呢,是我吃掉這些動物也可以,我買下這件皮草也沒問題,我殺掉這只藏羚羊也沒什麼大不了——因為愚蠢,也因為自私。


"漫不經心"是——沒有人在乎,無論做與不做,都不會有改變,我不如袖手旁觀,只過好我自己的生活。所以再多的環保宣傳片、動物保護宣傳片,也不會有人真的反思,也不會有人覺得——我不能再這樣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了,我得做點什麼。我當然不是說,你要開始選擇你的素食生活。但是當然啦,如果你真的想好了,那我真的感到欣慰;如果你沒有想好,你不會那樣做,但你會反思,你這樣做,是在進行一種什麼樣的傷害,你可不可以通過其他的方式彌補,那也不錯。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清醒地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是否造成了傷害,這個世界上在發生什麼,其他的生命在遭受什麼樣的痛苦,你一定要知道,因為你是地球上千千萬萬的公民之一。


在Earthling《地球公民》的評論里,很多人都反思自己作為人類是最最不合格的地球公民,那麼其實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你是地球公民的一份子,你不是這個星球的托管人、統治者,你的生命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一樣平等,你沒有任意宰殺另一個物種的權利。而自從人類誕生以來,我們就一點點去"征服"自然和其他物種,供自己享用,本身就已經十分殘暴和不合理。而今天,沒有人反思,還反而能十分理直氣壯地說出——它們就是要被殺死的,是要成為人類的食物的——這樣的話來,我實在覺得不可思議。有哪一個生命是生來就要被掌控的,如果僅僅是因為弱肉強食,那麼你是不是也認同自己可以被另一個強大的物種掌控、消滅。我們只是恰好成為了人類而已,但也許有一天你也會成為那只被殺害的藏羚羊。


不要忘卻,不要假裝不知道,不要那麼理所應當地覺得人就是可以漫不經心地活著。你和每一隻動物遭受痛苦和折磨的動物有關,你和沙灘上擱淺的小魚有關,你和可可西里漫天的黃沙和無數曝曬在太陽底下的藏羚羊屍體有關,你和發生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不可原諒都有關。


                  《清醒一點!贖罪的路很遠很難》
                           suri

人們追求的美麗,動物做出的犧牲,我們還是把彼此看成了彼此......

我們說保護動物,說出「保護」一詞的時候,其實都已經是罪孽在身的人了,否則這個詞應該是「生活」,但我們已經是那群連說」生活「的資格都沒有的人,我們可悲又可惡,因此說出」保護「一詞時,虔誠且放低姿態,明白你是一個有罪的人,你在接受懲罰,不要害怕懲罰,是在告訴你,你需要保持清醒,需要為自己的行為擔責!

這一期觀看《億萬富翁衣櫃里的秘密》後,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人們明知自己行為的錯誤,為什麼還在繼續?影片中從事時尚行業皮草設計的時尚家們明明知道皮草的殘酷來源,但仍舊那樣義正言辭地說你會因為吃肉而不殺牛羊嗎?這是一個可怕的類比,千萬不要陷入這樣的思考圈套中,首先兩者不可比,無論是殺牛羊吃肉的我們,還是奢侈品皮草銷售商們,都是在對動物造成傷害,一個以生存飽腹為目的,一個以美麗和地位的深層需求為目的,都是錯誤的,根本不值得比,甚至不值得引以為傲,也不值得相互批判,而是需要除了這兩類的人們共同尋找減少殺害,真正和動物一起「生活」的方式,雙方不是敵人,是共同贖罪的人,但是我深深地記得在我讀小學的時候,反皮草這樣的詞早已引入眼簾,那為什麼時至今日,仍不見成效,或無人在乎,我帶著這個疑問去瀏覽和瞭解了一些關於皮草方面的信息。

(參考圖片)

1.原來還有皮草支持者這樣的陣營!

讀到這,第一次回應了我的疑問:為什麼皮草行業經久不衰,原來是有皮草支持者這樣的陣營,用「可持續」的這樣的欺騙性字眼在為自己的觀點做支撐。今天的環境下,「可持續」在被濫用,它給人們造成了一個假性認識:可持續就是對我們生活的環境沒有污染,能使地球不斷地為我們提供良好的生態,我們也能在未來將人,社會等等因素綜合考慮達到平衡。以這樣美好的生活狀態又誘導消費者,去為可持續生活買單,去製造更可怕的焦慮。從前我也被這樣的美好狀態吸引,但漸漸地,我開始告訴自己:每當看到」可持續「時,保持警醒,保持質疑,深入思考。


再來看看,皮草支持者們這樣認為:動物皮草比人造皮草更加可持續發展。可是!皮草問題的根源問題和人類吃肉的問題一樣!那就是我們真的需要嗎?說動物皮草只需幾年便可生物降解,問題來了,如果連皮草的生產也沒有,降解時長的問題是否又可以不必再提,支持者們也可以不再為自己的觀點尋找依據?因此,我無法認可人們還在討論人造皮草還是動物皮草哪一個是可持續選擇,我們應該討論的或許是怎麼讓皮草不再生產!怎麼讓我們不再吃肉!此時必有人會跳出來反駁:怎麼可能,你穿的羊毛衫不是殺害動物嗎?你這樣說你不也還是在吃肉嗎?矛盾的點就在於還有人尚未思考自己,還在努力思考怎麼反駁,我承認,羊毛衫我在穿,肉我在吃! 


可是作為個體,我開始思考甚至做出改變,我是否可以慢慢減少食肉的量,羊毛衫禦寒保暖,我能否少買幾件,提高一件的使用頻率,抑制自己的消費,從根源上讓這一切停止,讓傷害減少。

作為有影響力的企業和組織,政府和國家,切斷這些血腥的生產,同時有能力者去研究代替肉類的食物,能禦寒保暖且環保的衣著材料,這需要很長的時間,一點點地改變,一點點地創造。

(參考圖片)

2.從根源切斷的現實問題

繼續往下閱讀,皮草貿易帶來經濟損失和就業問題,這其中的確充斥著大量的矛盾和衝突,我們沒有如此強大的能力去撬動現狀,但個人的覺醒和力量是不可以忽略的,因此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關注-思考-教育-意識-影響」,國內對動物保護的關注是不足的,沒有關注,思考就更不可能擁有,教育也無法實現,意識無法建立,對他人影響也不會存在,生活的世界也仍舊毫無改變。每一個個體每天多一點點對動物保護的關注,對生命和人的思考和意識也會慢慢得到培養,行動也會越來越多,影響就從個體傳向了更多的人,世界就會發生一點點改變。

我們,贖罪的路很遠很難......

探索群體生活結構的可能——阿卡德米自由學園

本質與現象|阿卡德米LENS攝影社

《跟蹤》|阿卡德米創意寫作班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