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渊

梦想成为一颗星星。

禁忌遮蔽下的性与现实——访爱爱乐体验馆

發布於
他依然承受多方压力,境况较数月前更糟,然而他不想就此放弃,决意守住剩下的店。他已没有试错的资本,只能孤注一掷。

已经到我的极限了

李博通常是笑着的。

3月下旬,我初次到访爱爱乐体验馆坂田店,认识了李博。那时,除了接待客人,他还忙于会见不同的记者,应付上门调查的警察。我们的交流大多集中于他的工作和生活,在谈话过程中,他一直注意着续茶。

18年,李博决定选择成人领域创业,在观澜开了全国首家公开经营的娃娃体验馆。体验馆靠近三个工业园,工人是他预想的主要目标人群。起初,没有人知道体验馆,他就去园区门口发传单。广告打出去后,客户迅速增加,不久便回本了。观澜店收入稳定后,他借钱开了坂田店。他对新店投资更多,设置了不同主题房,以增强对顾客的吸引力。如果经营顺利,靠体验馆还清债务不成问题。生活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直到体验馆被查封。

警察忽然来到体验馆,给房间贴上封条。李博不清楚查封的理由,也得不到警方的明确回应。他上网追问事由,引发了大众和媒体的关注,并且接受了大部分记者的采访请求。

4月,警方传唤了他,接着实施了行政处罚。以“未经许可擅自经营按照国家规定需要公安机关许可的行业”为由,他被罚款500元,坂田店被关停。后来,他暂时关闭观澜店,离开深圳在全国各地漂了一段时间。

7月,他回到深圳,重新运营观澜店。此时,他已经解雇了店员,店内的物品都积了灰尘。开店的消息没宣传出去,过去的常客大多不再光顾。不时上门检查的警察,也让部分客人对走进体验馆心生恐惧。

三年过去,李博还是身负债务,只有一家体验馆,而处境比刚开店时还艰难。原本就不太支持他的家人,因他长期未能获得回报,逐渐失去了耐心。据他所说,他近两个月和妻子几乎没有交流,也很难体会到情感。

体验馆前途未卜,如果生意再次红火起来,李博还可以养家糊口,但他对未来持悲观态度。他依然承受多方压力,境况较数月前更糟,然而他不想就此放弃,决意守住剩下的店。他已没有试错的资本,只能孤注一掷。

肯定不是一辈子这种状态

大部分客人初次来访时,都是战战兢兢的。有些人对体验馆不放心,担心受骗或被追查,此外,还有不少人会抱有羞耻感。

李博时常会和客人聊天。他会说这种事不违法,自己也体验过娃娃,讲述使用时的感觉,建议对方降低预期,将使用娃娃理解为运用一个较大的,特殊的避孕套。这样的话语往往能让客人放松下来,逐渐愿意和他进行交流。

李博偶尔会遇到攻击性强或心怀恶意的客人。有人在体验时会将娃娃弄坏,有人下楼出门就会举报微信和体验馆,而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个人,用刀片割了娃娃的乳房。李博至今想起这件事仍心有余悸,幸亏他割的是娃娃,如果他用这种方式伤害某个女性无疑会产生严重的后果,造成多个家庭的破裂。

危险的客人是一小部分,李博接触的大多还是普通人,主要是居住在附近的工人。他们工作强度和生活压力都较大,能接触的单身女性很少,宿舍环境也缺乏私密性,没有多少获取快乐或解决性需求的方式。他们来体验馆,就只是为了满足性需求,给体验服务打出的分数都不太高,最高分是7分。

李博过去也打过工,他非常理解其他人的感受。他在工厂时,每天就在考虑3块钱,50块钱,100块钱的事情,每天都停留在考虑明天吃什么,只有100块钱能花几天等问题的状态。他能想的只有活下去,好好生活,让家里人过好一点。他选择创业的部分原因就是不想一辈子过这种生活。

李博有一段时间感到纠结,他持续服务的群体,他们对于社会的态度特别消极,自身有自暴自弃的倾向,他看着他们,会对社会的未来感到悲观。他经常与客人分享自己的经历和困境,并且表现自己的乐观心态,希望他们能感觉到自己的遭遇不是最坏的,命运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公,从而更加平和地认知身边的人事物。有些人尊称他一句李哥,他认为这就是因为自己说的话都是真诚的,是经过亲身实践的。

李博愿意为弱势群体满足性需求,以及提供心理上的慰藉或支持,他从中体会自己工作的价值。

只有锦上添花,没有雪中送炭

国内已有不少经营成人体验馆的人。他们分布在各个城市,选址和营业方式不同,初衷大都一致,为男性提供解决性需求的渠道。

目前国内似乎没有面向女性的体验馆,李博想填补这方面的空白,当然是在度过难关之后再考虑。他认为这会面临更多困难。他曾听过女性谈论性需求,但用他的话说,由于性别隔阂,无法深入了解情况。就算开起体验馆,他作为男性也难以和女性顾客建立信任关系。此外,他认为女性对娃娃在重量和动作等方面存在不同要求,而他不太清楚女性的需求,也尚未见过感觉合适的娃娃。

李博提到,部分同行的作为败坏了整个行业的声誉。例如,用体验馆作为犯罪场所,不对娃娃进行充分的清洁。他认为,若成人体验行业合法化,政府可以出台行业规范和监管措施,减少这些乱象。

不过,并非所有同行都期望行业合法化。有一个人表示,行业一旦合法,就会涌现大量经营者,届时竞争压力增强,大部分人会被迫降低服务价格,更难赚钱。然而,若监管力度不断加大,经营者同样难以生存。他希望保持现在的状态,由李博吸引大众和监管者的注意力,其他人在暗处赚钱。

有时,李博还会遭受来自同行的攻击。有人会故意干扰他服务客人,或在确认他有客人后去向警察举报。李博自认待人一向和善,无法理解此人的行为,毕竟他的做法既不利于自己也不利于行业。

有人私下支持李博,为他介绍客人,不过无人愿意公开发声。或是担忧失去脸面,或是害怕遭遇处罚,大家都选择保持沉默。更多的人,在爱爱乐被查封后,感觉看不到行业的未来,便选择改行。

谈起同行,李博有些无奈。他失望于他们的退避,也理解他们的顾虑。他过去希望有人加盟体验馆,更多人加入行业,现在也不敢再明确表达类似想法。他是成人体验行业的代表人物,遭受巨大压力的同时也肩负着部分同行的期望,他始终相信行业具有价值,能够获得公众认可。

为什么扣那么多道德的帽子

我们聊到了大众对体验馆的看法,以及社会上存在的性观念。李博希望我在文章中发表自己的意见,接下来会有这些内容。

网上存在批评体验馆的意见,其中一类是娃娃涉嫌物化女性。李博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觉得娃娃本质上就是性玩具,和飞机杯等事物没有不同。我在来访前有留意这些问题,交谈后感觉娃娃不会影响人类对同类的态度。娃娃和人类有很大差异,李博和顾客都认为娃娃只是物品,不会对其寄托情感。

有人提出,单纯满足生理需求,用飞机杯就行,去体验馆实际还是嫖娼心态。倘若性只与生理器官有关,或许性玩具是够了,但性和心理存在联系。跳蛋、飞机杯这类性玩具只能影响身体,性兴奋可能还需要知觉和心理刺激,而娃娃可以拥有更多功能。娃娃做成男人或女人的外表,是集成性刺激元素的结果,若是大部分人类能对火车、动植物等非人事物产生性欲,就会有不同外观的娃娃。至于娃娃是否构成对人类的物化,我的看法是否定。性刺激元素不等同于人类,娃娃本质不是人类,而是纯粹的物品,没有人格。模糊人与物的界限的观念或许更危险。

部分人表示体验馆宣扬淫秽色情,破坏公序良俗,应该封禁。李博认为性是正常的生理需求,将它与道德捆绑是虚伪的事情,应该改变的是谈性色变的现象。他接待过一对夫妻,双方各自拥有不少性玩具,在性欲不同时就通过玩具解决需求。男方对娃娃感兴趣,两人上网查到娃娃价格昂贵,又发现体验馆的信息,便决定体验一次。李博感觉这对夫妻的性观念很好,但国内类似的人可能还不多。

我认为过去性与生殖紧密联系,人们缺乏避孕方法,也没有多样的满足性需求的方式,基于秩序和伦理等方面的考量,可能就会创造限制性欲的道德规范。然而,在已有可靠避孕手段,且有更多渠道让人满足性需求的时代,性和道德解绑是完全可行且自然的。大众忌讳性事,原因不仅有过往观念延续的影响,还有部分人乐于利用现状满足私欲。

李博相信社会肯定能往好的方向发展,他感觉新时代的人相较过去有很大的改变,她们身上存在希望。

愚昧,欲望与权力交织的地带

我告别李博后,独自回忆和思考了一些事情。

有些人过着枯燥而孤独的生活,没有完善的性知识和性观念,这种处境并不是他们的选择,或许根本就没有选择。如果无视他们的存在,禁锢他们的需求,而不去帮助他们改善境遇,追问教育和环境的问题,无疑是忽略了社会对个体应有的责任。

社会对性的禁忌化和妖魔化,让错误的性观念和特殊利益集团拥有良好的发展土壤。正常、自然地谈论性是必要的,压抑和定罪对人的伤害远比性欲更大,知识和接纳才能让人好好生活。

他曾说封条贴住的是一个人的人生,也是一个行业的未来。如今,查封事件已经落幕,他仍然打算继续经营体验馆。我不知道行业是否会就此失去未来,我想下次来的时候,他大概还会坐在店里,微笑着接待客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