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于深渊

凌渊,梦想成为一颗星星。

我的城市,深圳的我

我的父母都是从广东其他地方来到深圳工作的人,后来长期定居于深圳。自然,我从幼年开始,绝大部分时间就是在深圳度过的。

不过我记忆的起点不是深圳,而是父亲的老家,一个乡村。我在五六岁时,曾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认识了几个小伙伴,每天一起玩耍,过得十分快乐。我那时印象最喜欢的人是奶奶,经常没事也会喊她一声,听她的回应。当时我会说客家话和普通话,后来客家话用得少,慢慢就不会说了,只能听懂其他人说话。

我来到深圳时,体验是陌生而新奇的,虽然我的家人都说我之前一直待在深圳,但是我对深圳确实完全没有印象,连我的家人都不太认识。

尽管感到陌生,但深圳很快就掳获了我的心——从我选的图片想必也看出来了,我深爱着深圳书城,爱屋及乌,故对深圳也颇有好感。

后来,我对深圳有了更多的了解。

深圳原本是个小渔村,因是沿海地区,且与香港毗邻,便在改革开放之初被选为经济特区,从此走上了高速发展的道路。早先设立的经济特区有四个,深圳、汕头、珠海、厦门,深圳无疑是其中发展最迅速的,也是谈论改革开放时不可忽略的一笔。

就我所见,周边的人基本都支持改革开放,而且尊敬邓小平。莲花山公园山顶广场就有一座邓小平的雕像,莲花山游人不少,也时常能看到给雕像拍照或与之合影的人。

改革开放是深圳的重要标签,但不是唯一的标签。除此之外,媒体还特别乐于谈论创新、创业、阅读、文化、民生、法治等问题,总之,深圳看起来是个充满活力和创造力的开放城市。这里包容开放,不排斥外地人,处处充满商机,大部分人都文明友善,思想活跃,政府对人民也十分关怀,时常推出便民利民的人性化的政策。

我不知道是否所有城市的媒体都这样偏爱所属的城市,以至于赞美和批判都如此赤裸。它们会报道深圳近期有什么盛大的活动,政府调高了最低工资标准,某个学校开展辩论赛让学生决定流浪猫去留等事情,也会报道市民频繁做出不文明行为,政府和警方对扰民问题处理不力,相互推诿,部分道路和建筑是豆腐渣工程,突然坍塌等事件。关注报纸和电视台的新闻,仿佛自己也成为了事件的参与者,对这个城市更为了解了。

在深圳生活的这些年,我逐渐喜欢这个城市,一度认为它是非常好的居住地。首先,这里的书店和图书馆,规模和数量都不俗,图书馆藏书种类丰富,还有预借服务,不用到馆便可以通过自助图书馆借还。我想在这方面与深圳相当或可以超越深圳的城市不会太多。北京的国家图书馆很有诱惑力,但由于雾霾的缘故,我对北京一直不大感兴趣。香港、台湾的文化氛围据说不错,又因我习惯读写简体字,也不打算学习繁体字——学习英语就够累了,读竖版的繁体书籍比较容易疲劳,阅读速度也会降低,所以香港、台湾出版的书,我应该不会提议挑选阅读,只会读内陆没有出版过的。其次,我特别怕冷,就连在深圳过冬,有时我也会觉得过于寒冷,纬度更高的地区大概就更受不了了,偶尔旅游几次就算冒险了。除了广东,大概也就只有福建、海南等地能去了。

前几天想写关于深圳的文章,又想到了几个问题,我的想法有所改变。我询问了一个微信时常被封禁却依然不怕事的人,部分疑惑得到了解答。以下内容只是我根据他的回答和自己的知识梳理的,不代表他的个人观点。内容还会涉及香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我想对于深圳人来说,香港和改革开放一样,是必然会谈到的话题。大部分人都知道香港,对香港有一定了解,会产生好奇吧。

深圳是一个经济特区,而非政治特区,它与其他内陆城市,在政治方面理应并无二致,都是完全服从中央的。然而有些人感觉深圳的环境比较宽松,政治氛围较好,这是什么缘故呢?他认为,这主要是由于官员素质普遍较高,对于敏感问题,尺度把握得比较好,所以会让人感觉宽松。换言之,深圳的宽松环境,是没有制度保障的,如果官员换了,那么环境也可能大幅收紧。即使是现在,对于网络上的异见者而言,深圳也不比其他城市更安全。

深圳在2019年8月被定为先行示范区,这一决策,自然也有警告香港的意味,但是深圳目前是无法取代香港地位的。大陆的银行都是党中央可以统一控制领导的,但是香港的银行相对独立。外国人到中国投资,更愿意相信香港的银行。每一年到中国的数万亿的投资的进出和流转,大部分是通过香港的银行而非内地的银行。

香港的特殊性,也是源于1992年美国给香港的自由港地位,香港的金融、外贸等方面不受内地政策的影响。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中美贸易战开始后,如果美国要制裁中国大陆的城市,制裁的措施不会波及到香港。香港依然可以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作为自由港同欧美国家来往。上次美国所谓的颁布人权法案干预香港事务,事件内容就是,假如大陆破坏了一国两制,那么美国就取消香港独立自由城市的待遇。这样的说法看起来让香港得益。

了解到这些事情后,我确定了香港的一国两制目前是不会改变的,香港所拥有的特殊权利,也不会被大幅度地收归中央。这一认知让我感到……忽然放心了些。我先前就很担心香港会渐渐失去它的特殊权利,成为中央掌控下的普通城市,甚至无法拒绝GFW。如果政府加强对香港的控制是大势所趋,那么反抗运动和暴力事件就是无法避免的,必定会一再发生。政府的舆论导向,会造成内地人民和香港人民对事件认知撕裂的局面,导致双方矛盾加剧,仇恨加深……真希望事态不会持续崩坏下去。

我是个对香港有好感的深圳人,我认为这是正常的,就算是反送中运动期间,新闻天天报道香港暴徒袭警、破坏公共设施,我也没有对香港人整体产生厌恶,也不希望从身边的人口中听到“废青”这样的字眼。

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果没有香港,深圳大概率不会被划定为经济特区。如果没有香港引进外资,没有香港人在深圳投资,深圳的发展道路一定会更为曲折。现实生活方面,从深圳去香港购物相当方便,目前还有在香港接受教育,往返深港两地的跨境学童。从历史事件看,在20世纪的几次大逃港浪潮中,许多人就是经过深圳去往香港的,他们冒着入狱、溺毙、被射杀和被鲨鱼袭击的风险逃离内地,实在是人间惨剧,当时有很多香港人救济了那些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的逃亡者。可以说,从很多角度看,深圳人都是有理由不去仇恨香港人的,至少不被舆论左右,盲目地对香港人释放恶意。

所以,倘若大陆和香港的矛盾能够缓和,双方人民可以正常交流,我很高兴。大概有人会说现在这一代人和以前的人不一样,没必要将以前的好事和现在的香港联系起来,那我才不管呢,我就是要认为人类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相互理解,和平共处才是正道。部分人和势力的扭曲不能代表整体的扭曲,要认同并接受自己活在没有希望的混乱环境里,不如死了痛快。

社会方面的论述就到此为止了,下面谈谈来深圳可以怎么玩吧。

其实我也没怎么在深圳玩过,我比较宅,出门一般都是为了去读书,偶尔会和朋友去电影院或游乐园。

必须去的当然是中心书城啦,那简直是我除了自己家以外最了解的地方了。我对不同类型书籍的书架位置都了如指掌,十分擅长找书和指路。书城外围有不少餐厅和饮品店,看完书可以去尝尝。此外,2楼的24小时书吧也是很有特色的书店,深夜也有人在店里安静地读书。

红树林海滨公园是比较有名的景区,假期会有不少人在这里散步或骑行。白天可以来这里看海,看鸟,搭讪行人,晚上可以看对面香港的夜景,用无人机玩航拍。

欢乐谷和东部华侨城,游玩的话可以去这两个地方。东部华侨城,很久以前去过,现在没什么印象了。欢乐谷去过几次了,物价贵,游客多,有些项目要排很久的队,实际体验不算特别好。不过我一直想在万圣节晚上看欢乐谷的鬼怪游行,以前没机会,以后一定要完成心愿。

老街,吃吃喝喝的东西特别多,要去的话,建议早上不吃早饭,直奔目的地,然后逛到下午以后。

梧桐山是深圳最高的山,有不同的登山道供游客选择,有兴趣的话可以挑战攀登深圳最高峰。

深圳还有一条世界最长的海滨栈道!全场19.5公里,有机会的话一定要从头到尾走一遍!走完就直接在附近找地方住宿了。

深圳文化创意园可以看看,我去过旧天堂书店和不自然博物馆。不自然博物馆里有漫画周边,同时卖饮料,不过价格不划算。

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是著名景点,我还没有去过。客家甘坑小镇知名度相对较低,不过那里的绘本展特别有意思。他们推出了有客家文化特色的系列绘本,还举办了小凉帽国际绘本奖,去那里能发现很多优秀的绘本。

现在想到的有趣的地方就是这些了,其他地方,就等你自己来深圳发掘吧。

社區活動提案-「我話我鄉」徵文活動

我話我鄉︱想說的,蘇米恩替我說了

我話我鄉—雨港山城,暖暖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