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後,可不可以對彼此保留一點溫柔

Hana

不知道什麼叫蓆,如果參加過多次和平遊行和聯屬,無數次與大陸和海外朋友辯論defend香港的運動,做相關的學術研究去國際會議上展示,幫襯黃店和與抗爭相關的獨立電影,這所有一切都不算的話,那不好意思,我編織了一張蓆。如果這些算數,那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你在和和理非割蓆呢?

Hana
回覆
Levarenia@Levarenia

我知道WHO這次的表現非常糟糕,或者說WHO根本就是一個政治機構而非公共安全機構,從陳馮富珍在位時對台灣地位的處理就可見一斑。這都是我們可以拿來defend我們言行的理由,我們可以說這些人都只是在追求虛幻的政治正確或者乾脆都是中國的走狗,所以他們的話都是bullshit。

但捫心自問,在這次流感中香港人對疫區的人們有多少同理心呢?而持有這種排外心理的人會不會因為民陣的武肺八連而感到某種共鳴或覺得自己的想法沒什麼問題不需要反思呢?如果我們的主流民意已經到了我們可以無視武漢人的感受(who是不是在做表面文章我不知道,但我認識的武漢人真的真的真的覺得”武漢肺炎“這個詞非常冒犯)而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或是乾脆連理由都懶得找就是仇視你們這些吃野味搞事情的人而堅持使用”武漢肺炎“這個詞,那我們就真的出了問題。不鳥所謂政治正確的cliche而在私人談話中使用”武漢肺炎“的人的做法”唔完美,可接受,但亦都要改善“,可我們最有號召力的和理非黨派之一在他們的官方賬號說出這樣的話,我無法接受。

這不是用表面功夫迴避问题,而是連表面功夫都已經懶得做。更何況現在香港自顧不暇,根本沒可能捐什麼重要物資到災區幫忙,捐款的大戶全是我們不齒的藍企,我們能做到的只有表面功夫,而我們連表面的尊重都沒有做到。

Hana

是啊,我很讚同。

但是這似乎恰恰代表香港的傳媒或社會輿論出了問題……所以大陸人仇視香港人我覺得蠻正常,因為你不能指望人人都會翻墻都知道香港在發生什麼。但在香港我們有自由的言論自由的信息流動,為什麼我們的公民還是只能聽到帶有偏見的信息呢?我們的公民素養人文關懷應該甩出墻內的人幾條街啊,可為什麼我現在看到的是半斤八兩……

最後,正是因為知道很多黃絲沒渠道也沒興趣接觸大陸人,所以我從來不會用fb上的個人言論來舉例。那個政治立場的bell curve的尾巴再怎麼極端我也不覺得是很大的問題,畢竟這是一個思想自由的社會。但是在我看來民陣的立場多少應該處於黃絲的中部,民陣作為一個有組織的和理非的黨派都發出這樣的帖子我才會好心痛💔

Hana

截圖中武漢肺炎8連下一條就是解釋為什麼使用地名,並沒有拎出隱瞞疫情的政府來譴責,而是把矛頭指向食野味搞出大單野的”你哋”……

其實最開始為了方便穿達意思叫武肺也沒太大問題,問題就是當疫情正式的名字已經被定出來(不僅國務院,who也取了一個中性的名字),疫情的命名可能導致的歧視問題已經有了廣泛的討論,民陣還要堅持叫武漢肺炎,還專門發帖聲明自己一定要叫武漢肺炎,真的很失望……

走過2019有獎徵文|得獎名單

關於家暴的疑惑

Hana

在我看来,对家暴理解与否是应该由受害者说了算的,在这种情况下,比起犯了错的学生,为家暴辩解的我更像是原谅了学生错误的家长?当然,仅仅以被家暴者的态度决定对施暴者的处罚也会引起种种问题,比如导致很多pua高手逍遥法外,因为他们能“控制”受害者的思想。但假设所有被家暴但不愿离开的人都是被pua了是否也是对她们的不尊重呢?

在所有施暴者都十恶不赦的语境下(虽然这个前提是否成立也有待商榷),能够让所有被家暴的人离开施暴者当然是最好的,但是我们真的能做到吗?如果做不到,那我们又该怎么保护那些没有离开的人?

看了一篇关于家暴的文章,想说一个不想说的故事

Hana

面对、记录、反思家暴有时比承受家暴还要困难。谢谢你写出来,祝愿你能走出这些伤痛开始新的生活。也希望他现在真的改变了,或者如果他没改变,希望她能勇敢地离开……

放低身段才能发现的美

Hana

歡迎所有來為Matters去政治化的Matties, 偶爾放鬆下看看花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