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a

香港某某某大學學生。

戒斷“洗腦”

最近放寒假回到了家鄉,中國大陸的一個北方小城。


半個月前,我去一家理髮店燙髮。洗頭小哥熱情地和我閒聊,問道,“你工作了?”

我說:“還沒,在讀研究生。”

“怎麼這麼早就放假了?”

“在香港讀,放假比較早。”

“... ...”

我感受到了他的欲言又止,卻懶得問他想說什麼——無非是什麼“暴動”,什麼“港獨”,什麼“學校被佔領”......

一兩小時後,他過來幫我整理滿頭的捲髮棒時,終於鼓起勇氣問道:

“我想問一下,香港那些學生,他們也都上大學了,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怎麼能做出那些事呢?去暴動,搞暴亂... ...”

看他糾結了這麼久還是忍不住問出了這個問題,我不想敷衍搪塞。但理髮店人來人往,我也不敢很直接地表達自己的看法,腦子飛快地轉了一圈,說:”他們想要國家承諾的高度自治,逃犯條例什麼的讓他們害怕會喪失這些權利,所以就......“

”那也不能殺人放火啊!“

”Emmm, 其實現實情況挺複雜的,他們很少會傷人,只是破壞一些設施,想要讓政府回應自己的訴求。“

”我看他們是被美國人煽動的,美國給他們發錢。“

”據我所知沒人給他們發錢吧......那麼多人哪裡發得過來......美國當然能從中撈到好處,但是香港人也不是傻的,更多是互相利用各取所......“

我話音沒落就被他打斷了:”你不會也被洗腦了吧?“

我愣住了,一時完全不知該如何回應——我”被洗腦“了,所以我說的任何話都不再具有意義了。從我口中說出的話只是”附體“在我身上的美國人和港獨分子借我的嘴說出來的,而美國人和港獨分子的話自然是扯犢子......所以,我還能說什麼呢?

旁邊的理髮師打了個圓場,說:“哎呀,咱們在這邊又不清楚狀況,你管這些事有啥用啊?”

洗頭小哥也有點不好意思,紅著臉走了。


昨天,我跟媽媽聊自己的前男友,說感覺他有點pua。媽媽讓我舉個例子,我說:“他倒是不經常貶低我,但他對我的貶低都是很根本性的,比如說我被洗腦了......你知道學社科的人最怕別人說自己被洗腦了,因為社科的一切就是關於批判性地看待問題,批判性地認識社會......所以每次他說我被洗腦了我都會和他辯論半天,直到他收回他的話為止。”

媽媽:”他說你被誰洗腦了?“

我:”香港民主派。“

媽媽:”我也覺得你被他們洗腦了。“

我:???

”那什麼才叫不被洗腦啊?我兩邊的觀點都聽了,選擇了其中的一邊,就是被這邊洗腦了麼?那照你這樣的說法,所有人都被洗腦了,又沒有誰是一出生就帶著觀點和思想來的,大家的思想都是社會化的產物,都是被‘灌輸’的啊。難道持有觀點就是被洗腦了麼?“

媽媽看我這麼認真,連忙說:”我是開玩笑的,你怎麼這麼上綱上線?“


我也察覺到自己有些反應過度,為什麼我沒聽出來這是句玩笑話,還如此認真地回懟呢?單單是因為我是學社科的,要靠沒被洗的腦子吃飯?好像也不盡然。仔細想想,不僅是學社科的人,基本上所有人聽到別人說自己被洗腦了都會炸毛吧,畢竟被說成是被”洗腦“就意味著被認為你的思想不屬於你自己,意味著你被看成了某個利益集團或某種意識形態的提線木偶。就像西部世界中機器人聽到自己是機器人時都極度震驚甚至拒絕接受,因為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是自己的主人,即便無法完全把握自己的人生,至少也要完全地掌控自己的思想。於是,”洗腦“這個詞唯一能夠被人接受的語境便是跟在”曾經“後面——”你曾经被XXX洗腦了,現在終於明白過來了“——這代表著覺醒和頓悟。而說某人此時此刻便處於一種被洗過腦的狀態,則是對此人當下的存在的根本否定——這個人只是一個殼子,裡面裝滿了別人塞進去的東西。

訝異於”洗腦“這個不帶一點髒字的詞在激怒人這件事上的驚人能量時,我想起了另外兩個詞——”自由閪“和”曱甴“。作為一個北方人,我一直無法真切地感受到”閪“這個字有多麼的”髒“(我家鄉這邊並不使用這個字)。即便如此,我也大約能理解為何不少示威者把”自由閪“印在自己的文化衫上,為何HKFP把這個詞畫在了自家的纪念帆布包上——當”自由“這個詞所激發的那些天藍色的美好而純淨的想象撞上”閪“這個字所帶來的那些下流的低俗的晦暗的聯想時,會形成一種鮮明的對比:我們追求自由,你們卻用”閪“來稱呼我們,二者高下立判。這樣一來,這個警方用來羞辱示威者的符號便被示威者挪用來宣誓自己的信仰,傳播自己的理念,順便暗示了對毅進仔的嘲諷。就像區選出結果的那天,我和一個香港的同學聊天,兩人都興奮地表示”我是曱甴我驕傲“......

8月份,沈旭暉曾經發文討論過警方與示威者以”曱甴“和”警狗“相稱可能引發的同理心的泯滅以及暴力的濫用,他援引了黑鏡戰火英雄(Man against fire)的情節,但更多人講到這種”非人化“ (Dehumanization)時,想到的還是更為真實與恐怖的盧旺達大屠殺——總之,當人們不把敵對的一方看成人類時,他們也就丟下了最後一層道德包袱,可以開始盡情地迫害與殺戮。

如此看來,這種非人化更多地是在直接影响将别人非人化的人,再通過這些人的行為間接地影響那些被非人化的人。但從被非人化的人的角度來看,”曱甴“或”閪“這些罵人話本身並沒有多大的殺傷力。比起那些非人化的比喻,”洗腦“這個詞可能更加可怕。無論”曱甴“,”豬“,”狗“還是”閪“,都可以通過擬人、比喻、對比等修辭手法賦予新的意義,被佔據、重構,為我所用。但”洗腦“這個詞如此簡單而直白,它的解讀空間如此有限以至於根本沒人嘗試過給它賦予什麼新的內涵,人們只是在不斷地使用這個詞來堵住別人的嘴巴——把他人貶低成政權或意識形態的延伸,從而否定他人意志的自主性,進而否定對方的每一句話的價值。

其實,Matters的評論區也經常出現”洗腦“或類似的詞彙——不是你被中共洗腦就是我被美帝洗腦。我們把”洗腦“當成了一個討論政治的常用詞彙,但是”洗腦“這個詞真的有助於我們對政治的討論嗎?當我們徹底否認了對方有自由的意志,我們還有什麼討論的空間呢?或許我們應該戒斷對”洗腦“這個詞的使用,在這個詞即將脫口而出時把它咽回去,換成詳細的說理與論證。畢竟如果說出了這個詞,整個討論的重點就由最初的議題變成了”你被洗腦了“-”你才被洗腦了“-”你們全家都被洗腦了“-”你們全國都被洗腦了“的無止盡循環——因為歸根結底,我們的意志都是各類社會規訓的結果,沒有人擁有絕對自由的思想,同樣,也沒有誰的思想是被絕對意義上地禁錮著的。告訴一個人他被洗腦了只會激起他的憤怒,而点醒一个人唯一的辦法,是告訴他他的想法背後的事實錯誤和邏輯漏洞。就像西部世界中那樣,你沒有辦法空口無憑地讓一個人相信他是被編好程序的機器人,你只能把控制板遞到他面前,讓他看到自己的每一個選擇甚至每一個用詞都是可以預測的,都是由程序所註定的。

所以,不如我們從現在開始,重拾事實科普與邏輯論證,或者乾脆沉默。但無論如何,戒斷”洗腦“。

註:流傳出”自由閪“這個詞的現場比較混亂,警方的具體用詞無法確切判斷,也可能講的是”自由豬“,但即便是”豬“這個詞也沒少被示威者挪用

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